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绝不顺从暴政,绝不宽恕暴政

2006-08-03 22:25 作者: 袁红冰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属于伪自由知识分子的同暴政和解的理论不久前招摇一时,现在似乎已花落枝枯。于是,又有伪独立写作者粉墨登场,以神圣的名义呼唤“顺从有权柄者”。总之,虽然神州大地已经难于找到一条清澈的河流,一片净洁的蓝天,然而,试图亲吻暴政冷屁股的、脸热腮红的中国小文人却永远不会匮乏。

这些伪独立写作者为了炫耀他们卑鄙的“清高”,决绝地划清了同“民运”的界限,同民主政治的界限,同维权活动的界限,同惨遭暴政荼毒的法轮功学员的界限——他们确实铁下一条心,要独立于中国的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的人们,要独立于当前受到中共暴政最残酷迫害的群体。

与之同时,伪独立写作者又要求人们“顺从有权柄者”。当代之中国谁是有权柄者?唯中共暴政耳。可见,这些自命为独立写作者的人对于中共暴政是一定要顺从,而非“独立”。所以,称他们为“伪独立写作者”不是恰如其分吗?

他们不仅是伪独立写作者,而且也是伪基督徒。因为,他们的行为表明,虽然他们拒绝作“龙的传人”,但也不是“上帝的羔羊”,他们只不过是暴政圈养的几只爱发脾气而又聪明伶俐的小羊羔。我不是基督徒,不过我坚信,上帝不会要求人们顺从邪恶;上帝也应当崇尚自由、民主、人权。否则,上帝就不配得到人们的尊崇。

中共暴政是当代中国苦难的根源、社会悲剧的根源和不公正的根源;中国人已经以卑微的奴性在太长久的时间内纵容了暴政的凶残,鼓励了暴政的肆意妄为——这是不应当顺从中共暴政,这个当代中国唯一有权柄者的原则性理由。而中国当代史也一再用血海泪滔证明,顺从有权柄者,只能延长人们的痛苦。

一九五七年,中共暴政以反击资产阶级右派的名义对数百万知识分子实施政治大迫害。除林昭等少数麟毛凤角之英雄外,绝大多数受害者都卑微地顺从了。其后的“人民公社化”和“大跃进”运动中,有近四千万人饿死,但却鲜闻有反抗者。“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者多如过江之鲫,虽然出现过自由人性对暴政的抗争,不过,总体上中国人还是匍匐在以毛泽东为象征的中共暴政之下。“六四”大血案之后,又是中国知识分子带头向暴政表达了奴颜卑膝的顺从之意。

上述全部史实书写了一项可悲的真理:把奴性呈献给暴政并不能结束苦难;社会悲剧之所以连绵不绝,是因为每一次悲剧之后,中国人都没有勇气和意志对暴政的反人类罪行进行彻底的道德批判和法律的追究。

当前,中国维权运动终于艰难地挣脱必须在专制“司法程序之内进行”的观念,开始以人民的名义要求修改中共宪法——这个中国人权灾难的法律之源;底层民众心中对暴政的愤怒之火,正在熔铸民主大革命的意志;法轮功学员持续近八年的维权抗暴活动,依然顽强地向世界讲述暴政的罪恶。

值此中国即将展开否定极权专制的政治大变革之际,伪自由知识分子却要求和解暴政于前,伪独立写作者和伪基督徒则要求顺从暴政于后。在历史的关键之点上,他们对暴政的百般呵护,万种柔情,又一次生动地显示出灵魂堕落者的人格丑态。但是,丑态还未止于此。

继身份暧昧的文人传达“顺从有权柄者”的圣谕之后,又有明确卖身于官权的文人以上帝的名义宣称应当爱敌人,并宽恕敌人。一时之间,伪基督徒们似乎一定要人民相信,上帝也是中共暴政的盟友。我想,上帝如果得知伪基督徒们如此无耻地背叛并侮辱基督教的精神,定然会在震怒之余降下天谴。

在“宽恕论”者们构造的道德框架内,正在受到暴政迫害的人们不仅不应当反抗,而且还必须爱暴政,并宽恕暴政的反人类罪行;如果不宽恕,就是一种严重的罪恶。联系到中共暴政仍然把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迫害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人们,上述“道德”逻辑就不止是伪善,而且是在鼓励暴政更凶残地荼毒天下。

宽恕或许是美德,但不是绝对真理。当中共暴政——这个犯有重重反人类罪行的犯罪集团继续利用专制权力实施国家犯罪时,要求被摧残与被损害的中国人宽恕暴政,这种“宽恕”就不仅不是美德,而是无耻的罪恶。

我们可以宽恕,但必须有前提,即正义必须得到伸张,暴政的反人类罪行必须受到彻底的道德谴责和公正的法律审判。在这种情况下的宽恕,才与美德一致。

有顾全大局者认为,思想批判的锋芒应当只对准暴政,而不应当指向伪自由知识分子、伪独立写作者、伪基督徒。理由在于,这类人虽然“伪”,但毕竟同中共暴政有区别。

毫无疑问,中共暴政不除,中国的自由、民主和人权事业就不可能有最后的凯旋。所以,思想批判的锋芒首先应直指暴政。但是,当各类“伪”人们成为暴政的代言人的时刻,当他们做暴政自己不便做或做不到的事情时,就必须将“伪”人们的真实价值告诉世界。现在正是这样的时刻。

2006年必将被历史深刻记住的事件,便是英勇无畏的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维权抗暴绝食运动。这项运动如惊雷疾电,强烈地震撼了中共暴政用谎言为自己构筑的道德基础。在国家恐怖主义遮天蔽日的时刻,高智晟和他的战友们的勇敢与侠义精神,可动天地,可泣鬼神。

迄今为止,中共暴政对高智晟和他的战友们的迫害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却是只做不说。官方没有就此事做出任何公开的评论。暴政清楚地意识到,此时由官方做出任何评论都不利于维护专制的利益。

与之同时,来自伪自由知识分子、伪独立写作者、伪基督徒的恶讽讥评,明枪暗箭,却如狂风骤雨。这些“伪”类们对高智晟和他的战友发动的维权抗暴运动,百般挑剔,千般指责,万般怪怨,真可谓嫉之如仇雠,直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尖酸刻毒又何其忍也,鬼祟阴狠又何其毒也!

“伪”类们所言所行,百姓为之气短,暴政则必定欣喜若狂。“伪”类们不仅说出了暴政不便于说的话,而且由他们出面攻击高智晟,更具有欺骗性。因为,他们虚伪。

当然,我们相信,虚伪者只能欺骗现实,历史却总是清醒的;我们也相信,现实瞬息即逝,历史则绵延不绝。但是,我们并不能因此而容忍伪自由知识分子、伪独立写作者和伪基督徒对现实的欺骗——我们不能把现实交给骗子;我们要让正义和真理成为现实中的强者。有鉴于此,在全力准备与暴政的决战之余,我们也不得不拨冗说明各种“伪”类们同暴政的真实关系,以便使中国的命运在真实之中运行。

最后,我们愿告诉伪自由知识分子、伪独立写作者、伪基督徒们,面对死于暴政的八千万同胞,面对中国人曾经和现在承受的无尽苦难,我们誓言:绝不顺从暴政,绝不宽恕暴政——直至暴政被历史埋葬。

 

(首发《自由圣火》网站。《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