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岗第一次自杀经过

2005-2-12 03:15 作者: 赵家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54年2月17日,揭批高岗问题的高级干部座谈会刚进入三天,便发生了高岗自杀未遂事件。

关于高岗这次自杀,有种种传说,有说是服安眠药的,有说是摸电门的,也有说是开枪的;有说在家里发生的,有说在会场上发生的;有说是畏罪自杀,也有说是假自杀,是以此来要挟党中央的,等等。

其实,高岗这次自杀是真的,不是假的。他向自己头部开枪,被人阻挡,没有打中,因此自杀没有成功。40多年后的今天,每当我回忆起当时那惊心动魄的情景,依然心有余悸。

             骗枪、报警

1954 年2月17日,像北京往常的冬天一样,干冷、晴朗无云。他照常早上8点起床,吃罢早饭,就把在他身边的人都打发出去:让妻子李力群去习仲勋那里去打听消息,卫士长白俊杰、魏宝玉去计委保卫处,机要秘书董文彬去机要处,让我去计委找安志文帮他起草当天下午座谈会上的发言稿。这样,除了一些勤杂服务人员之外,在高岗身边,只剩下值班警卫矫洪良一人。

9点刚过,张秀山、马明方先后来看高岗,待客人走后,他来到值班室,问矫洪良:“就你一个值班?走,去院里散散步。”

矫洪良是从沈阳一起来北京的老卫士,工作认真负责,为人忠厚老实,值班陪同首长散步是常有的事。

他们边走边聊,高岗有意借此分散卫士的注意力。他问及矫洪良的生活学习和打靶练习等情况,又问及新发的手枪性能,“把你这枪给我看看。”

这些日子,高岗心神不宁,李力群和秘书一再要求大家提高警惕,防止发生意外。因此矫洪良已有思想准备,他婉和平静地说:“枪不能给首长,这是有规定的。”“看看有什么关系,拿来!”说着,高岗把手伸过来。矫洪良没法,只得取出了弹夹和子弹,把空枪交到高岗手里。

高岗假装着端详手枪,问这问那,最后说“今天下午去练练打靶,枪就留在我这里吧。把子弹和弹夹也给我。”矫洪良一听就急了,“不行,首长,这是不允许的,不能给你。”高岗沉着脸说:“亏你还是个老卫士!怎么?还不相信我吗?”“不行,这是有规定的,不能给你,我要负责的。”“你怕什么?由我负责,不要你负什么责,拿来!”说着,一把夺过矫洪良手里的弹夹和子弹。矫洪良无奈地说:“那,首长可要当心啊,注意安全。”散完步,矫洪良目送高岗上楼后,赶紧到值班室给白俊杰打电话报告情况。白俊杰立刻找到我。我当时正在贾拓夫(计委副主席)办公室商量事情,急忙告别贾拓夫,与老白匆匆赶回来。从三里河骑自行车到东交民巷,紧赶快骑,也得40多分钟,我们回来时,已是11点45分左右了。

白俊杰直奔值班室找矫洪良了解情况,我刚进秘书办公室,董文彬和李力群也先后回来,这时电话铃响了,是贾拓夫打来的,他叮嘱说:你们要小心,千万不要出意外!高岗力气大,不能硬来,要采取软的办法把枪要回来。我们三人都赞成贾拓夫的意见,商定先把高岗稳住,摸清枪在什么地方,再设法弄回来,在此之前,他身边一定不能离人。

于是,我们轮流上楼去缠住高岗。

             紧张行动

高岗上楼后,走进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把手枪从口袋里取出,放入书桌抽屉,顺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份信稿,认真翻阅。这份信稿是在二月初,根据他的口述,由我整理誊清的,当时他没让我写抬头,所以我不知道这信是写给谁的。现在高岗再次仔细琢磨之后,亲自写上抬头“毛主席”、署名“高岗”及日期“二月十七日”。他又端详一阵,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把信稿装进一个信封里,信封上只写了“毛主席”。接着,他拿过一叠印着“中央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信笺纸(纸质很差的那种),提笔给周恩来总理写信,请求周总理照顾他的妻子儿女。这是一封托孤信,虽然很短,不满一页纸,字迹工整。高岗把这页信纸装入另一个信封,写上“周总理”。然后,他又取了一个大信封,把给毛主席的信放进去,在大信封上面写:“刘少奇”,却没有给刘少奇写只字片言。

