组图:北京寒风中 简易房里农民工们裹着被子哭泣


屋里四面透风冷似冰窖,工人一天干活12小时工资7.78元

  居住在宣武区广义街北口一简易房屋内的杨先生等14名工人向本报63190000反映:他们为某电信公司挖沟埋电缆,工程完工已四五天了,可工钱还没有结算。他们现在身陷困境,居住在四面透风的简易房屋里,屋内像冰窖一样冷。

  寒风中,农民工们裹着被子哭泣,两块塑料布做的屋顶被风刮得“哗哗”响。

  “我们睡觉的地方比马路上还冷”,昨日,在宣武区广义街北口挖沟埋电缆的14名工人称,工程完工已四五天,他们的工钱还没有结算。

  目前,他们居住在四面透风的简易房里,屋顶只有一半。

简易房半边屋顶是塑料布

  上午10时许,广义街北口马路西侧,一间石棉瓦搭盖的简易房屋顶铁架裸露,铁架东半部没屋顶的地方搭着两块塑料布。掀开挡在“门口”的白塑料布,屋内是木板搭建的上下两层大通铺,五六名工人正蜷缩在破旧的被褥里,屋内冷得似冰窖。

  28岁的孙浩纪躺在床上说,因为总是喝自来水解渴,天冷水凉,他的胃病又犯了,现在还是靠家里寄钱过来买药吃。“我们这一个多月,差不多顿顿都是大白菜和冷馒头”,一名工人从简易厨房里端出了半盆冰冷的剩菜。

  据工人杨志廷介绍,他们这14名工人主要来自内蒙古、甘肃、安徽,其中6人是一名叫张淑惠的女子介绍干活的,另外8人是一名姓周的包工头转给张的,都是给华波电信公司(音)挖沟埋电缆。截至12月3日,工程基本完工,由于工地上吃住条件太恶劣,大家都想早日领到工钱回家,“可现在他们一直拖着不给钱,回家的路费也没有”,杨说,前天工人们一整天都没有吃上饭。

  工作一天工钱7.78元

  工人们说,前天晚上,8名工人从张淑惠处领到了60到100多元不等的报酬,“相当于一天的工钱是7块7毛8分钱”。安徽籍工人李瑞桃说,他们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工作十一二个小时,怎么也不明白为何才发这么点钱。他说,原来工头口头承诺一天四五十块钱。

杨志廷说,因为出来打工的时候还不是特别冷,所以大家带的被褥都不多。12月初开始大幅度降温时,简易房又没有屋顶,里面冷得根本睡不着觉,“大风把塑料布吹得哗哗响,连压塑料布的砖头都给吹下来了。那几天晚上大家只好到房子外面点火,凑在一起取暖。我们不敢在屋里生火,怕把被子烧了”,杨志廷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