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堕落的一代?中国大学生同居实录


在西安某著名高校发生了一件丑闻:一天深夜,学校保卫处在搜查一名潜入宿舍楼的小偷时,竟然在一男生宿舍内查出5名和男生双双同宿一床的女生。此闻一出,校园内外一片哗然。

女学生与男子在宿舍同居,室友制止反遭到该男暴打

  一些对大学生颇关注的社会各界人士不禁愕然:大学生怎么了?为什么今天的大学生会堕落到这种地步?

  一份令人忧虑的调查答卷

  2005年1月,记者就大学生同居的问题走访了西安、北京、上海、武汉、重庆等6大城市的一些著名高校。我们首先采用无记名问卷式随机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对婚前同居行为表示“可以理解”或持肯定态度的占48.5%,“说不清的占27%。也就是说几乎75%以上的大学生差不多“认可”或“不反对”同居这一现象。在口答“当您的恋人向您提出婚前性行为的要求,您将采取什么态度”,其中表示答应或可能答应的大学生竟占56%;在回答“只要确立恋爱关系,就可以发生性行为”这一问题,接受此观念的大学生占23.5%,“说不清”的占35%;在回答“您有过和异性同居的行为吗”问题时,表示“有”的竟占52%,而女生竟高达67.3%。

  这份调查答卷展示了当代大学生的基本心态和行为。对此,我们不必目瞪口呆。不管你同不同意,反不反对,它都很现实地展现在你的面前,它已经发生了。

  失火的象牙之塔

  走在北师大的校园里,无论是白天或者是夜晚,我们随时都能看见校园林荫丛中那一对对相依相偎的情侣。

我们拦住一位迎面而来的高个子男生向他了解校园大学生的同居现象时,他笑了笑,显得很平淡地告诉我们:“在大学里都谈恋爱,没有谈过恋爱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没有不想谈的,除非他有问题。而恋爱过的,很少没有同居过。”

  “那么你呢?”我问他。

  “我……当然……”他说着扶了扶眼镜继续说,“比起他们我还落后多了,我是大三才谈女朋友的……后来就……”“那么,你不觉得轻率吗?”

  “轻率?”他有些怪异地看着我说:“没有,从来没有感到啊。因为我们都需要性,都不想寂寞。我们毕竟都是年轻人,为什么要压抑?要自欺欺人?”

  望着他激动的面孔,我一时竟无语。


近年的成长丛书《你别骗我——大学里的同居部落》

  这些理直气壮振振有辞的理论如果把它搬到一个传统守旧的老学究面前,我想这能把他吓昏过去。但惊诧之余,你能说这些理论对或不对吗?


样白衣飘飘的清纯女孩是否在我们的生活中越来越少

  大学生“夫妻部落”

  在西安市南郊的文化城,那是一个高等院校林立的地方,鳞次邦比的大专院校一个接着一个。而在这个城市的边缘却有好几个方圆几公里的居民村落。这里的居民往往都有很多的房屋,且他们的生活大多是以出租房屋为主的。而在这里住的98%以上都是成双成对的大学生“小夫妻”,所以村民都习惯地叫这些村为“大学生夫妻部落”。

  一位村支部书记告诉我们:“我前几年对这种男女大学生同居现象极为反感。心里想:这些大学生都成了什么东西,那还叫大学生吗?于是就组织管治安的人清理了几次,把这些学生都赶回了学校。没想到这下房东们都纷纷起来抗议。原因是他们的生意一下给断了,门前冷落,房客寥若晨星。于是,他们集体向村长呼吁:你还叫不叫人活下去,你把这些大学生都赶走,我们还怎么活?看到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们村都是靠出租房屋为生的。而已付房的都是大学生,他们一走,这房子就空了。所以,以后我们就不管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刚开始不习惯,后来也就习惯了,还觉得小夫妻俩过在一起恩恩爱爱挺好的。哎!现在什么都在变,什么都得变……”

  “我家有30间出租房,有28间都是大学生‘小夫妻’住着。另外两家一个是做生意,一个是上班的。”说这话的是一位年纪大约有40多岁的妇女。当我问她时她的脸上明显有紧张之色。她压低声音对我说:“不会是又要清理这些大学生小夫妻吧?千万不能,那娃娃们怪可怜的,你把他们拆散了多可惜呀?再说,这一清我们可吃什么呀?”看着她的这样子,我忍不住笑了。

  在这座“大学生夫妻都落里”我特意采访了几对部落成员。他们大多是同班或是同校学生,还有一部分是外校学生,也有一小部分是和社会上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人同居着。

  一天中午,当记者跨进一个较大的四合院时,正是吃午饭时间。楼上楼下,近20间小火柴盒式的房子面前一字排列着煤油炉或蜂窝煤炉子,锅碗瓢盆。家家门前炊烟袅袅,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双双对对的“小夫妻”忙上忙下。

  一对大学生听说我要写大学生同居生活,自告奋勇地对我说:“看,这不是挺好,我和我的女朋友都同居4年了,都成了老夫妻了。”我再看他的女朋友,她正甜蜜地望着她的“丈夫”说:“去去去!你自豪啥呢。”

对于大学生同居现象,我们已无法从纯粹的爱情或婚姻的角度去理解它,我们显然不能把这种游牧式的短暂的大学生同居理解为纯粹的生理和感官上的需求。一位大学教授曾感慨地对我说:“现在的一些大学生已经不是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了,那时的大学生有理想有抱负奋发图强忧国忧民,而现在的大学生心中是灰色的,他们眼前只注重现实,今朝有酒今朝醉。用王朔的一部小说名就是:过把瘾就死!”

  在武汉大学我们问一对同居了3年的大学生:“你们考虑过以后怎么办呢?比如婚姻?”

  “不知道!”女孩说着一脸的茫然。

  “反正走到哪儿说哪儿的话呗,”那个脸皮白净的男孩说,“人生短暂,考虑不了那么长,只要拥有一天就要享受一天。我们只追求此时此地的真诚相爱,至于明天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也把握不了。这样不是挺好吗?何必要想那么多那么远,那样不是挺累吗?”他一脸的深沉一脸 的忧思,像个哲学家那么高深。

  据统计,在这些同居的大学生中,婚姻的成功率不到5%,一般都是毕业之后各奔东西分道扬镳了。对他们而言“婚姻”这个词还很陌生。

  留不住的背影

  我们采访的最后一站是兰州大学。那天很冷,天上还飞舞着零星的小雨。

  在林荫道上我们和一位苍苍白发的老教授说明了来意,老教授顿时眼睛都湿润了。他不无感慨地对我们说:“唉!现在的一些大学生毁了,他们自甘堕落,自甘沉沦,他们是危险的一代。唉!我真怀念60年代我们那时的大学生,热血沸腾,为了理想,为了抱负可以牺牲一切,忧国忧民。我那时在学校,曾有过一个女朋友,我们彼此都爱对方,可我们从来连手都没有拉过。我们自豪,而现在一些大学生都成什么样子了!”

  “身为教授,我连自己的女儿也教育不好。我女儿原来在西安一所大学上学,没有想到,后来和一个男生同居了,并且怀了孕。直到后来我们去西安找她时才发现。我们老两口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我真怀念我们时代的大学生呀!他们多么圣洁,他们真的是天之骄子!”老教授不无痛惜地说着,他似乎一直还沉浸在对往昔岁月的回忆之中。

告别教授时,我们紧紧握住他的手,心里却在说:您能留住他们的背影吗?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