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玉兰:中共两会期间 警察欺压百姓

2007-02-23 16:13 作者: 倪玉兰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两会即将在北京召开,我与更多的维权人士将要失去人身自由被公安警察非法软禁,公安警察对这种侵犯人身自由权的违法行为称:这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确保“两会”顺利召开。因此,冤深似海的维权人士都被冠以“不稳定因素”的罪名,经常受到迫害,甚至牵连到亲朋好友。

2006年两会前夕,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新街口派出所副所长徐涛、片警王克华惟恐天下不乱,利用职权之便,不择手段,高价雇佣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共同阴谋策划陷害我的毒计。一连几天,我和家里人被软禁在家里不准外出。

2006年3月2日晚6:50分,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的两位队长在西城治安队孟警官和副所长徐涛的陪同下来到了我家。四人进屋后,就开始给我录象,市局治安总队的杨队长说:我代表市局来找你,有人举报你,说你组织上访人要截人大代表的车。我说:“胡说八道、无中生有、栽赃陷害”。杨队长说:“无风不起浪,不止一个人举报你,而是四、五个人,人家为什么不举报别人,非要举报你呢”?我说:“这就是派出所干的,新街口派出所特有钱,他们在我们访民中间用钱收买线民,由公安警察给付电话费、饭费和经费,让他们给传递信息。开始传递一些信息,拿到了公安警察给的报酬,后来他们看到拿钱这么容易,就开始编造假信息和单线联系的警察共同制造骗取信息费,派出所的领导为了政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与线民同流合污编造虚假信息,欺骗上级领导,其目的就是要借他人之手将我致于死地,其用心险恶。我从来就没有组织上访人去截人大代表的车,如果他们出了意外,我怎能对得起他们的家人,我也不会去截人大代表的车,要截我就截胡锦涛的车,到那时,我是否能活着回来还很难说”。杨队长说:其他的事我不管,我是管治安的,你扰乱治安,我就抓你。

杨队长等人走后,历经磨难,受尽煎熬的我忍无可忍,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被迫离家出走。

2006年3月3日下午3点左右,我爱人老董外出办完事回家,被站在我家大门口的新街口派出所副所长徐涛等人拦住去路,声称要跟老董一起回家看看,被拒绝。徐涛对此不满,当老董开门进入小院时,尾随而来的徐涛等人强行进入院内,不让老董开门进屋。下午六点多钟,徐涛命令警察、保安将无辜的老董当做人质抓进派出所,软硬兼施逼他交出我来,忍无可忍的老董愤怒地说:我哪儿知道,你们那么多人在我家大门口把着,都看不住,我还要找你们要人呐?

女儿放学回家后,没有看见她父亲,晚上九点多钟出来找她父亲回家做饭,徐涛等人将我女儿拦截在大门外不让回家,我女儿因穿的衣服单薄就到其叔叔家呆着,十点多钟,我女儿从后院进入厨房,看见徐涛带领二十多名警察、保安撬开房门进入室内进行非法搜查,我女儿对他们这种违法行政、滥用职权的行为忍无可忍,就从厨房出来上前制止,恼羞成怒的徐涛就用强光手电筒照着我女儿的眼睛,命令其他警察对我女儿实施暴力,数名警察接到所长指令就如同恶魔一般,一拥而上残忍地抓着我无辜女儿的头发、胳膊,将她恶狠狠地摔倒在地上,并对她进行拳打脚踢,然后揪着我女儿的头发拖到大门以外,扔到胡同口,女儿的眼睛被摔坏的眼镜严重扎伤。两个小时后,徐涛带领发完淫威的二十多名警察、保安留下一片狼藉开着两辆警车扬长而去。午夜12点,被吓得胆战心惊的女儿回到家里,看到门锁已被撬坏,屋内混乱,就拨打110报警,但是“110”始终没有出现场处理此事。3月4日上午10点多钟,徐涛、李楠、王克华等人再次跳墙进入院内进屋非法搜查,随后,又将我无辜的女儿当做人质抓进派出所长时间的关押。在派出所里,我女儿受到徐涛、李楠等人的侮辱、虐待,他们利用各种手段威胁、恐吓我女儿,让她交代母亲在什么地方,我女儿愤怒地说:我不知道,是你们把她给看丢的,还找我要人,你们凭什么抄我家,凭什么抓我。并质问副所长徐涛:“凭什么打我”,徐涛竟然恬不知耻地说“那是怕你袭警”。3月4日上午至3月5日中午,徐涛又多次带领十多个警察、保安肆无忌惮地闯进屋内翻箱倒柜乱搜一气,搞得我家脏乱不堪。3月5日中午,才将已关押了27个小时的女儿释放。当晚六点多钟也将老董释放,老董被非法关押长达45个小时。他们父女二人在被关押期间没有拿到任何法律手续。

