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带”84名初中女生打工 每天十五六个小时


84名十几岁柘城籍初中生宁波务工被困。他们最小的不过12岁,每天却承担着十五六个小时的繁重劳动;他们皮肤稚嫩,手脚却被泡烂。

8月3日,对于柘城县申桥乡朱楼村村民朱长青来说刻骨难忘。跟随老师外出打工的女儿小雪(化名)在电话中哭诉说,在宁波打工一天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手脚都泡烂了,厂里不发路费,还有专人看管!

家长朱长青介绍,他的13岁女儿朱平(化名)是申桥乡中学学生。今年7月初,女儿的班主任王秀敏老师召集学校的女学生说,她在宁波有个亲戚,可以安排这些孩子到一工厂打工,每天干8个小时的活儿,每个月工资管吃管住发750元,报销来回路费。7月9日,该校的84名女学生踏上了打工旅途。二十多个小时后,有孩子打来电话,称已到达宁波一工厂,在里面做罐头。据学生家长介绍,这些孩子最大的16岁,最小的12岁,都是未成年人。

  一个家长称,一段时间后,有的孩子给家里打电话说活儿很重,并且有很多限制,有的孩子要回家,但是身上的钱都交给老师了。家长这时联系王老师,才发现王老师不见了,手机也停机了。

     就在家长们千方百计寻找王老师时,有4个孩子夜里从工厂偷偷逃出,给家里报了信儿。

  昨日8时,记者在该厂门口遇到一个女孩,经询问,她就是柘城来的。就在记者采访时,从厂里出来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他说他就是这批女工的工头,姓袁(音),接着,该包工头不停地训斥这名女孩不要乱说。记者报警后,鄞江镇派出所刑侦队一名便衣民警赶到现场,将这个工头控制。


被泡的手

 

 
小美说,照片上一双是她的手一双是她妹妹的手,都是在宁波打工时泡烂的。

  “(承诺)都是假的,根本不像承诺的那样。”15岁的小美说,今年6月底,她听同学议论,初中一年级六班的班主任王秀敏暑假期间可以给学生介绍到宁波果品厂打工,保底工资800元/月,每天工作8小时,4人住一个空调房间。于是她就拉着表妹一起去找王老师。

  “她说不但工资有保障,工作轻松,而且生活也很好。”小美说,她当时就动心了,当即决定考完试就跟王老师一起去宁波。

  “我妈不让去,说我年纪小,用工单位不敢用,而王老师说,年龄不是问题,到村委会开个证明,说自己已满18岁,她再到工厂找找人就可以了。”小美说,她就让家人到村委会开个年满18岁的证明,之后,在7月9日跟着王秀敏去了宁波。

  “14人住一间房,房顶上吊着两个电扇,工人们都站着干活。”小美说,她们进厂的第一天,就发现王老师的部分承诺是假的,她已开始怀疑老师,但还是抱有一线希望。

  小美说,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王老师的承诺几乎都是假的:出发前王老师承诺包吃住,但她每天不但要支付3元钱的伙食费,还整天吃不饱;水费、电费、治安管理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都要自己交;如果请假或完不成规定的任务,就不给饭吃;承诺的保底工资800元/月,实际按工作量发工资。

  小美说,她们在去宁波前,王老师让每人交20元医疗保险费,声称以后在宁波看病就不用花钱了,而她们在宁波干活手被泡烂后找王老师要药时,王老师根本就不给,生病也不让请假,上班迟到15分钟,扣发全天工资。

  “王老师的承诺没有兑现的,而且工作时间一再延长,从刚开始去每天干10个小时,到现在每天干15个小时,我们就准备找机会逃跑。”小美说,工厂和宿舍都有专门的保安看守,8月2日中午,她们4人趁吃饭时间,偷偷溜出了工厂。

  “当时我们4个人身上只有400多元钱,我们就把钱兑在一起,买了4张车票回到柘城。”小美说:“其实很多学生都想回家,她们刚到宁波的时候,王老师说她们身上带钱不安全,让学生把钱交给她保管,需要的时候再找她要,我刚进工厂就感觉不对,没有把钱给她,跟我住在一起的很多同学看我不交,她们也没交,我们才有机会逃出来。”

  “我连父母的话都不听,就相信老师的话,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小美说,“老师知识面广,我认为她们说的都是对的。以后肯定不会这样信任老师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