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少人从事性产业?


钟伟曾经撰文:鉴于缺乏权威的统计数据,我们暂且只能从1999年以来政府“扫黄打非”的成果, 对此进行粗略估计。

以北京为例,1999年北京市警方清理整顿小发廊、洗浴中心等易藏污纳垢的场所, 仅两次行动就查处色情场所逾6000家。今年7月北京警方集中整治小发廊、小歌舞厅、 小洗浴、小酒吧、小电子游艺录像厅等“五小场所”时,则查获涉黄赌人员4101名,查 处各类违法经营场所1866家。一般大型色情中心可容纳百余名妓女,小发廊亦有五至10名不等。估计目前京城卖淫女数量至少在20万至30万之间。

 以福州为例,在今年7月在对娱乐服务场所的统一清查行动中,仅五日就清理性陪侍小姐一万三千余人,清查各类场所5064家,福州黄赌之风似应烈于京城,“三陪小 姐”亦应在10万之众。

作为对外交往窗口的广州、深圳因开放较早,色情场所和提供性服务“小姐”的数 目则更为惊人,已经发展到黑社会、腐败的地方政府官员和地下卖淫团伙有组织地勾结 起来,通过酒店、娱乐中心等半公开地提供性服务,深圳秦艺大酒店甚至到了“三陪小 姐”挂牌服务,任嫖客挑选的荒诞地步。从色情场所数目之庞大推测深粤及周边有数百万人直接从事“性产业”,大体不过分。

以浙江省为例,杭州市仅寻梦歌舞厅一家就每日集结卖淫女和嫖客三、四百人。因 在杭州、诸暨、浦江等地对卖淫女需求甚殷,在义乌一带竟形成了“卖淫女”批发市 场,仅在义乌市劳动力市场内的就有25家,地下交易场所近40家,“小姐”大都就地铺 张席子,或躺或坐,等待色情服务场所的“老板”或者“妈咪”来雇佣,交易颇为活 跃。

在武汉,出现了“三陪小姐”要求审领就业证的奇闻。在广州至东莞,沿途的山间 别墅群则形成了慰为壮观的“二奶村”,别墅公寓中多为由港台客商包租的卖淫女。在 太原,仅公开登记的歌舞厅竟达到近5000家,经清理整顿后仍有3000多家,其密度可谓 全球领先,“三陪女”数目之惊人自不待言,仅在20多个大规模歌城和60多家桑拿浴室 中的“小姐”即有近10万人。在1997年洪水肆虐的荆门市,卖淫女陈丽则以其鲜廉寡耻 击倒了诸多官僚,竟出任掇刀开发区工委宣传部副部长,惹得市委宣传部、文化局、广 播电视局、新闻出版局、荆门报社弃百年洪水于不顾,纷纷由一把手在荆门市的豪华大 酒店里轮流坐庄,为陈丽接风洗尘。

在江苏丹阳的乡间小路,卖淫女以招揽食宿为名,冒险在公路拦截汽车献媚司机, 竟成一时之风气。在昆明等地,卖淫女已经将“业务”拓展到设有卧铺的汽车上。就连 地处太行山深处、产生过愚公移山辉煌故事的山西陵川县这样闭塞的山区,“小姐”也 大有人在。

估计目前在中国淹没到“性产业”这一沟绝望死水中的卖淫女不少于500万人,如 果每个人带动三个辅助就业,则中国“性产业”从业人员约达2000万人,让人几乎无法 接受这样的残酷现实。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