做完这一切,他站起身来,走出办公室,经过起居室、卧室、进入洗手间,动手刮胡子,不慎,刮破左面颊下巴,擦洗干净,还在渗血,匆匆忙忙之中,手指也沾上血迹。他急急忙忙回到办公室,把两个信封涂上胶水,封起来,放进抽屉,又抓出手枪放进裤兜。他听见有人上楼的脚步声,赶紧离开办公室,到起居室坐在沙发上,装作休息的样子。董秘书进来,见高岗正坐在起居室沙发上,便开始汇报情况。高岗似听非听,心不在焉,最后只说了一句:“行!你下去吧!”我一见小董下来,马上上楼,对高岗说:“没找到志文,你的发言稿怎么办?”“等志文来,你和他一起搞吧,不一定今天讲。”“我见到拓夫了,他很关心你,说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问题,叫你想开些!”高岗没有吭气,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跟志文商量着写吧。”
我没有理由再呆下去,只好说了句:“千万要想开些!”就起身下楼。李力群见我下来,赶紧上楼,见起居室里没人,一时找不见高岗。正焦急间,在走廊上遇到她的儿媳丽达(高老虎的妻子),忙问:“看见你爸爸了吗?”丽达说:“刚才他到我房里,亲了亲小孩儿,后来见他进餐室的里套间去了。”这个套间是堆放杂物的地方,平时根本没人去。现在餐室的门掩关着,“高岗去那里干什么?”李力群顿时感到不妙,赶紧去拉开餐室的门。这是餐室的西门,东门则上着锁,没有开。只见门里把手上系着一条很长的绳子,高岗手里攥着绳子的一端,猫着腰,躲藏在东门边上的墙角里。他一见李力群开门进来,便站起身来。李力群强装陪笑说:“你这是干啥?这么大的人,还藏猫猫?”高岗很尴尬,一边喃喃说:“没什么,没什么。”一边讪讪地坐到餐桌边。

李力群见高岗脸色苍白,样子很激动,便坐到他身边,抚摸着他的手,关切地问:“你怎么了?啊?你怎么了?”高岗沉没不语。这时,他的长子高老虎听丽达讲了高岗的反常现象,也急忙过来,进了餐室。

等高岗稍平静后,李力群开始汇报她去习仲勋那里的情况。高岗神色茫然,似听非听,一面点头,一面说:“你马上去找师哲,看看他那里怎么样。”李只好悄声叮嘱老虎:千万不要离开。然后下楼。

高岗见老虎还站在那里,就对他说:“你去把小张(服务员)找来。”小张一进来,高岗到隔壁办公室把两封信交给他,说:“不要交秘书了,直接给王兴悦(机要通讯员)马上送出去。”小张随即下楼。这时,只有高老虎和高岗在一起。李力群下楼来,向我们讲了找高的情况,大家觉得形势严重,他是在找行动的适当办法,现在更不能离人,要李力群赶快上去,就说电话联系,师哲不在。

李力群正要上楼,小张进了秘书办公室,把两封信交给我,说了情况。我叫小张马上上楼,就说信已交王兴悦送出。叮嘱他千万别离开。我们三人一看这两封信,见信封上沾着斑斑血迹,大吃一惊,也顾不得信是给谁的,一致同意马上拆阅。先拆厚的,给刘少奇的那封,里面没有信纸,只装着给毛主席的信。再拆给周总理的信,是一封托孤遗书!

这时,小张又被支使下来,说首长要把信追回,不忙寄出去。显然,这是高岗有意把小张支开,并非真要追回信件,因为王兴悦骑摩托车出去,是追不回来的。大家感到情况十分紧急,必须把问题挑开,制止高岗自杀行为。

于是,我、小董和李力群三人跑在头里,小张紧跟在后,匆匆向楼上奔去。白俊杰、矫洪良等见状,也感到要出大事,紧跟着跑上楼。

这时,已是下午一点多,包括高岗在内,大家都还没有吃午饭。我跑在最前面,一进餐室,就一边激动得落泪,一边举着信说:“我犯了错误,拆了你这两封信。但是,你绝不能这样做呀,不能呀!”说着,我抢步上前,站到高岗的坐椅边(餐桌西边南面第一张椅子)。高岗先是一惊,接着就说:“不啦,不啦!”“烧掉吧,烧掉吧!”说着,他站起身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他原先坐的位子上,自己坐到左叩诙

  • 标签 关键字
  • 高岗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