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话:
犯罪分子被警察逮住了。
警察:你怎么竟敢印假钞呢?
罪犯:可是我不会印真钞啊!

中国大陆,“假”这个字已经成为了最经常使用的词了。什么都有假,什么都能假。记者面对着浩如烟海的关于“假”的讯息,心被拖入了深深的忧虑潜流中。

假钞

摘自大陆媒体:
妇女:“假钞要吗?”
   记者:“假钞?买来没什么用啊!”
   妇女:“不会的,很逼真的。”
   记者:“怎么换?”  
妇女:“市场价,20元买一张100元的。绝对正宗‘海货’(贩假钞人员对台湾版假
钞的称谓),保证一般验钞机都验不出来。”

在中国大陆,到处都能看到假钞的买卖。长途公共汽车,火车站都成为了假钞市场。

那么银行一定靠得住吧?

从北京传过来的消息:北京姓罗的女士1月17日上午11时40分左右,和丈夫一起到北京工行地安门支行鼓楼外大街储蓄所支取了百元面值的美金一万元,提款时钞票已被银行打好了捆,随后查出有27张假钞。即从银行提取了2700美元假钞。找回去,银行拒绝承认,于是有一场官司。

目前的假币制造者印制逼真。2004年6月,一批新款人民币假币在深圳市宝安区观澜所查获。这批假币的逼真度很高,这是目前大陆首次发现的采用红蓝彩色纤维纸张来印制假人民币的案件。 面额大概为6000万元人民币。

到处都是假钞,据南方网讯报道:随着新学年的到来,广东省中小学收缴学费时,许多学校为规避假币风险,纷纷要求家长或学生在大额人民币上签名。

据大陆官方通告,2004年,全国收缴的11.6亿假人民币当中,由警察部门发现的只有5.5亿,其馀由银行、信用社等金融机构发现,有6.1亿元。当然这不是假钞在大陆民间存在的真实数字,里面包含了两种可能:1.真实数字远大于此,但上级大笔一挥,消掉一个零、两个零的事情太多了。2.这仅为收缴上来的数字,根据大陆目前情形,能够收上来的很可能仅占真实存在的10%,甚至更低。那么如果按照公布的11.6亿计算:中国大陆民间流通的假钞真实数字可能就得110亿元之多了。

顺便提一句:最新消息称美国政府正在对北朝鲜的国家操控的假币美元制造进行经济制裁。


假酒

中新网2004年5月广州发生令人震惊的毒酒事件。截止到17日,中毒人数达到56人,死亡人数也上升到11人。犯罪嫌疑人共有19名。

事件梗概: 广州市巨禾化工公司的供应商程才明将5桶偷换成食用酒精标签的工业酒精,转手给了广州市晋业化工公司的供应商易新灵。易新灵对5桶假冒的酒精处理后,又卖给了广州市白云区太和县、钟落潭镇和天河区新塘街的3个非法酿酒窝点。这几个不具备任何资质的酿酒商,用这些含甲醇的工业酒精勾兑出1550公斤的散装白酒,随后在附近农村集贸市场销售,最终造成致人病亡的毒酒事件。

质监局高价收假酒──12月13日《天府早报》消息,朱德巍在山东泰安的康健酒水门市部前后4次买了28箱假茅台酒。案发后,负责办案的质量监督局泰山分局迟迟不处理。质监局某些干部甚至给受害人出主意,让他把假酒再转手卖出去。受害人没同意倒卖假酒,质量监督局的干部就又想把贴了保真标的假酒高价买回去。假酒牵扯出来的是假稽查、假执法、假处理。一连串的“假”字,说明了什么?

