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做二奶呦,好女孩身后有一群父老乡亲

2006-08-24 01:03 作者: 松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某村的肖丽 萍在深圳打工,因为天生丽质,被一位新加坡老板看中,该老板百般诱惑,要将她收为"二奶"。灯红酒绿与珠光玉影中,肖丽萍心有所动。村里的乡亲们得知此事 后,群情不平。他们凭着古老朴素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决定不惜一切劝阻肖丽萍。富贵当前,这场劝阻显然势单力薄,殊为不易,最终的结局也牵动着每个乡亲的 心。

2004年9月,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村长肖长林和肖丽萍的老师肖晓华,接着又赶赴深圳采访了肖丽萍。他们共同讲述了这个艰难时世中金钱与道德、沦落与尊严的人性之争的曲折故事。

温柔的陷阱,难抵诱惑的女孩意乱情迷

1982年,肖丽萍出 生于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某村。这里是革命老区,也是贫困地区,肖丽萍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儿,她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初中毕业后,她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 中,由于家境贫困,她只好放弃读书,远赴深圳,在位于宝安区的一家内衣厂打工。与她同在这家工厂的还有她的老乡肖铭,他在厂里当技工,负责修理机器。同在 异乡,两个年轻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2000年,他们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双方的家长也认可了他们的感情。在工作中,肖丽萍勤奋好学,踏实肯干。 2001年,她被提升为厂里的主管,负责一条生产线的运作。肖铭也一直是厂里的技术骨干,颇受重用。他们商议着,再挣一点钱,他们就回家乡把婚事办了。

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 到的事情发生了。2004年春天,肖丽萍的母亲趁农闲到深圳来看望女儿。2月的一天晚上,母亲突然腹痛不止。肖铭正在厂里上夜班,肖丽萍只好一个人带着母 亲赶到医院。医生诊断,母亲患了急性阑尾炎,要马上进行手术。医生让肖丽萍马上去交费,办理住院手续。肖丽萍身上没有带太多的钱,一时间急得不知所措。一 位正在医院看病的中年男人见肖丽萍焦急不已,走上前来关切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肖丽萍把自己的困境告诉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二话没说,马上拿出一张卡说: "我先帮你垫上吧。"

肖丽萍救母心切,立刻跟那个男人去办理了交费手续。母亲进了手术室,肖丽萍才平静下来,不好意思地对那个男人说:"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我明天就把钱还给你。"那个男人名叫林振业,他留给了她一个地址。

因为手术及时,母亲没有大碍。第二天,肖丽萍和肖铭一起去还钱,按照地址,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幢大楼,原来是一家合资的印染厂。见到林振业,肖丽萍惊呆了,原来林振业就是这家工厂的新加坡方代表。

不久,病愈后的母亲回了老家。肖丽萍却突然接到了林振业的电话,他不容肖丽萍说话,就说:"我在你们楼下的那个酒店的包房里等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肖丽萍犹豫着,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但他毕竟是自己的恩人,她不能拒绝,于是就独自去了酒店。

林振业毫不掩饰地向她 表达了爱慕之情,他认真地说:"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不瞒你说,我在深圳去过许多酒吧和夜总会,见过许多漂亮的女孩子,而像你这样纯朴的却是第 一次看到。"肖丽萍有点不知所措:"我是有男朋友的。"林振业笑了:"我也是有妻子的,她在新加坡,我还有个女儿,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吧?"肖丽萍 有点生气:"你说的朋友就是二奶吧?"林振业还是笑着:"你们这边喜欢这样说,我也同意。但我是不会把你当二奶看待的。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肖丽萍忍着 气说:"你不用费心思了,我跟男朋友马上要结婚了。"

林振业说:"你不是还 没有结婚吗?那我就有权利追求你。我不逼你答应,你再考虑考虑。我的条件是很优厚的,你到我的厂里来工作,我让你担任技术主管。我在深圳给你买一套房子, 给你一辆车,每月给你一万元。而我的要求只有一点,就是陪着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能有别的男朋友。"

肖丽萍拂袖而去。回到厂里,肖丽萍把事情告诉了肖铭,肖铭气愤地说:"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别再理他了。"

可没过几天,林振业又打通了肖丽萍的电话,他依然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我就在附近的公园里等你,直到晚上8点。"

