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共赏:《穿越生死》(五)

2006-01-14 11:12 作者: 作者:王玉芝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名利战场上的宽容与退让

每天早上我四点钟就起床,肩负起炼功用的录放音机,走在天还没亮的路上时,在蒙蒙亮的天上总能看见各种颜色的圆圈,同月亮一般大小。初时我以为是自己眼花,可是再定睛一看,却是真实可见的景象,从外圆到中间的颜色都不一样。那些圆圈跟着我的脚步不断移动,快到炼功点时才渐渐消失了。随着炼功时间的推进,光圈的颜色益发变得鲜艳透明,到现在我还有点后悔当时没把这奇异的景象拍摄下来。有时候炼功,我还会发现头顶前上方有一个直径十多米的白色大光环,有光圈在旋转,这些发生在我身上的现象美妙难诉。

炼功场的学员约有一百多人,年长的、年轻的、学生、教授,各行各业都有。悠扬的炼功音乐总能吸引许多人,有些不炼功的人在我们的炼功场中觉得很舒服、气氛很祥和,也乐意认识了解我们炼的是什么功法。所有学员都严格按炼功人的标准义务教功,不求名、不求利。

在没有学炼法轮功之前,我总觉得自己是秉性不错的女子,但是在修炼过程中,却发现自己离大法对炼功人的要求标准差得很远。法轮大法要求炼功人无论遇到什么矛盾,首先都要找自己的不足,约束自我、善待他人,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会不会伤害到别人,只有这样,自己的道德和思想境界才能逐步得到提高和升华。而我却发现自己还有很多没做好的地方,长期以来追逐名利的心还很强。以往我看过很多书,从没有一本书真正的打动过我,而《转法轮》却从我生命的最深处打动了我。我感觉这不是一门普通的气功,而是具有非常高深的法理,师父给予自己的一切无法用价值来衡量,许多内心的感受也是我笔墨难以形容的。

我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总不免要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社会上流行着“十商九奸”的说法,认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以前做生意时,我总对别人处处防备,生怕自己受骗吃亏上当,私心很重,处处事事都为自己着想。自从炼功以后,我开始寻找自己的不足,慈悲待人。《转法轮》中写道:“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后来每当我遇到问题,或是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开始学着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往往发现对方也是因为有苦衷,迫于当时的处境不得已而为之。即使对方非要占点便宜不可,那也是现在的社会风气所带动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与他计较呢?当我这样一想的时候,心里顿时宽松祥和起来,不但能理解和谅解对方,还觉得对方可怜。大概这就是师父所说的慈悲心吧。

有一次,一个多年的客户买了几台机器,他要求先付一部分款项,使用一个月之后再付清另一部分。我想既然是老用户就互相帮助吧,可是一个月后他却没有付清余款,还说机器品质不好。我想把机器拿回来保修或换新,可他连机器也不送回来。生产机器的厂家天天追问这笔货款,我只能两边打圆场。我想也许他是在找藉口,也可能真的没有钱,现在的人说真话的很少。我把我的想法跟厂家说了,厂家很不高兴,说下次不卖给他了,亏本生意谁愿意做呢?我向厂家保证要是货拿不回来,由我来还清这笔款项。岂知厂家不但不理解,反而指责我耽误他卖货。我觉得自己两头不讨好,又埋怨厂家太计较,几天里对这件事不闻不问,随后才静下心来反省,才明白这样怨怪别人的心态不对。

几天以后,那个商家把货款付清,并且告诉我机器没有问题。我问他是不是资金周转不开才这么说,他承认是这个原因。于是我告诉他,往后如果有困难最好先告诉我,我可以帮着缓解一下,免得发生误会。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磨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

有一次,我梦见一个客户反复的向我买货又退货,忍不住和他吵了起来。旁边一人冲过来抓我,我很生气,心想这不关你的事,就动手打他,想让他走。但自己立刻就后悔了,我是炼法轮功的,怎么能打人呢?醒来以后,我知道这不是梦,这就是真实的自己,我骨子里还有利益和争斗的心。师父在书中告诉大家,“……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从此记住这些话,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一个炼功人。