3月6日,住在国外的亲戚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家里出了大事,派出所来了一大群警察,撬开了你们家的门,把家给查抄了,他们抄走了你家的财物和6000元现金,孩子被警察打伤了,眼睛被摔坏的眼镜给扎伤了,父女二人又被抓到派出所当人质关押了三天,5号晚上才被放出来,孩子说没有钱教学费怎么办?闻听此事,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这还有王法吗?

3月7日上午,我在回家的路上被抓,副所长徐涛把我送到鼓楼宾馆非法软禁,我多次要求回家看看,均遭到拒绝。几天后,女儿到宾馆来看我,我看到女儿身上的伤加重,多处化脓流水,我多次找副所长徐涛协商,要求带我女儿上医院看伤,他就谎称“没有车”以此来拖延时间。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可是,我无辜的女儿被警察打伤后连看病的权利都被残忍地剥夺了。

3月15日下午,我被释放回家。进家后,看到受过劫难已不象样的家,撬开的门没人修,屋里的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柜门的锁被拧坏,经过清理检查,我的两部文稿和二十多张光盘、软盘被抄走,6000元现金不翼而飞,其它的东西也没有逃脱这帮土匪之手,就如同遭到土匪、强盗的暴力抢劫。正如深有感触的老百姓所说的那样,“原来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公民的住宅不受非法侵入,这是一个被国际社会所普遍接受的人权理念和准则。我和我的家庭成员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也没有犯罪嫌疑,新街口派出所副所长徐涛、李楠、王克华等人未经法定程序,擅自非法搜查我的私人住宅,扣押我家的财物,给女儿凑的6000元学费也被抄走,殴打我无辜的女儿,并将老董父女二人长时间的关押在派出所里进行精神虐待和人身攻击,这种藐视《宪法》,践踏人权,激化社会矛盾的行政行为,给我的家庭带来了重大的伤害,给老董和我女儿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和难以磨灭的精神创伤。

我向各个政府部门反映在两会期间,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打人抄家的问题,均未有结果。每年开会,我和其他的维权人士都被非法软禁失去人身自由,就象一个沉默的羔羊,任人宰割。

最近,西城公分局新街口派出所,已雇佣了一些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冒充上访冤民,破坏上访秩序,扰乱社会治安,其险恶用心就是要嫁祸他人。就在昨天(大年初五)的下午,有一位自称姓田的女人,冒充上访冤民,给我打电话问我:市政府的大院能进去吗?我问她:你是谁?她说:我姓田。我又问她:你是哪儿的?她说:我是西城的。我说:你有什么事要进市政府的大院。她说:我有冤案。我说:有冤案可以上信访。她说:我要进市政府大院。这个姓田的女人,我从来就没见过,也没有听说有这么一个上访的。很明显,这是公安警察在设陷阱。

今年两会期间,我准备了大量的控告材料,采取不同的方式,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反映西城公安分局新街口派出所非法抄家打人的问题,揭发西城区政法委、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开发商联手集体造假案陷害无辜公民的重大问题,请求全国人大委员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依法立案调查。

倪玉
2007年2月23日

来源:投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