这时是下午5点,肖丽 萍不打算赴约,就没有理睬。6点钟下班后,肖丽萍出了厂门,路过那个公园,她突然想起林振业的约会,就悄悄地走到附近偷看。只见林振业衣冠楚楚地站在公园 门口,正焦急地抬手看表。肖丽萍走到临近的一家麦当劳坐下,一直盯着林振业。直到晚上8点,林振业才转身离开了公园。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肖丽萍突然有一点 感动。

此后,林振业又给肖丽萍打电话,约她见面,他说:"我还是等到8点。"

肖丽萍觉得于心不忍, 只好偷偷地去赴了约。见面后,林振业绝口不提两人之间的事情,只是带着肖丽萍四处游玩。到深圳这么久,肖丽萍还从来没有好好玩过,一是工作忙,二是没有 钱。现在,在林振业的引领下,肖丽萍玩遍了整个深圳。她兴高采烈,像个孩子似的大笑着。林振业还给肖丽萍买了很多衣物和首饰。最初,肖丽萍说什么也不肯 收,林振业说,这只是普通的礼物,他不会借此威胁她以身相许的。肖丽萍听了这话,也不好再说什么。而在她心里,已经掀起了万丈狂澜。她和肖铭在深圳勤扒苦 做,除了补贴家里的日常用度外,所剩无几。像这样干下去,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而林振业一出手就是成千上万,看得她心跳眼热。她渐渐地改变了从前的想 法,觉得林振业不是个恶毒的坏人,跟他在一起,可以轻松愉快地赚钱,也不是什么坏事。

肖铭见肖丽萍经常神秘失踪,而且衣着光鲜,还戴了一些从未见过的首饰,他质问肖丽萍。她无言以对,只好敷衍说:"这是普通礼物,没什么的。"肖铭觉得女友离自己越来越远,愤怒而又无计可施。

2004年5月的一 天,他下班后跟在肖丽萍后面,见肖丽萍进了一个酒吧,而林振业正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等着她。肖铭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跟林振业扭打在一起,酒吧的保安冲出 来,反倒揍了肖铭一顿。在混乱中,肖丽萍被林振业拉到了一边,眼看着肖铭被打,却无法帮忙。最后,肖铭被保安赶出酒吧,他抹着嘴角的鲜血狠狠地说:"肖丽 萍,我们从此一刀两断。"

肖丽萍泪如雨下,尽管她确实有了爱慕虚荣之心,但听着与自己相爱多年的男朋友说出这样的话,她还是伤心欲绝。

心底的震撼,再回头看见暮色中挺着胸膛的乡亲

肖铭不愿这样善罢甘 休,他也清楚,现在凭他自己的力量,无法挽回肖丽萍远走的心。他思忖再三,向厂里请了假,回到江西老家。他去找了肖丽萍的父母,把肖丽萍与林振业的事情告 诉了他们。肖丽萍的父母听说这事,又生气又着急。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即使再穷,也不肯让女儿做这样丢人现眼的事。肖丽萍的父亲急忙收拾了一下,就跟 着肖铭去了深圳。父亲一下火车,就直奔厂里去找女儿。

见父亲和肖铭一起出现在眼前,肖丽萍明白了一切。她自知理亏,一言不发。

肖丽萍听着父亲的责骂 与劝告,也是心如刀割。她何尝愿意就这样成为不清不白的"二奶",但她跟着林振业看了太多的繁华锦绣,实在不甘心再如此贫困下去。她低声对父亲说:"爸, 你不了解情况,在深圳这个地方,没有钱怎么生活啊?"父亲指着女儿的鼻子骂道:"这样的钱你也敢花?你也有脸花?"

父亲急了,让女儿收拾行李马上跟他回家。肖丽萍见父亲真的急了,就含糊地答应父亲,不再跟林振业来往。父亲这才放心地住进了招待所。

可当天晚上,父亲就找 不到女儿的人影了。原来,刚一下班,林振业就开车到厂门口来接她,她鬼使神差地就跟着他走了。一直玩到深夜,林振业才送肖丽萍回厂。肖丽萍惦记着父亲,赶 到招待所去看父亲。她一进门,父亲就不由分说地给她跪下了。老人涕泪横流地说:"女儿啊,我们家几辈子都是种田人,没有出过这样的丑事,你就听我一句劝, 回家吧。"

肖丽萍心乱如麻,她只好答应了父亲的请求,跟他一起回江西老家。

第二天一早,父亲就带 着肖丽萍离开工厂赶到车站。肖铭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到了车站,父亲让肖铭去买车票,自己坐在候车室的长椅上休息,一夜未眠的老人累了,靠在椅背上打了个 盹,等他再睁开眼睛时,肖丽萍已经不见了。肖铭买了车票回来,见老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痛哭失声。他对肖铭说:"我只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这个女儿我不要了, 由她去吧。"