修炼中还有很多考验心性的事。一次我替出纳员收款,客户要买一台机器,却给了我两台机器的钱,我当时大意没看出货单,就收下了。到了中午我核对票据时发现多收了一台机器的钱七千三百元,便马上从保修单上找到他单位的电话,单位的人说他回家吃饭了,把他家的电话给我,我往他家打还是没人接。过了一个小时,我想这是单位用的机器,如果报到财务合不上帐,他会很着急的,就想直接找他们领导,不再枯等了。可我转念一想,如果他的领导知道了,反而会认为他工作粗心大意,弄不好会受到领导的批评或处分;本来是我的错,反而伤害了人家。于是我继续打电话找他,终于找到了,我说:“我今天太大意,你买的是一台机器,我收了两台的钱,应该退还给你,太对不起你了。”他一看发票,果然是两台的金额,当下对我十二万分的感谢,我说:“不用谢,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是李洪志老师教我这样做的。”他高兴的说马上过来取。

亲历四.二五

一九九九年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我那时的生意正兴隆,几乎到了顶峰。由于法轮功确实有助于提高人们的身心健康,从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增加很快,已达数千万人,致使中共当权者担心成为政治问题。而某些官员为了手中的权力,故意制造事端,以捞取政治资本,因此报纸、杂志上开始出现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及报导。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早晨,我来到炼功点,同修告诉我,天津公安局非法扣留了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起因是中国科学院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发行的《科技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何祚庥在文中诬蔑法轮功导致人得精神病,并暗喻法轮功会像清末义和团一样导致亡国。何祚庥的诬蔑极其严重的伤害了法轮功学员的心。由于没有其它管道可以让他们听到我们的心声,为了纠正谬论,端正视听,一些学员就采取国家法律许可的“上访”方式和平请愿,于四月十八日前往教育学院及其他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天津公安局不但不接受学员的申诉,反而粗暴殴打学员,并于二十三日开始驱逐和抓捕学炼法轮功的学员,这唯一直接反映事实的管道也被关闭。为了请政府释放无辜百姓,并给法轮功一个合法地位与和平的修炼环境,解决法轮功从九六年以来遭受打压的局面,学员决定于二十五日前往北京,向更高层政府上访请愿。

我立即决定去北京,二十四日晚便登上开往北京的列车。从哈尔滨到北京的列车上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我们都佩带法轮章,个个精神愉悦、平和坦然。我们互不认识,可是都互相关心。我临走时什么也没带,也没来得及告诉家人,从公司里下班就上了路,同修知道我的情况都来帮我,一路上一起学法一起炼功。

火车到达北京,车站附近全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听北京车站的巡警说,二十四日那天每次列车上都有无数的学员。我们向位于中南海的国务院信访办走去,一开始,学员们是在中南海附近集结。后来,几位武警来告诉我们,这里不安全,不能停留。我们仍然在中南海信访办的门外等待,武警人员说里边人太多,让我们在外边等着。中南海附近一条叫做“府右街”的大道旁全是学员,有背着行李的、有拿着坐垫的,三五成群结伴而来。

短短时间里,学员们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密密麻麻排满了中南海附近区域大街小巷的路边。但是交通没被堵塞,连人行道都让出来。队伍中有不少七、八十岁的老人,有即将分娩的孕妇,也有抱着初生婴儿的母亲。大家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都只吃少量的食物,甚至滴水不饮。我们互不相识,谁也不清楚谁来自何处,唯一相同的是我们都是法轮功学员。学员们没有在大街上闲逛、没有口号标语,与警察没有任何肢体冲突。在中国,上访不需要向公安局申请,每个大法弟子只是代表个人,反映个人和亲朋好友所受到的不合理对待,所以并未触犯任何一条法规。学员们认为向当局“说明以求了解和支援”的诉求目地已经“基本达成”,于是当晚十一点半陆续离去。整个上访过程平静祥和,秩序井然,大批的学员离去时没有留下一纸垃圾。据媒体报导,汇集在中南海的人数大约有万名以上,历史将永远记住法轮功学员和平请愿的壮举。

(待续)

(联结收听由希望之声/陈悦为你播出的"长篇纪实文学:穿越生死"5)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