郑州厕所上造出“名牌”白酒──2006-2-17大河报报道:在一个300平方米大的院落里,机械化造假酒设备一应俱全,而在造假酒的锅炉下面,就是臭味弥漫的厕所。黑作坊用添加剂、农家酒、乳酸、自来水等原料造假酒,假冒省外一些知名品牌。

此前,有人在山西将35.2吨工业酒精勾兑成白酒,大部分卖给山西省汾阳市的中杏酒厂和东杏酒厂,酒厂将毒酒再次兑成25°的白酒,制成礼品酒销往黑龙江、吉林、河北、内蒙、北京等地。朔州市先后有10人因饮用散装白酒而中毒身亡,忻州地区、晋中地区也先后发生百姓饮用散装白酒中毒身亡的事件,27人死亡,200多人中毒住院治疗。

死者梁卓武于新年前,买回5斤散装白酒,大年三十的晚上喝了大约二、三两的样子。年初一的早晨,梁即感觉双眼看不清东西,呼吸困难,身子发软,到了下午,就神志不清,晚上双目已基本看不见东西,送医抢救无效,含冤死去,死时31岁。梁死后,家中剩下妻子和两个孩子外加年老多病的父母。经化验,假酒中的甲醇含量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902倍。

更有涉案金额超过800万元的仿冒品牌事件:包括“轩尼诗”、“芝华士”、“马爹利”、“蓝带”、“人头马”、“尊爵”和“伏特加”等10多种,颜色和包装几可乱真;销往天津、北京、上海、成都等10多个城市的夜总会和洋酒专卖店……


假牛奶

自2003年起,大量假冒违劣婴儿奶粉充斥阜阳市近十个区县的近郊和农村,许多婴儿因服用劣质奶粉,造成重度营养不良综合症,上百例婴儿落下严重后遗症,直接导致死亡的有十几起之多。犯罪分子涉及河南郑州、浙江义乌、江苏徐州和安徽蚌埠、合肥、亳州等地。

旧皮鞋变成假牛奶原料──在华北一些市县,农民从一些专家手中买到生产水解蛋白的技术,兴办许多牛奶加工厂。居然是用城市垃圾堆里的破旧皮衣、皮箱、皮鞋,还有厂家生产沙发、皮包等皮具时剩下的边角料,经过化学、生物技术处理,水解出的皮革中原有的蛋白。这项技术很容易掌握,成本并不高。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生产皮具过程中重金属污染十分严重,用这些工业垃圾分解出蛋白,其中含有的许多毒素是除不掉的,况且哪个利欲熏心的人会花巨额资金除毒?这些毒素残留在奶粉中,婴儿长期食用会造成大脑缺氧、营养不均衡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最后足以致命。
 
假油

湖南两皮件厂用腐臭猪皮榨毒油──在湘乡市东郊乡的皮件制品有限公司,后院污泥地上,堆放着一大堆带着长长猪毛的猪皮,散发着腐臭味,上面爬满了苍蝇;工人在上面踩来踩去,然后把这些脏兮兮的东西铲起推进一个正煮的沸腾的大锅里,这些原料都是制革厂里拉来的,就是那里剩下的边角料。因为炼油比做皮件更挣钱,所以皮件厂改成炼油厂。

据说,一天可以生产2500多公斤的油。工艺流程简单,只需要把这些脏兮兮的猪皮下脚料推进油锅里炸煮,油就出来了。从油锅里捞出仍带着长长的猪毛的油渣,还要放到压力机里进行挤压,以便能挤出更多的油来。油一点点地分离了出来,油渣被挤压成了团,堆放在墙角处,有的已经发霉。整个炼油房嗅不到油香,却充满了苦臭味。可就是这样的厂家,却证件齐全,卫生许可证、质检证、工商执照什么都有。

这些猪油销往广西、株洲、长沙、江西等地。据了解,湘潭市里所有的学校食堂,包括那些饭店,都是用这种油。然而专家指出:猪皮的下脚料里含有很多杂质,如果经过多次的高温炼制,就会产生一种致癌物质。另外,这里面还含有黄曲霉素,对人体的肝脏、肾脏都会造成极大的危害,所以这种产品是绝对不能够来食用的。