肖铭宽慰着老人,陪老人一起回到家乡。一进门,老人就哭着对老伴说:"这个女儿没救了,我们不要她了。"老伴也不由得伤心流泪起来。

肖丽萍在深圳找了个富 翁,要成为"二奶"的消息在这个小乡村里一下子就传开了。肖丽萍的初中老师肖晓华听到了这个消息,不由得大吃一惊。他知道,肖丽萍是个纯朴善良的女孩子, 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功课很好,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他连夜赶到肖丽萍家,询问事情的由来。肖丽萍的父亲除了流泪,什么都不想说。还是肖铭把事情的经过告 诉了肖老师。

肖老师觉得,他说什么 也不能就这样看着一个女孩子堕落,而且这个女孩子还是他曾经教过的学生。第二天一早,肖老师就找到了村长肖长林,跟他商量。肖长林也觉得不应该就这样毁了 一个好孩子,可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肖丽萍,他却毫无把握。肖老师说:"不管怎样,还是想办法先把肖丽萍叫回来,大家好好劝劝她,总会有办法的。"

肖老师马上又赶到了肖丽萍家,肖老师建议,只能骗肖丽萍说她的母亲听说了她的事,一下子想不开寻了短见,让她速回。大家合计了一下,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肖老师马上打通了肖丽萍的电话,他急切地对她说:"丽萍啊,我是肖老师。你母亲听说了你的事,想不开,喝了农药了。现在已经送到医院去了,你赶紧回来吧。"

肖丽萍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她答应马上回家。

三天后,肖丽萍回到了家里。她一进门,就见到了端坐着的母亲。

肖老师正在上课,听说 肖丽萍回来了,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她家里。肖丽萍见了老师,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肖老师把她引到里屋,苦口婆心地跟她谈了一下午。但无论老师怎么说,肖丽萍却 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老师,我是穷怕了,你没有去过深圳,去了你就知道了,哪里是有钱人的天地,我不能再过穷日子了!"肖老师说:"我没有去过深圳,可我 知道做人的道理到哪儿都是一样的。在我们这里是丢人现眼的事,难道到了深圳就是光明正大的吗?"

肖丽萍从前的一些同学和好友也特意回来,关切地询问着肖丽萍,劝说着她。

那几天里,肖丽萍家里 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几乎每个乡亲都上门来,苦苦地劝告肖丽萍。他们对于这个从家乡走出去的女孩没有任何敌意,也没有任何轻视,他们只是凭着心底里朴素的 本能,说着从古到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在他们看来,贫困可以忍受,而给人做"小老婆"则是奇耻大辱,那是一个清白的女孩子绝不能走的路。

肖丽萍心酸不已,她知道她是怎样地伤了乡亲们的心,但她却不想回头。因为她太留恋都市的繁华,实在不愿再回到贫困的日子中来。

几天过去了,肖丽萍还是决定要回深圳。父亲气得说:"你要是敢走,我就打断你的腿。"

肖晓华老师见如此劝解都无法改变肖丽萍的决定。他反倒劝肖丽萍的父亲:"让她走吧,她的心不在这里,人是留不住的!"

6月底的一天,肖老师亲自送肖丽萍到县城去坐火车。肖铭见肖丽萍去意决绝,心灰意冷,决定留在家乡,不再到深圳去。傍晚时分,肖老师和肖丽萍一起上了路。

出了村子,肖老师让肖 丽萍回头看看,她回过头来,只见村口的小路上站满了人,父老乡亲们自发地聚集起来,赶到村口默默地目送着远去的肖丽萍。这些贫穷的农民穿着破旧的衣服,但 在暮色中,他们一个个挺直了脊梁。肖老师轻声说:"你看,他们都很穷,但他们每一个人可都是清清白白的!"

