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文革照片首次向西方公开(图)


9月21日和22日,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美国之音举办了揭示西藏文革沧桑的图片展和研讨会。

9月21日、22日,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美国之音举办了反映西藏文革沧桑的图片展。西藏女作家茨仁唯色首次向西方公开了他父亲次仁多吉在西藏文革期间拍摄的大量图片,通过这些第一手的史料,揭示文革期间中共对西藏文化和宗教信仰的破坏以及对藏民的洗脑和摧残。

曾任中共解放军副团职军官的次仁多吉在1991年去世以后,他在文革期间拍摄的这些照片作为遗物传给了他的女儿茨仁唯色。

唯色说,“我一直考虑如何让这些照片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在21日美国之音举办的研讨会上,在北京的茨仁唯色通过现场连线介绍了她带着这些照片进行追踪采访的情况。

唯色说,当时她带着这些照片寻访的时候,每个人看到这些照片时的反应都非常令人难忘。

“他们都非常惊讶,有的相当痛苦。他们觉得这些照片揭示了他们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那段历史,对他们来说,这段历史实在是非常沉重,他们的回忆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复杂感情。”

这个正在挥动铁耙,猛挖大昭寺金顶的女红卫兵,是拉萨中学的学生,是拉萨中学的学生,藏人。大昭寺的四座铜鎏金丁具有悠久的历史,展现了西藏传统建筑的艺术风格。如今的金顶群为文革之后重塑。
大昭寺的讲经场“松却绕瓦”,传统上是举办宗教法会、传授佛法的地方,而此时此刻,原本存放在寺院里的佛教典籍却被红卫兵们堆在这里纵火烧成灰烬。

破坏古庙 今痛悔

唯色说,她采访过的人当中就有当年冲进大昭寺的红卫兵,尽管有些人是被迫卷入这场运动的,他们今天都非常的痛苦,有的人相当后悔。看到自己的信仰被如此践踏,尤其是看到大昭寺被毁的场面,他们都非常难过。

唯色特别记得有一个老师,他是研究藏族文化的一位民俗学家,当他看到照片后说,这些照片现在看起来都让人发抖,心情很难受。

唯色说,她还采访过一个藏人,他当年参加过砸佛塔的运动,文革结束以后,他特别痛苦,用了17年的时间义务为大昭寺当清洁工以表忏悔。

唯色说,当时在西藏自治区境内有两千七百多座寺院,到了文化大革命之后,整个西藏境内,只有八座寺庙,而且残缺不全,只是保存了一个外壳而已,除了西藏自治区之外,包括,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地区总共加起来有六千多座寺庙,经过文革这场劫难,剩下的寺庙也寥寥无几,只能以个位数计算。

大昭寺的前院,遍地堆积着被砸烂的佛像、法器、供具以及其他佛教象征物。楼上楼下都有红卫兵的身影。据当事者告知,当年砸大昭寺的除了老师和学生,还有附近居民委员会的居民和派驻寺院的工作组。事实上,“破四旧”乃是从上到下的组织行为,当地官员的指示是:哪个居委会的地盘上有“四旧”,就归哪个居委会去砸。
在藏人居住的社区──帕廓街,居委会正在组织居民集会批斗“牛鬼蛇神”。这样的场面在当时的拉萨每天可见。同仇敌忾的居民们被称为“革命群众”,而那个低头弯腰接受批判的“牛鬼蛇神”在此之前都是与共产党合作的上层人士。

中共语言渗透 改变藏人思想

唯色说,共产党到了西藏带进很多共产党的用词,这些是在西藏语言和文化中没有的,比如“革命”、“破四旧”、“牛鬼蛇神”等很多词语都是西藏传统文化中没有的。

唯色说,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的时候,最先揪出来被批斗的都是那些所谓的“牛鬼蛇神”,其实都是西藏传统社会的精英,主要包括高僧、活佛和西藏的贵族阶层,不光是这些上层人士,还包括那时候西藏文化里面的从上到下方方面面各个阶层的人士,他们都受到批斗。

美国之音藏语组资深记者柴旦旺秋(Tseten Wangchuk)在研讨会上说,很多西藏人对一些词语都不理解,比如“牛鬼蛇神”。他父亲的一位同事一天在开会时讨论“牛鬼蛇神”是什么意思,第二天他就被拉出去,脖子上挂了一个大牌子,他低头一看,原来自己也被寇上了“牛鬼蛇神”的帽子。

柴旦旺秋说,那些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斗争运动的人,也许难以理解,从1959到1966年短短的几年间,中共改变了很多藏人的思想。

站在大昭寺讲经场上挨斗的三人
这个头戴圆帽、身裹僧衣、手捧宝瓶的年轻女子是批斗会的中心人物、年仅26岁,刚生孩子不久。跟她一起挨斗的老人是她的母亲。

在照片中可以看到很多藏人也卷入到这场运动中。

柴旦旺秋说,中共的思想渗透让人们觉得,如果你被落下,也许明天就会被拉到街头批斗。他自己的父亲被带走,遭到残酷殴打,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给人们的身心造成恐惧。人们不得不加入到这场运动中。

1966年8月19日,拉萨遍布红卫兵组织,最早的红卫兵组织出现在拉萨中学和西藏师范学校,很快红卫兵的成份便扩大化了,一度连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也是红卫兵。他们在老师们的带领下,扛着丑化达赖喇嘛的漫画和铁锹,走在拉萨的大街小巷,宣称要破四旧。


一位藏人看到一幅照片说,“我像是又回到了那个时候,我也常常坐在这中间。”

另一位藏人感慨道:“你看,这些窗户是破破烂烂的,这孩子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还拿着别人给他的发言稿,他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这周围的人都恍恍惚惚的,任人摆布似的,这整个就是西藏的文化大革命。”

印第安纳大学教授研究西藏语史伯林(Elliot Sperling) 在研讨会上说,“这些照片令许多人,尤其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些照片的人感到吃惊。”

柴旦旺秋说,真实发生的情况比照片可怕得多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