棕榈油一勺勺舀进菜籽油里──棕榈油是用棕榈果的果肉榨出来的油,一般用于工业,我国规定非高纯度棕榈油是不能食用的,有些国家在食品上都标明“不含棕榈油”。但棕榈油价格大大低于菜仔油,更低于花生油。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广东纯正花生油80%是假货。南昌市场上的花生油几乎都不是纯的,有的花生油纯油含量不足20%。花生油里掺入菜油、豆油、棕榈油还算好的,黑心商家甚至往花生油里掺入有害的工业油和潲水油后加入香料。还有的厂家用发霉的花生榨油,这样榨出来的花生油里黄曲霉素B1含量特别高。为了牟取暴利,南昌很多散装油零售店都会进一些劣质油充当精炼油或菜籽油卖,还有的将棕榈油与菜籽油掺在一起卖。

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进行抽样检测,这样的油各类杂质含量严重超标,高达0.88(%),而国家标准是不得超过0.20(%),超标多达4倍。

掺假散装油可能致癌──专家认为:精炼油、菜籽油中掺入其他劣质油,食用后对人体危害很大。病毒、细菌很容易进入人体,还有很多致癌物质。劣质散装油中黄曲霉素B1超标,这种物质对肝脏损害大,是引发肝癌的“罪魁祸首”。掺了棕榈油等劣质油的食用油,其酸值都是超标的,这种油炸炒食品后很容易变黑,人体食用后会危害到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严重的还可能致癌。

假药

北京10家医疗机构通过邮寄销售假药2005-12-02京华时报报道:市工商等部门在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曝出惊人内幕,目前医院以邮箱号为邮寄地址邮寄销售的药品几乎全部是假药。本市有57家医疗机构通过邮政渠道销售使用假劣药品。

据南方日报报道:2005年造成数十人死亡的假药流入广州!这批假药以复方风湿骨痛宁胶囊、复方关节炎胶囊、骨痛宁胶囊、CO风湿骨痛宁胶囊、复方川羚定喘胶囊、消喘灵胶囊等为名,实际上,激素、麻醉物质成了这些治风湿哮喘药的主要成分。

台州爆出“12·7”特大假药案件:涉及全国13个省市,涉案假药品种35种,案值高达数千万元。

一大批质量低劣的医疗器械曝光:其中有三种型号的麻醉机、六种型号的光固化机、三种型号的高频手术设备、十六种型号的心电监护仪。

2005年8月30日,银川“复方川羚定喘胶囊”“伸筋壮骨胶囊”“喜康秘方哮喘灵”等43种假药曝光。在此前后,北京也有43种冒牌假药曝光。其中抑制哮喘的假药竟有十六种之多。给病人带来严重的威胁。

据安徽广播电台4月5日报道: 蚌埠市一位83岁的赵大爷花了18元钱买了瓶号称“数代祖传秘方结合现代医学理论研制而成”的复方咳喘灵胶囊,本想治好多年的气管炎,吃了一周后,3月30号早上,赵大爷起床后准备去倒马桶,一头栽倒在地,随后被家人送进了蚌医附院,并因脑血栓被下了病危通知。3月31号下午,赵大爷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种复方咳喘灵胶囊被蚌埠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认定是假药。它含有强的松、安定片和氨茶碱等,这些成分都属于激素类和神经类药物,是严格的处方药,患者必须在医生指导下才可服用,如果长期大剂量服用,会产生强大的依赖性,对人体危害较大。因此被称为“夺命胶囊”。

假药混进医院直接“杀人”──浙江省金华市有一名因大量失血而紧急抢救的病人,在连打17针假冒“立止血”后,抢救无效死亡。

2003年3月21日,金华市某县级医药有限公司仓库内被发现大批假冒“贺普丁”(治疗乙肝用药,对艾滋病有辅助疗效)、“立止血”(针剂,临床止血抢救用药)、“善宁”(针剂,癌症患者抢救用药)等药品。经有关药品质量监督部门检验,这些药品根本不含有任何药物成分。这起销售假冒“贺普丁”等进口高档药品的案件涉案金额超过500万元,不法分子借助挂靠正规医药公司使假药进入正规渠道流通,给社会造成极大危害。这里面充斥着贪污受贿。在金钱的铜臭味熏染下,百姓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以下是从大陆媒体上检索到的冰山一角
特效药厂房设备如此“精良” 济宁市一间简陋不堪的养鸡房,环境极其恶劣。在“操作间”内,仅有一些筛子、石臼等简单手工工具,墙角堆放的原材料有木薯淀粉、食母生片、复方川贝精片等。这些原料简单粉碎后装入空心胶囊就成了“特效药”。标示品名为“咳喘痰喘胶囊”、“风湿骨痛胶囊”、“复方咳喘胶囊”等药品共计10多种、3053瓶,货值5万余元,标有详细邮寄地址,近至江苏、安徽、河南,远至广东、辽宁、黑龙江、青海等地。