肖丽萍再也忍不住,她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她蓦地蹲在路边,号啕大哭起来。

山乡的决定,不惜一切留住村里人清白的女儿

回到深圳,林振业正在四处寻找肖丽萍。肖丽萍拒绝了他见面的请求,说自己还要好好地想一想。

肖丽萍走了,肖晓华老 师却没有死心。他亲眼看到他的学生在乡亲们的注视下痛哭失声,他觉得肖丽萍的良知未泯,他不能放弃最后的希望。晚上,他打长途电话给肖丽萍,再一次劝她认 真考虑自己的前途,他告诉她,也许这是一条捷径,但终究是没有前途的。因为她将要出卖的,不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最可贵的尊严。

那天晚上,肖老师说了 三个小时,肖丽萍听了三个小时,她哭红了眼睛,也哭痛了心肺。此后,肖老师差不多每天都要打电话给肖丽萍。他知道,如果就此放弃,肖丽萍也许就会迈出那可 怕的一步,从此就再难回头。尽管把握不大,但肖老师固执地坚持着,他觉得,即使最后事与愿违,他也不能让肖丽萍忘记了乡亲们的关爱。

林振业也每天都在催促 着肖丽萍。肖丽萍心烦意乱,对他说话的口气也就不很客气。林振业终于不耐烦了。一天晚上,他开车到厂门口,叫出了肖丽萍。车子一路疾行,不一会儿就驶出了 市区。在市郊的一个树林里,他停下了车,不由分说地就扑向肖丽萍。她拼命推开他说:"你不能这样,我不是个随便的女孩。"林振业恼怒地说:"那你还想怎么 样?就你这样的身份,初夜还必须在五星级酒店里吗?"

肖丽萍被他的话惊呆了,她拉开车门就冲了出去。林振业开着车追了上来,他温柔地向她道歉,好不容易把她哄上了车。林振业把她送到工厂门口,温和而又坚决地说:"好吧,就在五星级酒店,你决定哪天,我等你。"

这天晚上,肖丽萍彻夜未眠。她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原来肖老师说的一点也不错,出卖尊严就等于出卖了一切,她将一无所有,除了用身体换来的金钱。

与此同时,肖晓华老师 把这些时日里与肖丽萍通话的情况告诉了村长,他觉得一切都还有希望。村民们时时聚集在肖老师家打听着肖丽萍的近况,乡亲们都觉得,她是村里人的女儿,不能 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向邪路不管。肖老师把肖丽萍临走前的悔意和这些时来与他的交流告诉了乡亲们,他说:"她正处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乡亲乡亲,就是最亲的 人,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扔下她不管!"

肖老师跟村民们商量,大家七嘴八舌地提着各种建议。最后,大家决定,让村长和肖老师到深圳去看望肖丽萍,转达乡亲们的关切,并做最后的努力。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留住他们清白的女儿。

2004年7月的一天早上,有同事告诉肖丽萍,门口有人找。她没好气地说:"是姓林的吧,我不见。"同事说:"是姓肖的,好像是你的老乡。"

肖丽萍急切地赶到厂门口,只见肖晓华老师和村长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看着这两位如同亲人的乡亲,肖丽萍的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肖老师说:"我们还是不放心你,还得再来劝劝你,你不要嫌我们烦啊!"

肖老师把乡亲们的关切告诉了她,听着这一切,肖丽萍哭成了泪人。她把嘴唇咬出了血,向肖老师和村长发誓说:"你们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不会让乡亲们失望的。"

离开肖老师和村长,肖丽萍打通了林振业的电话。她冷静而又清楚地告诉他:"你今后不要再找我,否则我会报警。"

肖丽萍挂断了电话。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她究竟是谁。也许在林振业眼里,她只是个商品,可以用金钱来买卖;但在她的乡亲们眼里,她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千金不换。

第二天,肖丽萍送肖老师和村长到车站。肖老师和村长进站的那一刻,她哭了。在泪眼模糊中,她分明看见这两个穿着简朴的农民身后站着无数个贫困却挺着胸膛的父老乡亲。

2004年9月,记者 在江西采访肖长林村长和肖晓华老师。肖老师说:"我们没做什么。肖丽萍曾经是我的学生,品学兼优,我现在都记得她在学校里天真烂漫的样子。如果这样的孩子 走向邪路,那就太可惜了,太让人心疼了。说实话,这事我们并没有把握,只是尽力去做。她这样选择,其实是她自己想通了。"

肖铭却有些黯然神伤。 他得知肖丽萍拒绝了林振业的追求后,多次给她打电话,想恢复两人的关系,肖丽萍却断然拒绝了。记者在深圳采访肖丽萍时,问起她现在的情况,她告诉记者,她 依然在厂里上班,业余时间进修英语课程,生活很简单,也很充实。她感谢乡亲们的深情厚谊,但她不想回到家乡生活。她与肖铭经过了如此的波折,彼此都伤害颇 深,再勉强聚在一起,对大家都不公平。她说她喜欢深圳,将来一定会在深圳找一个男友,成家立业。

(本文中肖丽萍、林振业为化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