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大为女债主怒揭内幕 93年相识美国一见如故(组图)


姚曼:他当面从未否认  蒋大为:她闹也没用等法院判

  本月上旬,59岁的著名歌唱家蒋大为再次被一名女债主堵在家中。双方在派出所僵持12个小时后,蒋大为才在几位助手的护送下离去。据悉,该女债主曾手持90万元欠条起诉到法院,后案件因蒋大为报案称被“敲诈勒索”而中止审理至今。一起简单的民事纠纷由此变得扑朔迷离。近日,一直保持低调的女债主姚曼向本报独家详细披露了欠款内幕。

  1993年相识美国相遇 一见如故

  姚曼:他对我嘘寒问暖,比父母还关心我。

  上周五,记者在国贸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厅见到了状告蒋大为的姚曼女士。见面前,警觉的姚曼两次打电话到报社核实记者的身份。对此,她后来解释说,现在出于各种目的找她的人非常多,她必须搞清楚对方的身份。

  年过四十的姚曼声音洪亮,一身黑色装扮,头上架着太阳镜,上面的“CD”标志十分醒目,整个人显得年轻而干练,脸上没有一般的“名人是非”中女主角常见的哀怨神色。她说,讨债这件事虽然占了她很多的时间,但她平时的生活还是充实而快乐的。这起风波让她既恼怒又感到可笑。“他说他不缺钱,不缺钱不代表不欠钱!他不是说我敲诈吗?要么我坐牢,要么他还钱!现在,我不但为钱,更为自己的名声。


姚曼提供的蒋大为写的借条


姚曼和蒋大为于1998年在浙江合影。

  姚曼告诉记者说,她和蒋大为相识于1993年。当时她在美国留学,蒋大为随中国艺术家代表团访美。在招待代表团的宴会上,蒋大为和姚曼一见如故。“我都觉得奇怪,他刚见面就跟我说了很多团里的事情,甚至包括他想发言、有人在桌子底下踢他的脚、阻止他的细节。他还憨厚地说他从国内带来很多胶卷,问我需不需要。”与其他人张口闭口就谈钱不同,身穿手织毛衣的蒋大为显得正直、朴实、温和,给姚曼留下了良好的第一印象。回国后,蒋大为就开始频繁地给姚曼打电话。 “他对我嘘寒问暖,让我感觉比父母还关心我。”

  1998年 合作既是司机 又去谈钱

  姚曼:两人关系亲密,在经济上的往来十分随意。

  1998年,姚曼回到上海定居。得知她经常飞往深圳给某大集团公司做翻译,蒋大为充满关切地说这样太辛苦,并提出和她一起做演出,姚曼爽快地答应了。

  作为某省领导的女儿,姚曼从小生活在父亲的庇荫下,一切对她来说都那么信手拈来。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某研究所工作,后来通过托福考试很顺利地去了美国。见到一个受人尊重的艺术家如此关心自己,姚曼对他好感倍增。除此之外,姚曼对这个陌生的圈子充满了兴趣,这些因素促成了她日后与蒋大为的合作。

  姚曼为蒋大为在他父亲就职的省组织了一些演出和接拍广告。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在她从未涉足的领域,她的几个电话就将一切轻松搞定了。姚曼说,当时还未出台《经纪人法》,虽然她没有打着蒋大为经纪人的旗号,但实际上就是扮演着经纪人的角色。在外地演出期间,她既是司机,又出面帮蒋大为谈钱。

  基于两人的亲密关系,他们在经济上的往来十分随意。姚曼说, 几年前,因为她在北京没有房子,很多东西都放在蒋大为在北京的家里,包括蒋大为给她的酬金。而她在演出前垫付的一些费用,蒋大为拖个一年半载给她也是常有的事。

  2003年 追债 酒店赴约 却遭驱赶

  姚曼:蒋大为否认是他通知保安将我赶走。

  随着交往的深入,蒋大为头顶的光环渐渐在姚曼眼里暗淡下来。“这场风波是不是由感情纠葛引起的?”对此敏感的问题,姚曼果断地回答:“现在我们之间只谈钱。即便有过感情,难道就可以成为不还钱的理由吗?”

  据姚曼说,2003年初,她个人拿出90万元现金准备组织一场演出,后因种种原因取消了。于是,她就把这笔钱存放在了蒋大为家里。记者看到,借条上的时间为2003年3月20日,内容是“今借姚曼人民币玖拾万元整,于2003年10月底前还清”,落款为蒋大为。

  姚曼说,蒋大为到了还钱日期后仍然一拖再拖,这让她十分恼火。有一次,蒋说钱明天到账,而第二天钱不但没有到,人却已去了温哥华。2003年12月29 日,人在北京的姚曼再次电话催债。“他说在湖南,还给我留了房间电话,但手机显示的区号是上海。”为了揭穿谎言,姚曼马上通过圈内朋友打听到蒋大为晚上要在上海大剧院演出,她立刻飞到上海。下飞机后,便直奔剧院。


蒋大为


姚曼

  因为手里拿着借条,姚曼很顺利地从演员入口来到化妆间,将蒋大为堵在了门口。“他见到我吓了一大跳,说马上要演出,之后要和演员们一起吃夜宵。他约我晚上到他们住的酒店见面。还说不仅马上还债,还会给我报机票钱。”

  半夜时分,蒋给姚打电话说他刚回到酒店。住在同一酒店的姚曼一边与蒋通电话,一边朝他的房间走去。敲了几下门,蒋在门后说没穿衣服,让她等一会儿。这时,酒店的保安走了过来,让她立即离开。姚曼不同意,后被强行当作“可疑人士”带到保安处,以说明身份和来意。姚曼气愤地与酒店管理人员理论,但也无济于事。后来,保安见她拿出了借条,才相信了她的话。事后,酒店方面和蒋大为本人都否认是蒋通知保安将她赶走,但姚曼认为自己又一次被耍了。