廉价药充高档药 盐城市一个乡镇卫生院使用的羟苯磺乙胺注射液为另一种药品酚磺乙胺注射液冒充。市场上羟苯磺乙胺注射液零售价为28.00元/支,而酚磺乙胺注射液零售价不足0.28元/支,价格相差达100倍。查经,此案共涉及到福建、吉林、江苏等六省多家药品生产经营企业,涉案总值就达219420元。

假疫苗害死人 淮安市一名儿童被狗咬伤,在使用狂犬疫苗后仍发病致死。调查发现,该儿童所使用狂犬疫苗为假药贩子经手,发现其销售的假药多达18种、案值数十万元。

地下网狂贩药 常州市溧阳发现隐蔽的非法销售药品网络,从事不法活动已长达5年,涉案人员近80人。

社区义诊成卖药幌子 老太几千元钱买三盒假药  “青岛益寿堂沈阳健康服务中心”的医药公司在沈阳以社区名义举办义诊,实际上卖假药。

深圳中医院指定的“便民药房”卖假药

假烟

据大陆媒体报道:一辆装有近万条假烟的解放牌货车,由广州开往江苏途经南昌时,被截获。 ... 经查,车上装有9700条假烟,初步统计案值人民币60 余万元。

2004-08-01南方日报报道:7月30日晚8时缴获10卡车价值为100多万元的设备和原材料,及抓获犯罪嫌疑人15名。连南瑶族自治县三排镇油岭果场的秘密制造假香烟的窝点被查抄。

上海假烟销售网络曝光的共有假烟仓库和销售点16个,假冒云烟、中华、苏烟等16个品牌的各类假烟3000余箱,价值人民币3000余万元,犯罪嫌疑人17名。

北京假烟猖獗亦然。在一次曝光中,30人被抓,查获各种假烟160多箱,案值170余万元。据悉,这个窝点从盒包装、条包装,到箱包装,这么大的规模在北京是第一例。

据南京日报报道,2005年该市查处各类涉烟违法案件近3000起,全年销毁假烟标值1700万元。

农历新年前夕,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又一起跨省非法制售假烟网络大案曝光,假烟412条,案值296万元。

我们随便在网络上检索一下,单是看看标题就触目惊心:

外地假烟销到山东境内52万支假烟在泰安截获
河南禹州焚烧五千万支假烟
百万假烟换装闯辽宁被查
上百个制售假烟窝点在江西赣州现形
宁波海关销毁走私假烟8万条
海口成功查获一贩卖假烟活动查获2790条假卷烟
高速路上截下近万条假烟- 中国江西网
。。。。。。

假军人贩假烟 安徽破获罕见大案

《华东新闻》曾报道:安徽警方近日破获一起案值近亿元的假军人利用假军车贩运假香烟的特大案件。据了解,此案涉及皖、闽、苏、浙、鲁、沪等省市,为全国罕见。目前,涉案的20名犯罪嫌疑人已落网,警方还缴获了假军车8辆、假香烟395件及大量用以作案的军服等军用物品。

《西安晚报》2005-10-24 报道:9月11日,稽查人员终于将由许昌运至西安的一车假烟截获,当场查获假烟774件(一件为50条),这是近年来西安查获的数量最大的一起假烟贩运案。

广东台山市一个卷烟制假窝点的年生产能力,直逼目前广东省某较大卷烟厂的年产量!

