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拆迁

2006-07-23 03:44 作者: 黄琦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五马分尸?

数亿土地收益哪去了?中共体制内新闻记者和六四天网义工对该事件进行的调查始于2003年,前后持续3年,本案曾由北京高层通过机要渠道直送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吴官正等,胡锦涛也批示给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张学忠责令四川省纪委、成都市纪委查处此案,四川张中伟省长等也多次关注此案,但迄今没有结果。

调查参与人员包括人民日报记者、新华社记者、农民报记者、中国改革报、百姓杂志、大河报、中国法制报、六四天网义工等近百家新闻媒体、数百人。

此外,近百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学专家、教授积极支持参与了该维权案件。

已被叛处死缓的成都市委原宣传部长高勇等各级官员,曾经多次出面压制新闻舆论监督。

时代在进步,中国民主化进程不可阻挡!

我们忠告涉案官员:与其秋后被成都农民用中国传统方式算通帐,搞得家破人亡,不如现在提前吐点出来,多少给受害者有所表示。

===================================

近两年来,全国房地产价格在各大城市出现了多年未见的上涨。随着价格的攀升,个别腐败官员为谋取暴利,以权谋私,滥用国家机器的强制力,将普通老百姓从其土生土长的居住地上赶走,将其住房强制拆迁,然后采取不法手段,将土地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与自己有利益联系的奸商,奸商拿到这些“好地”后,迎着房地产价格的“发烧”热浪,适时构建商品房,迅速完成他们与腐败官员共同期待的资本原始积累。近日,朋友们在成都市温江区调查发现,该区“欧洲风情小镇”建设的幕后故事令人怵目惊心。

(一)中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静坐示威游行

从成都市区西去10公里,便是成都市郊温江区,一进市区,就看见一片模仿欧洲小城 而修建的漂亮的商品房“欧洲风情小镇”。据知情人说,这便是占地350亩的温江置信柳城谊苑。

走进宽敞、豪华的售楼大厅,面带微笑的售楼小姐会告诉你:“开发的一期、二期已经卖得差不多了,6个单元、600套房子只剩下最后两三套房子,要买就要快点,过不了几天,估计就没有了。”

审视这处主题色彩为欧洲风情的城市商业楼盘,里面布有8000米的城市广场、碧水荡漾的游泳池、网球场、6座独立成体带有欧洲城堡味道的建筑物、漂亮的茶楼、酒吧......

据知内情的人士称,这片目前在成都市温江区罕见的花园型商品房,给它的开发商--置信房地产公司,带来了2亿元左右的销售收入。而快卖完的一期、二期商品房,只占到了100多亩土地。这又意味着开发商如果把总计350亩土地全部开发完,至少还可以实现高达2亿元的销售收入。不难想象,600户即将来此置业的新住户,用30万左右的价格换来了将是美丽的建筑、伴着城市郊区特有的新鲜空气、满眼的绿地,同时因为新建的八车道公路--光华大道--准时通车,可以不误时地参与城市中心的常工作。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双赢的格局。

其实,在这繁华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令人心酸的故事,原来生于斯长于斯的600多位居民命运被强行改变。

2003年8月26日,这些土地被霸占的农民开始在温江区委大门口静坐,同时举着“毛书记,还我土地款,我们要吃饭”、“要求公开两河村账目”、“强行折迁农民,惨!惨!惨”的横幅。村民所说的毛书记,系指原成都温江区委书记、现成都市政府秘书长。

同年9月26日,村民开始风雨无阻地在温江区光华大道上静坐示威至今,已达10月,每天坚持用这种无奈的方式抗争。

(二)失地村民生活陷入困境

当地一居民告诉记者,如果你看见今天被从土地上强行赶走的600多位村民今天过的凄惨的日子,你就会发现腐败官员、奸商和新住户的幸福是用失地村民无数泪水换来的,你就可以深刻体会到我们这个社会的残酷和无情……

在“欧洲风情小镇”几百米外,给原住户盖的安置房里,温江区柳城镇两河村五组52岁的女村民王孝英,一边抱着4岁的小外孙,一边哭着说:“现在吃肉的钱都没有了,一个月最多能买一回肉吃。”

王在被强行折迁之前,自己开店铺卖水泥,每年至少可赚2万元钱利润,再加上她自种蔬菜的部分销售收入,她过着成都市郊外农民特有的富裕生活。

但好日子只到2002年3月为止。

在一次性补偿8000元后,她的土地被霸占,十多间房子被推土机推平,然后被“安置”在今天的房子里,获得了40个平方米的住房补偿。

而现在铺面没有了,菜地没有了,每年2万以上的收入也没有了。为了晚年生计,她只好拿出7000元,买了养老保险,现在每个月靠保险公司发的210元,艰难地过着城市贫民生活。

