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高事件内在联系 点出中共最怕


 

上海东方航空公司资深驾驶员袁胜(右)8月9日在洛杉矶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后,高智晟律师( 左)15日被中共当局秘密抓走。

上海东方航空公司资深驾驶员袁胜8月9日在飞抵洛杉矶后离开机组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中共官方至今没有公开回应,而在内部进行封锁及掩盖事实真相。高智晟律师15日被中共当局秘密抓走后,中共当局在海外发出消息承认拘押。

评论人士认为,袁胜事件使退党现象真实化,令中共恐惧,中共选择此时抓高律师,是为了转移国际国内对方兴未艾的袁胜效应的关注,以阻止该事件触发退党大潮的骨牌效应。

评论人士同时指出,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国内各阶层民众大规模、有组织、有策略、却抓不着人的退党。要营救高律师,就要抓住中共最害怕的这点去做,超越中共的谋算,让中共切身感受到关押高智晟所失远大于所得,高律师就安全了。

中共为何掩盖袁胜事件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指出,从中共极力淡化、掩盖袁胜事件可以看出中共内部的恐惧,它掩盖的真正目的就是不希望此事件触发退党大潮的骨牌效应。

由于中共的高压控制,国内很多退党(团队)人士是以化名或者群体方式退出,加上媒体封锁,互相之间并不知道对方退党了,未退党的人也不甚了解退党的宏大规模,而袁胜事件则打破了这种间隔,把民众退党和中共打压退党的事实,以个例的形式活生生的真实化的展现在国际社会面前,揭破了中共精心编制的幻觉,令中共统治根基发生动摇,控制局面捉襟见肘,处于大厦将倾的危机状态。因此,袁胜事件直捣中共要害。

大纪元专栏作家司马泰认为,转移“九评”、退党视线是中共的根本目的,而另一个方面则是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而这两者是有紧密联系的,都是对中共邪恶本质的认识问题。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逐步撕开,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惨烈程度的盖子给掀开了,令很多对中共还抱有幻想的、对其邪恶认识不清的人退出中共。从近日相关媒体报导可以看出,西方政要和媒体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这令中共惧怕。

中共为何此时抓高律师

李天笑表示,高律师是一个具有铮铮铁骨的中国良心的典范。高律师对中共的认识是深入“骨髓”的,揭露是淋漓尽致的,批判是不留情面的。中共怕高律师,而高律师不怕中共。同时,高律师具有广普的爱心,他不仅仅维护法轮功的权益,而且对于各个阶层的民众的权益都是非常关心的。中共玩弄恐怖主义手法,利用高律师对各阶层受迫害民众的关注和世人对生命的珍视和人类爱好和平的善良本性,通过暴力手段胁迫国际社会和恐吓国内民众,来达到转移和避开对它构成致命威胁的九评、退党的目的。

高律师一直对陈光诚案很关注,7月20日曾去过山东遭到殴打,引起国际关注,而此次高律师回山东探亲,恰逢陈光诚案被审,中共故意选在此时,就是要把高律师被抓和声援陈光诚相联系,转移国际国内对方兴未艾的袁胜效应的关注,同时掩盖高律师被抓的真正的背后的原因---对九评,退党的支持,以及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司马泰说,实际上中共对高律师恨之入骨,早就想抓,只不过是内部权力斗争,各方面利益的权衡,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下手。这次高律师被抓也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种反映。

对于弱势群体、法轮功等问题,胡温希望在体制内解决,尤其想撇清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以缓解共产党的执政危机。而江泽民对老百姓则是强力镇压,意欲把一切都扼杀在摇篮里,尤其在法轮功问题上,江是直接发动迫害的罪魁祸首,非常害怕被清算。这是他们的不同之处。

虽有分歧,但他们之间的共同利益就是共产党的生存问题。一旦触及到这个要害,他们之间就会达成某种妥协。

中共是否能转移视线

李天笑指出,中共想转移视线但是做不到。高律师被捕的背景是:他为法轮功上书;身先士卒,率先退出中共;亲自派发他的三封信,揭露共产党的材料,并且加入调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团。高律师与袁胜事件之间的内在联系在法轮功、“九评”和退党这三者上达到统一,明眼人完全能够分析得出来。两者都点到了中共的致命要害。

中共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实际上高律师一被抓,就像一声号令似的,把国内国外的所有的组织全部调动起来了,德高望重的高律师处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高度关注和强大声援之下,可能触发意外重大变化。

当人们陆续都明白了高律师被抓的真实原因和背景之后,中共的阴谋也就彻底了。正像“未来中国论坛”第三号声明中所说:

“高智晟的被关押一旦演变成一场大范围的国内民众觉醒和退党运动,中共最怕的自身解体就会加速,一旦到达中共解体的临界点,不要说关押高智晟,反过来中共自身就要面临被人民审判、清算了。”

如何营救高律师

司马泰分析,中共敢动高智晟这个知名度很高的公众人物,必是权衡了利弊之后才下的手。要营救高律师,就要抓住中共最害怕的那点去做,超越中共的谋算,让中共切身感受到关押高智晟所失远大于所得,高律师就安全了。

中共现在最怕什么呢?就是国内各阶层民众大规模、有组织、有策略、却抓不着人的退党,这种来自民间的非暴力、不合作的草根运动。

李天笑表示,在营救高律师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能陷入中共“把高律师事件司法化、个案化”的陷阱中。

在高律师被打压的整个过程中,以及在他营救其它的维权人士的过程中,中共一直在使用用犯罪的方式。中共所谓的法治完全是一个流氓犯罪过程,自己推翻了自己的所有法律。因此在法律的框架内,是不可能根本解决营救高律师和所有维权人士的问题的。

如果把高律师事件陷入司法化之中,反而会把高律师置于一种长期的监禁当中。中共就可以抓住这一点玩司法游戏。这将是一个死胡同,走不通。

高律师在去年11月写出第一封公开信后,中共释放了黄伟夫妇,说明中共并不在乎对于维权方面个案的处理,但是它所不能容忍的是揭露和抗争它利用国家政权系统镇压法轮功及其它所有民众的国家恐怖主义。所以说当高律师的第二第三封公开信把个案扩大到对整个法轮功群体迫害的反思,要求中共作出明确答案时,中共马上就变脸,对他进行流氓监控,甚至企图谋杀,直至抓捕。

越是推动退党这个根本的问题,抓住中共的要害,越是有效。从根本上说,把共产党退垮了,大批中共党员倒向人民一边,中共的监狱还能关得住人吗?从现时看,当中共想转移视线的作法宣告失败,那时高律师就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中共必须得扔掉。如果不这么做,那只不过是在中共所设置的圈套中进行,反而对高律师不利。

在营救高律师当中,应该打出这样的口号:“退出共产党,营救高律师”,“用抛弃共产党来营救高律师”。如果这样做,那么高律师的每一天被关押,会激起更大规模的退党声浪,就意味着退党对共产党的压力增加一个力度。也就是说,越关高律师,中共崩溃越快。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不得不考虑释放高律师。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