据统计,近年来全国各地发现的假冒卷烟几乎涉及所有品牌,每年产量达200万箱,仅卷烟制假行为每年使国家损失的税收可能直逼100亿元。国家烟草专卖局11日宣布,2005年中国共查处卷烟制假案件34.7万起,查获假烟73亿支。曝光的假烟制造窝点2908个,制假烟机1608台,销售假烟网络23个,被拘留制假人员5336人,判刑1697人、劳教82人。

也就是说,中国大陆每年生产的假烟,如果按照每根10公分计算,连接起来长度达到73万公里,是地球到月亮距离的两倍!
  
北韩以国家为基地生产假烟,中国大陆

《华尔街日报》27日援引美国烟草企业有关人士的话报道说:“北韩是年均可生产20亿盒假烟的世界最大的假烟生产国之一。最近几年,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在纽约、俄克拉何马州、西雅图等美国国内1300多个地区发现了北韩产假万宝路。”

目前,北韩制造假币问题正在升级为国际外交悬案,而有人提出主张称,北韩在咸镜北道罗津一带经营着年生产能力达20亿盒的大型假烟工厂,并且直接向世界各国走私假烟。据悉,最近,美国菲利普莫里斯(philipmorris)、日本烟草株式会社(Japan Tobacco、JT)、英美烟草公司(British American Tobacco、BAT)等烟草公司成立联盟,决定共同应对北韩假烟问题。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北韩通过出口假烟赚取的金额年均达到8000万~1.6亿美元,达到北韩合法出口总额的8~16%。特别是位于罗津一带的北韩假烟工厂或者为中国和台湾的犯罪组织所有,或者得到他们的财政援助,使得北韩与国际犯罪组织之间的联系进一步加强。

该报还报道说,去年美国政府在加利福尼亚扫荡亚裔走私犯的过程中,没收了10亿盒以上的北韩产假烟。在美国国内,发现北韩产假烟的地区包括华盛顿、俄勒冈州、加利福尼亚、纽约、弗吉尼亚、弗罗里达州等在内达到23个州。

另外,据悉,北韩产假烟被包装成万宝路和七星(MILD SEVEN)等品牌烟,在台湾、菲律宾、越南等亚洲地区进行销售。

《时代杂志》亚洲版1月30日报导,主要由美国、欧洲和日本烟草公司的调查员联合编写的一个机密报告披露,北朝鲜大量制造高利润的假香烟。《时代》得到的这个11 页的文件,极为详细的概述了这个违法交易的内部操作,以及牵涉到那些可能已导致北朝鲜的流氓体制与中国大陆和台湾结盟的犯罪联合企业。

报告估计,在伪造工业中,有10到12家北韩工厂也许一年总共生产410亿根香烟,年利润5.2到7.2亿美元。还不清楚有多少金钱流到金正日独裁政权的手里,报告推测北朝鲜利润分红也许一年达到0.8到1. 6亿美元。

根据这个报告,其中一些香烟工厂直接属于北朝鲜的军事和内务安全服务,国家"全部控制" 这些操作。在其它的案例中,报告说,北朝鲜主要负责为工厂提供"安全避风港 ",并由国外伪造联合企业负责操作。

北韩假烟国家生产黑幕中,隐现与中国大陆联系的蛛丝马迹

据说位于北朝鲜东北沿海罗津(Rajin) 地区的三个工厂,涉嫌经营或由台湾的犯罪集团提供经费。其中一个工厂的装备来自中国的二手设备,涉嫌伪造品牌,像柔和七星( Mild Seven),登喜路(Dunhill )和金边臣(Benson & Hedges)香烟。

根据报告,在罗津的另一个工厂雇用了120人,并由中国的管理员和技术员负责操作; 北韩官员缴纳工厂的香烟"税",然后出口给在台湾的犯罪联合企业的捕鱼船。

假烟、假酒、假钞、假文凭,几乎无物不可造假。如今,福建泉州竟出现了一支假军队。他们租用某部队撤走后留下的营区,自编番号,每日“一二一”地喊着口号出早操,24小时的“战士”站岗……依靠这一特殊身份,他们用假军车运输假烟。