据初步估算,王孝英她的生活水平和收入因为土地被占后,至少倒退了几十年,可是,即使这样她却不敢像其他数百村民那样毅然走上街头,用无声的静坐来与腐败官员的恶行抗争。

这是因为当地政府的相关领导宣称,凡是敢上街静坐的村民,将株连村民在政府机关工作的亲戚。

由于王孝英的女婿从部队复员后,被安置在温江区政府机关。王孝英为了女婿不被从政府机关干部中“清理”出来,只好忍气吞声,默默地用眼泪来面对生活对她的不公。

被破坏生活的不仅她一个人,而是那块肥沃黑土地上--温江区柳城镇两河村五组--原来的所有村民。

30岁左右的女村民杨春凤告诉记者,她全家3口主要的经济来源现在靠丈夫每个月500多元的打工收入。生活紧张得很,使她常常为一毛钱利益,毫不客气地与人争吵。

丈夫微薄的收入不足以支撑她这个家,逼于无奈,她只好去舞厅伴舞,去陪一个个陌生的男人跳舞。忍气吞声地被不同男人拥抱,仅仅是为了赚取令人不耻的小费,以支撑这个家。

“现在年青还可以跳舞赚钱,老了后怎么办?”她麻木地说。

而在被从土地上赶走前,她的生活不是这样。“原来每个人有4分地种菜,不但可以把生活弄起走,吃菜不要钱,一天卖菜还可以挣到20多块钱。”回忆以前幸福的日子,她脸上显现出了难得的笑容。

49岁的李树春,是村民中少数现在不为生活担忧的人之一,也是村民仅有的有25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在被强制拆迁两年多后,留给他最深的感受是“我们现在这个世道是一个没有讲理的地方”。

3年前他有自己的化工厂、餐馆,每年至少可以赚到7、8万块钱。被赶走后,他一共一千多平方米的房子,只拿到了3万多元的补偿款。为了继续打理经营了多年的生意,他只好另外去租房子,延续已经做了多年的餐饮业。

现在,他首先需要付一笔以前不用付的房租--每年4万元,而地址的迁移生意也大不如从前。以前每天可以做到2、3千元的生意,现在每天只有1千多元。

打击对他并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减少。由于他是村民中少数较富裕和有商业头脑的人,他被地方腐败官员理所当然地认定为鼓动村民闹事的领导者。于是他在温江政法委工作的侄儿被警告,要求他传话给李:“要给村民脱离关系、划清界限,要给区上领导保持一致,不许乱说。”

为了不影响侄儿的前程,李树春甚至一度远逃海南,以此证明村民的抗争与他无关。但即便这样做了,他的侄儿仍在单位上“坐冷板凳”。

(三)抗争,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

当人的利益被腐败官员和奸商别有用心的侵害、生活一落千丈后,要让他们对赤裸裸的恶行默不做声,在今天二十一世纪倡导人权的时代,显然低估了中国人的抗暴精神。

备受生活摧残的村民,顶着压力,毅然走上街头,去捍卫他们不应该被侵害的权利。

2002年、2003年,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两河村五组数百村民,上百次站在那条用他们土地修建的光华大道上,举着反映自己心声的标语,以静坐来抗议腐败官员和奸商对他们的侵害。

温江区政府多次出动警察对手无寸铁的村民实施毒打,甚至将老太婆打昏、将儿童打伤、将壮年男子逮捕刑事拘留,但村民们并没有屈服。他们仍然无所畏惧地拉开了写满他们哀求的横幅--“毛书记还我们的土地款、我们要吃饭!”;“要求公布两河村五组的财务帐”。

2004年2月16日下午2时许,温江区柳城镇两河村五组村民黎怀树送完牛奶,喂饱家里的奶牛后,就到离住地不远的同村村民静坐之地,光华大道旁与人下棋。3时30分,数百公安警察、城监及社会闲杂人员手持铁链从四面八方向毫无防备的村民包抄过来,对村民进行残酷毒打。

60多岁的老太婆雷慧如被惨无人道打晕,村民黎怀树被打成重伤,并被强行带走后逮捕,无奈的村民及时赶到将昏迷的雷慧如抬到温江区委大门口,却没有一位领导出面过问。直到晚上7时,才有警察将被打得半死得老太婆雷慧如送到医院。

闻知此事的四川省人大常委、代表、西南交大教授张世昌先生、四川大学数学罗懋康教授、四川师范大学喻秉均教授、电子科技大学谢文凯教授等四名四川省人大常委主持正义,多次书面向四川省人大、四川省检察院、四川省公安厅、温江检察院等相关职责部门反映,张世昌教授还亲自到法庭旁听村民黎怀树案件的开庭审理,但均收效甚微,有关官员至今不理不问。

