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2月10日,自贡市红旗乡白果村7组的失地农民代表周作如于上午11.50分双目怒睁的离开了人世,妻儿女一边痛哭一边替他合拢,可那双眼怎么也不肯闭上,村民们见此,哀恸地说:“你要不甘就去阎王爷那里告吧,告诉阎王爷这人世间的罪恶,替我们到那里申冤吧。”

乡亲们为周作如搭起了灵棚,络绎不绝的村民前来悼念,每一份哭诉都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作如啊,你是生生的叫恶官害死、气死的啊。”乡亲们感谢他为民仗义、为民喊冤的一生。都说他走的好惨,不是当局、恶官的迫害,不是汇东公安分局三次抓捕折磨,他怎么能走的这样早,一幅枯骨而去?乡亲们从早到晚守在他的灵堂与周代表诉说着,声声控诉、声声愤怒,最后却都绝望的说:“作如啊,这冤诉了20年,也没个结果,在人间是没个指望了,你此一去,见到阎王爷,告诉他我们好冤啊,到那里为我们讨个公道吧。”

 

57岁的周作如上路了,送周作如去火化和安放骨灰的人,分乘大公共汽车、面包车和小车共13辆,而这其中无一人是政府官员。人群中,有全乡各村赶来的人,也有从北京来为自贡失地农民代理诉讼的律师。人们排着队伍,唱着曲子,手持蜡烛浩浩荡荡的给他送行。夜晚,在阴阳两界交接时,乡亲们燃起了鞭炮,在烛光中把他从阳间送到阴间,乡亲们毫不怀疑,作如虽走,心思未了,他活着的时候答应过,走哪里就告到哪里,此去阴间,一定会诉说百姓20年的冤情,帮助百姓取回公道。

 

20年了,从1988年他37岁时市政府圈占其家园土地400多亩开始,他便作为民选代表,带着父老乡亲沉甸甸的冤情开始鸣冤,至今,在上访路上整整走了20年。京城的路来回走了三次,全国各地的官府衙门遍及他的足迹。可除了露宿街头、拘捕关押、暴力殴打和官府的推来搡去外,他的呐喊没有一点回应,百姓们越来越穷,日子越来越难,当局也越来越凶。

2007年1月24日,生命垂危的周作如迎来了美国迈齐报业驻北京分社社长姜杰先生,研究员樊林君女士来自贡调查采访。他拖着被癌细胞吞噬的只剩一幅骨头架子的躯体,从病榻上下来,忍着剧痛,以惊人的毅力,陪着美国记者最后一次来到失去的土地上,讲述了乡亲们的血泪冤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无奈的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高鼻子大眼睛的洋人——海外记者。

他再也没有力量,再也没有时间爬起来了,十几天后,终作诀别,双目圆睁的走了。这刺向虚无的目光究竟有多少不甘、多少绝望、多少期盼?送他走的乡亲们人人都清楚,这20年状告无果,死不瞑目啊。

维权代表刘正有泪流满面的说:“作如是个大好人哪,他大公无私一心为民,当局用重金收买他,作如说:你们给我3万、5万也要给每位村民3万、5万,否则免谈。官、警察都知道他和我要好,因此多次将他抓走迫害,要他交出幕后指挥者和组识者,周回答:我没有幕后指挥,我要吃饭是自愿的,警察就迫害他,打他,拘留他。多么坚强的维权人士啊!我失去了一位难得的战友,老哥作如啊,你一路走好!”

刘正有回忆说:周作如,没有文化。但记忆力非凡,口才超群、非常有正义感,他是红旗乡失地失房维权农民中我最敬佩的老哥。我俩兄弟相称。周作如和钟星群先后进京上访3次,在04年11月16日,他们连续二次从自贡到北京找我联系律师为村民告官之事。

周先生所在村组共有耕地、非耕地、宅基地共计:650亩。1988年,市政府向省政府报审批土地只有98.73亩。其余400多亩土地在1988年被政府全部圈占了,建自贡职业大学(现四川理工大学)当时,市政府规定将失地农民分为三个年龄段,老、中青、小孩进行安置,老年人每月发给生活费35元,小孩0岁至18岁约有100多人,生活费迄今无一分钱。

中青年约有100多人,按市政府规定招工安置,不给予生活费。当年周作如先生只有37岁,属于市政府规定招工年龄段进行安置范围内。88年3月中下旬周作如被政府安置在既无厂房、又无设备用石棉瓦临时搭建的一个太阳能厂工作(私营企业)。周作如在该厂工作了2个多月,每月工资35元,医疗费5元,合计40元,2个多月共计收入了105元。88 年4月 27日该厂倒闭,周作如之后就失业在家,迄今也无一分钱生活费。

周作如从88年4月被政府官员欺骗招工失业后,就向自贡市委、市人大、市政府、高新区管委会、红旗乡政府、四川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北京中央上访反映:政府官员非法圈占集体土地、强暴拆迁民房、为被欺骗当工人100多人维权、包括100多个孩子,迄今无一分钱生活费等等诉求。整整奔波呐喊了20年,这期中,长期遭到政府官员、警察、涉黑人员威胁、恐吓、传唤、拘留、收买、撤销代表资格等等,可他却从未动遥和放弃为自已和父老乡亲争取应得权益的努力。20年的抗争,至今也未讨回公道,自已却落下了一身病痛,(癌症)无钱医治,他家老、小6人抵押出住房给他筹集医疗费用。眼见他日渐消瘦,还一直不断挂念着乡亲们的冤情未伸张。前来调查的美国记者都被他这种这种精神所感动,采访中,美国记者多次询问周先生的身体状况,他都未做认真回答,他急于告诉记者的就是土地房屋被官员倒卖,农民生存危机等问题,令在场的人们潸然泪下。

周作如活着的时候,刘正有就跟他说人间这里告不成,作如老哥你去阎王爷那里去告地狱状吧!乡亲们都相信代表一定会到阎王爷那里告状,讨回公道。

刘正有最后说:“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指望阎王爷公断人世间的不平,这是自贡失地农民的对当局的一种极端失望和绝望的心情表露。都说人间自有公道,我们的公道在哪里?”

 




来源:六四天网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