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肃然起敬:美国汉学家的中国名字


美国有不少汉学家,研究的对象是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所以,不能不起一个中国名,表示自己是中国通。一个典雅、亮丽的中国名,能显示自己深厚的国学修养,好让人肃然起敬。
普林斯敦大学的Frederick W.Mote,是一位知名的汉学家,对明史和中国思想史有很深的造诣,他的中国名是牟复礼。将Mote音译为牟,Frederick音译为复礼,这个中国名字取得很好。复礼这两个字,来自孔夫子的“克己后礼”,因此,这个名字很有儒者风范。

哥伦比亚大学的Hans Bielenstein,专门研究中国文明史,起的中国名为毕汉思也很好。哈佛大学专治中国文学史的JamesR.Hightower,中国名是海陶玮; 密执根大学研究明史的CharlesO.Hucker,中国名是贺凯。这两位汉学家的中国名都只用英文的姓音译而成,都很典雅,缺点是只用英文的姓音译为中文的姓和名,弃掉名字未译,有点可惜。

有的汉学家的中国名就不是那幺高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研究中国古代语法的 W.A.Dobson,中国名是杜百胜。将Dobson音译为杜百胜,译音倒是十分准确,可惜名字的意义有点庸俗,对于一个学者来说不太合适,容易被人误会杜先生不是大学教授,而是一个沙场上战天不胜的大兵。

加州大学研究中国文明史的Edward H.Shaber,中国名是薛爱华,译音是严丝合缝,无懈可击。问题是爱华这个名字太俗,有点娘娘腔,令人雌雄莫辩。如改为薛蔼华则好得多。

汉学家中,中国名取得最好的,大概要算哈佛大学研究中国近代史的John King Faisbank。将John King音译为正清,Fairbank音译为费。将姓、名、中间名三者统:音译为中国姓名的,费正清算是第一人,而且这三个字也很雅,符合他的学生身分。已故美国著名电影谐星Douglas E.Fairbanks(1883-1939),访问中国时,北方电影界将他的姓名译为飞来伯,很符合他谐星的身分,如果费正清也用上飞来伯这个名字,一定会让人笑破肚皮。

星岛日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