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狗般管制中国人,中共官员最委屈 ——由清华教授在台胸袭女生丑事说起

2006-01-10 06:45 作者: 作者:唐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据报导,台湾国立清华大学中文系以高薪聘请大陆客座教授王小盾,日前传出对女博士生伸出咸猪手袭胸事件,事后王小盾写信向女博士生道歉。王小盾,国立清华大学中文客座教授,是北京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专长是中国古代音乐文学,曾获中国图书奖最高奖项荣誉奖等多项殊荣。

王小盾啊王小盾,何以五十五岁还见不得女人胸脯啊?月薪十三万元,任新竹清大一个学期的客座教授,多么好的差事,怎么就那么一点欲望就控制不住啊!据唐子钻研的成果,“汉唐音乐文学专题”和“敦煌文学与唐代俗文学”两门课程里,都不包含这样的内容啊。唉,都是在大陆入队、入团、入党弄的!肯定是。

男人嘛,性不时地有些冲动也正常,但控制得住才是人啊?!克林顿也因为莱温斯基的性感回归了青少年的血性往日,但毕竟还是两厢情愿不构成性侵权。去年九月里王小盾去台湾,才到十一月,握手的人手就变成了袭胸的咸猪手。哇哇哇!!!据说,台湾清大校方教授对女学生伸出咸猪手已有接力赛倾向,校方态度也很低调。这就是说,不全是王小盾的问题。甚至可以归结为人性问题。

咸猪手上的人性问题是什么问题啊?就是人像猪一样活的问题。

唐子在农村生活过,对猪有过近距离的接触和观察,就知道猪性动就会行动,不知道礼节,不知道要取得对方的同意。猪要是懂得这些,并且会谈情说爱了,那猪就成人了。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反过来,人像猪一样处理人的生活问题,包括性生活,那也是不行的。别的星球上是不是可以有这样的生命,我不知道。但地球上不可以有,这我知道。咸猪手在台湾成为一个问题,可能跟父母养育儿女如养猪重吃有关,在大陆也跟如此家教有关系,更有中共管猪狗管出的问题。

设身处地从王小盾方面想想,从听得明白人在讲什么话的时候,就听到的是斗争激发出来的猪狗似的高昂:社会主义好!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我爱北京天安门!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样的歌声一直带到现在大陆各家夜总会,跟那“东方之珠”、“女人是老虎”、“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这些人情和政治夹杂在一起的东西整成了猪的娱乐园。王小盾五十多年就这么活过来的。所以当他听到台湾女博士那样温软地说话,握手的时候笑意绵绵,再加上校园里那么些传闻,肯定就以为胸袭一下是绅士行为。

现在王小盾肯定不再这样认为了,但如果他没有读到唐子这篇文章,如果共产党管制他到老到死,他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咸猪手”了一下,月薪13万元就没了。中共官员也说不明白这个理,这个道理只有唐子说得明白。唐子而且知道,党官会在某个时候跟他们碰到的国际友人讲这个事情。而后对他们叹气:唉!你不知道管中国人有多难?!教授都这样没人的规矩,如果我们再把你们国家的人权都给到他们,他们还不猴子一般窜到你头上去了。

就有官这样对我说过。当时我还真的被他搞迷糊过。我也像北京那些自由主义侃爷们说过“今日、明日猴,后日就不猴了”。当时我跟赵本山一样迷濛,心里还真为中共官员委屈呢。1997到2004年,我一直在为中共搞国民“启蒙”教育。

直到2005年3 月里我认真读了《九评》,思考了一个月,把那个曾经入过的团自动声明退了,爽的一下,身上就掉了一个东西似的。从此我一天比一天活明白了。所以,我看见近日跟踪高智晟的那位便衣对高智晟大喊“他是法轮功”,他那种气愤我真的能理解,太理解了。高智晟说他失态了,唐子说他暂时“疯”了。但他可不是那样看的,他是真正的被中共教乱了脑、迷濛了心。

让我们来看这样一幅情景:一百多人围着几个便衣和高智晟们,其中一位便衣脸红脖子粗地大叫“他是法轮功,法轮功!”,推搡高智晟被喝住后,向高智晟大吼道:“你再拍我,我马上将你行政拘留15天,你等着,你等着!你们这种人,他妈的还活在世上,是他妈的最肮脏的了!”他来回盘旋,暴跳吼叫……

法轮功在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礼遇和欢迎,他却那样仇视。他那样仇视,却并不清楚这仇视是江泽民搞的这场迫害和中共全方位开动宣传机器搞成这样的。他其实以为全世界都是这样对待法轮功的。就算他也知道其他国家和地区不是这样的,但一定以为是法轮功施展了什么邪术把世界蒙骗住了。

他已经完全失去自省力了,不知道问“这样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已经完全成了猪人,给什么糠都吃得香,全然不会问这是不是粗食?他已经完全成了狗人,要咬谁就咬谁,全然不会问会不会咬错人?便衣上面情景就好像一个猴子国里,猴子对围观猴嚷它盯着的人: “他是人,人!”他的气愤是真愤怒:“你们这种人,他妈的还活在世上,是他妈的最肮脏的了!”他盘旋、暴跳可不是演戏给操纵他的北京高官看的,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高智晟不像他那么猴?”

可以说,人的生命到了这个地步,这个人差不多就被废了。所以把中国人管成了猪狗,中共官员其实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不信你去问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保证不清楚。其实他们被自身的魔性引诱成这样的,把人管残管反,管成猪狗,不为别的,就为最后 “战胜法轮功”来的。如此迷濛,是一个历史、政治、文化、教育的过程形成的问题。如此迷濛人,启蒙无用,惟有三退。

在党、在团、在队,举拳宣誓那样一个而今人们不当真的仪式行为,却暗藏了玄机:人授权让党官做饲养员,自己放弃人权,视活着就是幸福。有猪狗才有饲养员,地球生命就是这样安排的。如果人不依恋猪狗那点肮脏,中共又岂能永在饲养员位置?所以中共真有好多官员蛮委屈,觉得对中国人不这样不行。一个国家成了这个样子,可以说,暴力革命和政治改革都统统没有用处了。但三退就有用。退党(团、队)声明,同样一个很多人未必真正明白意义的形式,却是一场心灵革命,是人的神性或佛性的启动,是向神表示:我要做人,请给我神力。

退党(团、队)之三退就是一个心灵上“弃魔从神,改邪归正”的意念革命!

我要退出中国共产党,退出共青团,退出少先队!就这样说一声,作出“我不再以猪狗生活为幸福”的表示,神就可以大巴掌拍死中共,拒三退者便成陪葬。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