整个营区的卫生、绿化、环境堪称一流,墙上那种军队特有的标语异常醒目,党团员活动室、健身房、值班室、小卖部等样样俱全。早操时那种“一二一--一二一--”的口号声响彻云天,三餐前的哨声格外响亮,大门一侧的岗亭“值班战士”24小时坚守岗位,“战
士”晚上不许随意外出,晚上按时熄灯,外人未经许可不得进入营区,这一切都按部队那样严格管理。

马国平一伙为了达到冒充军队招摇撞骗、走私贩私的目的,公然自称“南京军区老干部局直属大队驻厦门办事处车队”,自命番号32609部队。他对其组织严密管理,早上出操,饭前唱歌,睡觉前吹休息哨,门卫站岗值班,和地方搞所谓的“军民共建”。2000年8月1日建军节,马国平的假军队还公然向地方发请帖搞“军民联欢”,收“红包”12万多元。假军队自成立以来,他们已走私贩私30余次,其假香烟达万余件,涉及经济数亿元之多。马国平生活很富足,自己买了一套别墅,女儿在贵族学校就读。

2000年6月开始,马国平伙同他人从漳浦的假烟生产商黄绍辉那里贩运假香烟至江苏、安徽、山东、上海、浙江等地,马国平每月得利18.5万元。同年11月开始,马国平又伙同蔡某等人,从黄某那里贩运假烟到上述各地,每月得利23万元。通过产、销、运假烟,马国平为其黑社会犯罪组织筹集了大量的活动经费。
  
1999年,马国平先后五次在其窝点内开设赌场,以“百家乐”的形式聚众赌博,邀请烟贩或邻近的一些赌徒参赌。马国平派手下“士兵”着军服在赌场进行服务,每日收取保护费4000余元。

一位网友感叹:现在层出不穷的假烟假酒假奶粉假文凭假结婚证假亲戚假避孕药假老鼠药……我想不出对中国人而言,还有什么不能假的。我只能说自己的想象力太有限了!

不论是近期的毒奶粉,毒米酒,毒龙口粉丝,还是前期的毒卫生筷子、毒银耳(雪耳)、头发酱油、毒火腿等,都无不令人触目惊心。

物质环境中的“假”日益泛滥,这是怎样造成的?因为精神境界中的“假”无所不在。

例如:新浪网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8周年中称:“平型关大捷──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在山西省灵丘县发起了举世震惊的平型关战役,歼敌1000多人,从此打破了自抗战以来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这一说法是自1949年以后的大陆统治者的宣传口径,并不是新浪网的创作。

从许多历史资料中却显示了下面的真实情况:(摘自历史风云网)

对抗战初期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参加平型关战斗情况的宣传和叙述,就出现前后不一的说法。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林彪)在平型关外蔡家峪--小寨一带伏击日军一支辎重部队,打了一个胜仗,消灭了不少日军,缴获颇丰。但这场战斗只是平型关战役中的一次战斗。而当时的宣传和后来不少著作,几乎以这场战斗替代了整个平型关战役的叙述,使一般不了解情况者误以为,平型关战役就只有八路军在那里打仗。关于这次战斗的歼敌人数,把消灭敌军数百人夸大为消灭敌军数千人(原先说是歼灭日军板垣师团三千多人,80年代后许多中共党史军史著作已改为歼敌一千多人,90年代有的著作复又改为500余人、600人)。
事实上,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参加平型关战役,只是9月25日在平型关外东北山地蔡家峪附近,从关沟到东河南村地段,主要在小寨村山沟的战斗,参加部队是一个师,时间只有9月25日一天。而平型关战役是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部署指挥的战役,集结参加此役的有孙楚、杨澄源、傅作义、陈长捷、高桂滋、刘茂恩、朱德等七个军十数个师的部队。如从9月12日大同失守后广灵、灵邱作战算起,至9月底茹越口、铁角岭南失陷,中国军队从平型关地区撤退,则先后有20天左右。仅在最靠近平型关的地区作战,也有10天左右。

