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时报:挫败北京的网路警察


 中共当局最近宣布它们企图加快监督、控制网路和通讯科技的脚步,其中包括即时通及手机。

洛杉矶时报3日发表动态网公司执行长夏比尔(Bill Xia)的特邀撰文,题为“挫败北京的网路警察”,夏比尔说有一种“网路地道”可以协助中国网民躲过网路警察的监控,获得被禁的西方网路信息。该文之后被加州圣荷西新闻报全文转载。洛杉矶时报为美国第四大报。

“网路战争”开始于2002年

夏比尔说,我和中共网路警察的“网路战争”开始于2002年。上个月六四周年左右的时候,当北京开始大规模对准、阻断那些被禁的网站时,另一场战争开打了。只有被过滤的中国国内版古歌搜寻引擎一直在运作,而中国网民突然再也进不去国外原版的古歌搜寻引擎。

我和我的同事花了2个礼拜时间,不分昼夜的修改软体,使得中国网民可以使用来规避网路警察监控并可连结到西方信息网站的。我们的升级版让信息再度可以流通。最新的回合之后,我们精疲力竭。但我觉得还是应该替大约30万名使用我们的软体中国网民来进行呼吁,他们目前无法替自己自由发声。

就像他们一样,我在中国受教育,相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训导(译者注:该‘训导’主要目地是让学生只专注学问技术,不必具备独立自由思考能力,尤其是不去挑战中共权威)。后来,我到了美国留学,于1990年代末期研习科学。当美国的朋友给我看关于天安门大屠杀的录像带时,我私底下还怀疑其可信度。

突然间意识到我已经成中共的公敌

后来,在1999年,我看到了中共官方媒体不断的播放30分钟诋毁法轮功运动的录像带。那时我已经炼了法轮功2年,并从中获益不少。我知道许多炼功人将它视为是一种传统中国精神运动的复兴。我突然间意识到我已经变成了中共政府的公敌。我也理解到之前看的天安门录像带是正确的。我看到了中共政府花了巨大的资源来捏造谎言,为其酷刑和杀害无辜民众辩解。

2000年,一个朋友告诉我他正在试着捣毁中共设立的“网路长城”。他从一个简单的满是错误的批量电邮 程式起步,最后发展了成一个受美国国际广播局(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Bureau)雇佣的程式,帮助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和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寄送大量的电子邮件。

我的朋友也专精于对等网络计算(Peer-to-Peer,P2P)软体来帮助中国网民得到受阻的信息。我加入他们的团队以帮助提高此项科技的完美性来突破网路封锁。我们也在网路上散发一系列评判中国共产党的书籍--“九评共产党”。

2002年,在团队成员的建议下,我在美国开设了私人公司,并仰赖海内外志工来克服网路封锁与审查的高科技技术。虽然90%的使用者在中国境内,该程式也被越南和缅甸网民使用。

我们采用所谓的智慧代理网络(intelligent proxy network),它作为中介伺服器,引导使用者突破网路封锁墙连结到他们想去的海外网站上。我们公开的宣布如何到达我们的代理伺服器—动态网。我们的目地是不管使用者的身份是好奇的网民、异议份子或者政府的间谍,都能让每个人使用我们的网站。这使得我们变成了很明显的攻击目标。

要超前网路警察一步并非易事,因为中共政府投入了大批的资源,致力于截断人民得到自由的交换信息和意见。

可击败中共耗巨资的网路大军

我们在2002年3月开设动态网。在6个月内我们的网域就被劫持(hijacked)了。所有想要藉着我们中介伺服器的使用者都被引入错误的网域。不过,多亏有一些使用者提供给我们他们电脑收集到的详细信息,让我们在3个痛苦的礼拜后可以摆脱掉“劫持”,重新开始我们的工作。

我们的志工已经一再证实我们甚至可以击败中共耗费钜资所建造的科技技术以及击败为数众多的网路警察大军。中国网民非常渴望知道未经过滤检查的信息。当我们开始运作时,一个兴奋的使用者寄了一封的感谢信,上面很简单:数百遍的“谢谢你”。

我相信真实的信息可以改变中国。我也相信共产政权从未真正代表过中国人民。在我心中对像古歌和雅虎等美国的跨国企业有两个问题 (他们都在与中共合作,帮助监测过滤网路):哪一种中国是你想要赢得的?哪一种中国才是你真正想要与之成为商业伙伴的?

中共忧心是否还有控管优势

另外,据纽约时报记者弗伦奇(HOWARD W. FRENCH)在4日的文章说,新的规范现正在研拟中,不过为何要规范?据多方揣测,尽管中共努力的控制和监督网路,但迅速扩充的网路和手机使用,已经创造出了一个脱离共产党控制的最自由范围。

据中共会议中的讨论,这些法规详细地包括要求手机注册等问题。现在,中国手机使用者可以轻易地在商店购买手机储值卡,在不用确认身份的情况下,轻易地得到手机号码。网站情况也一样,未来可能也要注册。

外界认为中共的意图是采取各种方式控制高科技通讯技术。观察家认为新的提案中规定新闻媒体在未经授权就播报“突发的信息”,将会触法。这凸显了中共当局忧心自己是否还有控管优势。

根据北京清华大学所出版的《媒体蓝皮书》(Media Blue Book),中国网路上现在有3680万个部落格网站,以及1600万个部落格站主。根据中国I-Research公司估计,中国有9710万名搜寻引擎使用者。

很清楚的,中共当局视搜寻引擎为网路上一个重要散布信息的来源地,因此它们要求微软(Microsoft)、古歌(Google)及雅虎(Yahoo)等搜寻引擎在中国境内网路内置放有争议的网路过滤器,以过滤中共当局认为麻烦的敏感字眼。

不论是使用来作为沟通或者是传递简讯,手机在中国过去两年社会动荡不安中已经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因为他让人们迅速的组织起来,并传递警察的行动。不具名的手机使用者已经是中共各种监控沟通方式努力下的一大漏洞。所以中共当局似乎决定弥补这个漏洞。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