(四)官商利益链

据知内情的人士说,这起强制折迁是彻头彻尾的官商勾结的恶性事件。

温江区前区党委书记,现为成都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毛志雄,他的老婆刘江蓉在成都市置信房地产公司任总会计师。他利用职权,知道成都市区通向温江的高等级公路,将经过两河村五组村民的土地。随着公路的开通,与成都市区中心的路程骤然缩短将会大幅度增值。利欲熏心的他与自己老婆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共谋:在此土地上开发商品房,在日渐看涨的房地产市场中赢取暴利。

实际上,作为四川省重点项目的光华大道修建,只能占用两河村五组村民30多亩的土地。但被利益驱动的毛志雄,借用修公路之名,狠心将两河村五组350亩村民赖以生存活命的即将大幅度增值的耕地良田与住宅全部霸占,一寸土地也不留给村民。随后全部卖给自己老婆的房地产公司-成都置信房地产公司。

根据我国现行《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二条规定,只有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时,政府才可以征用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并且还应召开村民大会,进行公告,并经村民同意方可进行征用。据记者调查,温江区征用五组村民的土地并不是为了公共利益,而是卖与置信房地产公司,搞商业开发,也没有召开村民大会进行公告并经村民同意,显然区政府的做法无论从实体法的角度还是从征地的程序上来讲都是错误的、违法的。

光华大道温江段修建完工后,时任温江区委书记的毛志雄公开在当地电视上告诉民众,这片土地已经升值到86万元/亩。按他的说法,两河村五组350亩土地,卖给开发商就应该卖到超过2亿元。这笔土地出让收益理应属于两河村五组村民集体所有,但村民又得到了什么了呢?

600多村民得到的只是每人8000元的现金补偿,和另外一个地方每人四十平方的住房补偿,而且住房纯粹是“豆腐渣”工程。一遇暴雨,六层楼的建筑,雨水要从六楼渗透到底楼。

但即便算上质量低劣的补偿房,村民总共也只获得了价值两亿多土地里不到10%的补偿。

这笔价值两亿元以上的土地收益到哪里去了呢?村民无从知晓。

村民们目前只知道在他们的土地被占用后,同步修建了光华大道和“欧洲风情小镇”--温江置信柳城谊苑。

毛志雄是不是把他们的土地低价卖给置信房地产公司,然后通过他老婆从置信公司哪里拿回巨额利润?在置信房产已成功完成商品开发、销售后的今天,人们只能作这样的猜测。因为这些房产交易成功后,其老婆刘江蓉便离开了置信房产公司,去成都市地税局当国家干部。

(五) 继续容忍官商狼狈为奸?

在记者调查中,一知情人告记者,2004年正月初六,温江区万春镇党委书记、区委书记候选人杨国华带着一个年仅15岁的小姑娘到他在崇州修建的别墅里为小姑娘“破处”,因别墅里天然气泄漏,双双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死在床上,一时间“风流书记成为花下鬼”的故事在成都、温江等地区传得沸沸扬扬。据说,杨书记在崇州除了价值400万的豪华私人别墅外还有100多亩私人花园,并拥有四家私人公司。出事后,中共成都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杨国华书记进行了开除党籍处分。

2004年正月十五,成都市温江区副区长官尚军强行以每亩1.5万元的价格买走温江区涌泉镇燎原村四组数亩土地,并打伤村民,而同等地段每亩的市场价格高达80-90万元。据了解,官尚军在温江区永宁乡任党委书记期间,在农业银行贷款3700万元。至今,这笔贷款还下落不明。

面对如此父母官,成都市温江区被强行折迁的村民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温江区柳城镇两河村五组多数村民今天已被毛志雄这一伙人逼得走投无路。

该村38岁的村民王俊面带愁苦地告诉记者说:“土地被占、房子被毁后,村上现在耍起的人起串串。3年前,每人发的8000多元早就没有了,今后,他们的生活将没有着落。

经过两年多看不到希望的抗争后,柳城镇两河村村民今天已经被绝望的情绪笼罩,他们虽然仍然没有停止抗争,但他们明显地对与位居高位的个别官员的斗争结果不抱希望。


时代在进步,中国民主化进程不可阻挡!

我们忠告涉案官员:与其秋后被成都农民用中国传统方式算通帐,搞得家破人亡,不如现在提前吐点出来,多少给受害者有所表示。

这才是未雨绸缪,这才是明智的共赢。



2006年7月20日

本文由六四天网黄琦、体制内新闻记者共同撰搞。
更多内容见: 六四天网中国农民维权专题


====================================
暴力执法欧洲风情[系列图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