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沧桑 雁门雄关


一个性情中人,若此生从未踏过雁门,就无论如何也不能算是真正的性情中人。

  天下九塞,雁门为首。得雁门而得天下,失雁门而失中原。

  沧桑朔州,有着同样沧桑的雁门关。关口依山傍险,山脊上长城东走平型关、紫荆关、倒马关,直抵瀚海;西去轩岗口、宁武关、偏头关,至黄河边。

  因为是塞外入关的主要通道,这里长久以来都是作为战场而存在。在战争与战争间隙,商人们来来往往,赋予雁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短暂繁华。

  商人们的艰难与满面和气似乎总是微不足道,想起雁门,我们总会想起徽钦二帝的最后一声叹息、杨家将满门忠烈以及昭君出塞。这是上天造就的一道屏障,凝结成漫长历史中一段欲说还休的注脚。

  也许正是因为承载的悲壮远远多过欢愉,时光荏苒,雁门关逐渐沉淀成一种壮怀激烈的诗意。

  《山海经》里写雁门荒凉的传奇:“雁门,飞雁出于其门。”相传每年春来,南雁北飞,口衔芦叶,飞到雁门盘旋半晌,直到叶落方可过关。

  《汉宫秋》中借王昭君之口写雁门的伤感:“前途茫茫,极目空望,见平沙雁落,声断衡阳。月昏返照,雁门关上。往事难忘,琵琶一叠,回首望故国河山……茫茫魂归汉地,目睹朝阳。”

  然而令人豪气顿生且情不自禁击节而歌的,仍是李贺的《雁门太守行》:“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像大多数名胜一样,这里许多真正的古迹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多是赝品。但雁门关是永远不会让人失望的地方,因为当你的脚踩在那片土地,眼睛里看到的就已经不是风景,而是古人的情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