国民政府军大批部队担任平型关正面与日军作战,在许多要点与日军反复争夺,给日军重创。在林彪师于蔡家峪附近伏击战前后,第三十三军第八旅(孟宪吉)在平型关前与日军激战两昼夜;第一一五师蔡家峪附近伏击战的前一天(9月24日),第十七军(高桂滋)在平型关前与日军搏战,伤亡即达一千多人;第七十一师(郭宗玢)反攻团城口曾与日军激战;第六十一军(陈长捷)为解救第七十一师,攻占鹞子涧,程继贤团几全部牺牲;孟宪吉旅与第六十一军吕瑞英旅在东、西跑池与日军也进行了拼战。最后有第三十四军(杨澄源)第二0三旅(梁鉴堂)的壮烈牺牲。

例二:1958年8月27日,《人民日报》用通栏大标题发表署名文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促成了后来新闻报道的“亩产十二万斤”“亩产三十万斤”的露骨的假新闻。

例三:2003年4月3日前卫生部长张文康在记者招待会声称:“经过中央和地方卫生部门的艰苦努力,现在发病人数明显减少,治愈人数显著增加,死亡人数有所减少,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摘自新华网

在同一个时刻,在著名的《冰点.生命备忘录》中的描述是这样的,从4月5日,也就是张文康部长宣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的两天开始,“姚宝全叹了口气:‘我们家11口子,8个住了院。’”

“4月5日凌晨,73岁的母亲上厕所摔了一跤,家人很快将老太太送到就近的人民医院,躺在急诊科通道的病床上输液。。。。。”

“此时的人民医院已是人满为患。急诊科的观察室早已住满了人,通道两边的病床上、椅子上一个挨一个,躺着的、坐着的,还有蹲着的,全是病人和家属。‘不算来的,也不算走的,呆在走廊的至少有百十人,乱糟糟的,没法形容。’”

例四:新华社在2001年1月23日,农历大年三十下午大约5点左右,向全世界发布了英语新闻:称2点41分,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新华网于当日下午5:28发布了中文消息。指称在“x教组织‘升天圆满’妖言蛊惑下,今天下午2时40分许,在天安门广场有1男4女……点燃汽油自焚。”,在事件发生仅仅两个小时之后,就断然宣布是法轮功学员“自焚”。

国际社会和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新闻媒体对其造假多有评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有专门的调查报告,“天安门的所谓“自焚事件”,并不是一个扑溯离迷的案件。而是中共一次漏洞百出的拙劣表演。到今天为止,各方面的查证都无可辩驳的指向一点: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谎言。特别是该事件牵涉了许许多多人,甚至有许多参与者在一开始就多多少少知道这是一个大骗局,甚至许多案件的细节都在逐渐暴露出来,一俟条件成熟,将会有成山的令人震惊而又似曾意料之中的人证物证,一一展现在世人面前。”

记者遇到一位从北京来到北美一年的48岁男士,谈及此事,他一摆手:“还那么多调查干什么?我可不是修炼的,您也别提我的名字,就问一句,要‘圆满升天’,怎么全世界这么多人,据说台湾就有四十万人在炼功,还有美国的,加拿大的,怎么就没有一个‘自焚”的呢?什么‘杀父’‘杀母’‘杀妻’‘杀子’的,什么‘给乞丐下毒’的,都编出花来了。还是那句话,怎么国外没有哇?──其实就一句话,假的!”

中国大陆同胞从无处不假的现实中尝尽了苦头。对“假的未来”深为忧虑。下一代怎么办哪?

作为宽心丸,记者发现了还真有一个特例:假货立功──江南都市报本报讯记者徐明、实习生刘行海报道:11日凌晨,两窃贼在南昌市江大南路一皮鞋店行窃时,因购买的作案工具是假货,耽误了作案时间,结果被巡逻民警抓获。两人被抓后,还在派出所大骂卖刀人:“卖这种假玻璃刀来糊弄人,害得我们被抓。” 据疑犯吴某交代,10日上午,他们路过上海路菜场时,看到一个男子在推销一种能割开各种玻璃的多功能玻璃刀,两人正愁不知到哪找作案工具,这下他们灵机一动,便买下这种刀准备作案,哪知买的是假货。

(看中国首发)

  • 标签 关键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