  蒋大为发给姚曼的短信

  日期 内容

  2003年10月23日 我今晚刚回京。身体不太好。

  事情我一直在办。方便时我再给你电话。

  2003年10月27日 这两天我看看账再说。不用急。

  2003年11月1日 这几天我一直在催朋友,别急。

  到了我会马上转给你。

  2003年11月18日 我的朋友以(已)通知会计尽快给我汇款。白天我在医院没接电话,因为这两天又急事情又多,很晕,血压很高。今天不能聊了,明天联系。晚安。

  2003年11月18日 朋友说这几天就可以汇出。我明天再催。别急。

  2003年11月21日 本应早些时回温哥华换绿卡,因我想钱到再走。但今天不走不行了。我很快回来。钱到马上转你。回来见。

  2004年1月3日 新年好。我在外边演出。此事没问题,不用急。我也不会出国。

  2004年1月3日 下午人家庆典忙的一塌糊涂,抱歉。22日是初一,也是我的生日。所以最晚20日以前把事情办完,大家都过个开心的春节。东西到齐我马上通知你,你把该还给我的东西带上。

  2004年1月4日 这两天我很忙。我和几位朋友商量一下,催他们快些。过两天我们再定日子。你也别急,也不用打电 话。别的问题我先不解释。周末愉快。

  注:以上文字由姚曼提供

  姚曼解惑

  ■身份:虽然没打着经纪人的旗号,但实际上就是扮演着经纪人的角色。在外地演出期间,我既是司机,又出面帮蒋大为谈钱。

  ■感情:现在我们之间只谈钱。即便有过感情,难道就可以成为不还钱的理由吗?

  2004年 诉讼 官司未结 被指敲诈

  姚曼:去年3月、今年6月,两次闹到派出所。

  2004年元旦过后,回到北京的姚曼一气之下将蒋大为起诉到海淀法院。“就在去法院交诉讼费的路上,他还打电话说一星期后一定还”。

  看似简单的民事纠纷却经历了一波三折。姚曼的起诉被立案后,2004年3月16日,蒋大为向海淀法院提出反诉,称90万元欠款是2003年9月5日,姚曼在地下车库以“非法胁迫”手段迫使他写下的。不仅如此,还声称姚曼以非法手段虚构借贷关系侵占他124万元, 124万元完全可以抵消90万元的反诉请求。

  对此,姚曼拿出她从云南华宁县政府工作公众信息网上下载的消息证明:2003年9月6日一早,蒋大为正在华宁第四届柑橘节开幕式上演出,从北京到云南再到华宁县至少要8个小时,9月5日她根本没有时间在北京见到蒋大为,更无从采劝非法胁迫”的手段迫使蒋大为写下借条。2004年3月18日,海淀法院以蒋大为的反诉请求与本诉请求不具关联性裁定驳回。2004年6月16日,市一中院维持一审裁定,终审驳回蒋大为的上诉请求。

  就在法院开庭审理蒋与姚的借款纠纷案时,2004年7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给海淀法院发来函件,称蒋大为已于2003年10月向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报案,该案已立案侦查。根据“先刑后民”的原则,法院中止了审理。2004年12月,姚曼以诽谤罪、诬陷罪再次向法院对蒋大为提起诉讼。

  时至今日,警方对姚曼涉嫌敲诈一案仍在侦查之中,这意味着欠款的民事纠纷始终不能恢复审理。“有罪就判,侦查不是赖账的借口1姚曼说,鉴于公安部门迟迟不出结果,她只得亲自上门讨债,让蒋大为和她一起到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说清楚她怎么胁迫他写欠条和如何敲诈他。去年3月24日,姚曼到蒋大为的家中讨债引起纠纷,两人为此被带进万寿寺派出所,民警调解了五六个小时后无果。今年6月,两人再次闹到派出所。

  姚曼感慨

  他当着我的面 从未否认欠债

  ●他在派出所很“和善”

  “他当着我的面从来没否认过这笔借款,但是转过身去就对媒体一派胡言,就不承认了1姚曼给记者出示了经过公证的蒋大为给她发来的短信内容。

  记者看到,文字内容不仅反映了两人的密切关系,还有蒋大为就欠债进行的简单交涉。“就是前不久在万寿寺派出所,等记者和警察都不在场的间隙,他态度非常 ‘和善’,还表白自己是真诚的,要我相信他的真诚,说不是他想弄到今天这地步的,以后会跟我解释原因。后来,蒋大为趁我不注意就跑了。”

  ●他的经济压力很大

  姚曼向记者透露说,自从蒋大为的妻子和女儿在1998年移民到了加拿大后,他在经济上压力很大。因为他只能在中国挣钱,换成外币到国外消费就不像出国前那么宽裕了。本来对于“老朋友”的欠债行为,她也能给予一些理解,她起诉也是在气头上。然而,蒋大为在媒体上的言辞令她要将官司进行到底。

  姚曼说,派出所事件后,不断有人打电话,叫她不要那么“叫板”。“问题是,他想夕阳无限好,凭什么让我承受不白之冤?1姚曼说,她不会放弃自己的权利,侦查总会有终结的一天,真相终会在法庭上大白。

  蒋大为态度

  闹也没用 等法院判

  6月26日下午,记者拨通了蒋大为的手机,电话那头传来他深沉的声音。记者询问这场风波将如何收场,他说:“这不简单吗?等法院判埃她闹也没用,这不等于无理取闹吗?”随后,蒋大为称自己正在忙,以后有时间再详细说,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