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笑拳: 聚到多时方恨少 两眼一闭人去了

2006-11-19 01:11 作者: 章笑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前两天游网,看到一段评论,谈到中外两种老人买房子的趣事:一边厢,西方老太太年轻时向银行贷款买了房子,退休时还清债务,然后将房子卖了,得到一笔现金,然后,优哉游哉周游世界,幸福地走完一生的旅程。

另一边厢,说的是东方故事。扫街的老太太是股东资本家的,在香港并不是新闻异数,香港高楼林立,恒生指数创下纪录,很大部分就是全民资本家的功劳。现实生活中,不少扫街资本家们就是这样子地,含辛茹苦胼手胝足,弊衣疏食过一世,待到人之将死,终于买来了一座新屋。

无 独有偶,我又想起刚到加拿大时读过的一篇小品文,作者冷眼向洋看世界,谈到人类不仅肤色有异,爱好也大相径庭:白人爱车子,黑人爱鞋子,黄人爱本子,从而 感叹文化生活的差异,造成人生观价值观的迥然不同。是的,把银子和银行的账本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当然什么人种都有,不过,应当承认,这种人在黄人中, 确实占有更大的比重。

记得刚到多伦多,在小面场当送货司机,有一天收车回场很晚,听到从老板的办公室里传来咯咯笑声。我以为老板在厂子里搞腐败,待到走近一看,原来劳累了一天的老板,正蓬头垢面坐在太师椅上,他一边在等我,一边在数钱。老板一边数钱,一边发出了由衷的笑声。

那一幕场景,至今令我心冷。做富人做到这样的地步,人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我始终地认为,做这样的富人,远不如我这样的一介布衣自由民。

其实,把钱看得比命重的,也不仅仅是唐人。记得那年从面场辞工,转到西人的销售行业,老师傅就教我如何凭借住宅的装饰和顾客的穿着,识别哪些人是某某族裔中最抠门的一群,以免浪费周旋的时间。不错,传世的悭吝人阿巴公不就是个鬼佬么。

俺 们合肥乡下有句俗话,叫做:抠们的钱就是命,命就是狗之屎。拿这句话来衡量生活中悭吝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倒是再恰如其分不过了。当然,于时俱进地看起来, 许多中国人也在变化中。这二年看电视,你看那如潮的中国旅客涌出国门,他们花钱如流水,腐败不眨眼,这又不由得叫洋人们又惊又喜,差一点感动得山呼中国人 万岁。

不 过,对这些衣着光鲜的大陆游客,对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的底细,我也了如指掌。我的亲戚中有不少是高工教授精英,改革开放近三十年间,不能说他们没有收益。 光是口袋里的积蓄,上几十万元的也并不足为奇。这些年他们玩了泰国游,正兴致浓浓地把触角伸延到欧洲北美。可是,从网络视频交流中,我也看到,他们的日常 生活习惯却改变得不多。

不是么,你看二十年前我留下的那台20寸乐声牌彩电声宝牌音响,如今照样在发热发光发音。甚至,我那台82年单缸洗衣机也依然在运作之中。夏天,他们汗流浃背地在网上和我交谈。我很奇怪他们的空调为什么不用。问了,电压不够无能启动,可能是一个理由,但我看更大的原因是舍不得用电。难怪,你看到了冬天,他们还是跟我们二十多年前在家时一样,仍然穿着厚厚的棉袄棉鞋坐在奔腾3型的电脑前穷聊。像我们这样一天洗两次澡的,他们简直认为不可思议。

不 要说国内如此,北美的唐人大多也保留了这样的节约习惯。记得当初买我们那辆雪佛兰名士,特意检查了冷气,但是十几年来,夏天再热,领导总以自然风更舒服为 托词而大开天窗,冷气形同摆设,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这种情况,在唐人的圈子里,据说蔚然成风,有些更有发展创新,以至把数百元的洗碗机也当成了碗柜摆 设。十家买了房子的,九家后院草地被改造成了自留菜地。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当 然,这是一种习惯,也是千年文化传统的结果。唐人自诩勤俭节约,看来并非空穴来风。这又使我想起那年给顾雏军老板打工的一段往事,有次我给他买了我一直钟 爱的原汁果汁,他却满脸的不高兴,要我下次不要这么奢侈。他那么有钱的人了,凡事都保留了他那乡下人凡事都要贪平的陋习,这也是我与他分道扬镳的根本原 因,这些故事下次再写。

好了,这位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顾老板,从小事贪平到贪婪巨资,2005年7月29日终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捕,案件拖至今年11月7日开审,据业内人士评估,如果罪名成立,可判20年监禁,这,对于一个近知天命之年的严重糖尿病患者,已无异于死刑。

可怜人世间,多少祸害事,都源自于一个贪字。平民如此,商人如此,无论小马哥抑或阿扁哥,多数政客也难脱此窠臼。本文题目取自《红楼梦》中第一回跛足道人的《好了歌》。我知,这首流脍人口的名歌,是许多人所不爱听的,然而,个中哲理却是许多人到死都难以领悟的。

我特地将这首歌全文附录在后面,同时附上甄士隐对《好了歌》的副歌,这首副歌其实也是主歌的注释。这两首歌应该是整篇作品的主题思想,讲的就是人生无常,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有兴趣的网友,不妨两相对照,细细回味。特别是为了几块钱稿费,誓言要和民运一辈子过不去的马悲鸣们,一定要好好地学习一下。


公元2006年11月17日 《感悟人生半仙楼》



好了歌
跛足道人唱《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甄士隐听了,便迎上来道:“你满口说些什么?只听见“好” “了” “好” “了”的。那道人笑道:“你若果听见‘好’‘了’二字,还算你明白。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我这歌儿便名《好了歌》。”

士隐解道: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
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鬃又成霜?
昨日黄土垅头送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