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释永信和他的少林寺,我们烧不起一柱香


少林寺这个地方还真有些怪异,从洛阳出来,洛少高速一路大雾,零零星星的飘着雨滴。一过登封县城进入嵩山,就看见阳光明媚,碧空如洗。原来以为天色已经放晴,在少林寺逗留了近四个小时,再走出嵩山幽谷,又看见灰蒙蒙的阴沉天气。
   我是皈依过佛门的在家弟子,过一座佛寺,烧一柱高香,这是习惯。少林寺大雄宝殿前面的香龛里,最细的一柱香比胳膊粗,最粗的一柱香比碗口粗,长都在一米二左右,一看就不是烧香,是烧钱,佛门烧香,只是一个礼节和规矩,以清香味的醇或淡、好或坏有一些要求,但不是粗越好、越长越好,过去的佛门没有碗口粗的香可以烧,想烧也造不出来啊。明明知道这里的佛界已经蒙上了一层铜臭味,我还是忍不住凑了过去,以为百来十块也能请到一柱佛香。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少林寺大雄宝殿前面的香龛旁边,端坐三个穿袈裟的和尚,请香的客人过来,他们先不告诉你价格和规矩,而是请你在签名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游客并不知道签名簿是一个陷阱,可能有人还误以为那是少林寺对香客们的尊重,糊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这一签,你就中了圈套。签完名,和尚告诉你,凡签了名的香客,释永信法师都会亲自诵经念佛,为你消灾,等等。然后指着粗细不一、华丽不一,但都金光灿灿的香问你:施主,你请哪一柱香?因为前面说了释永信法师替你念经消灾的话,好面子的游客一般都会选择粗的、华丽的高香,等到他们把香递到你手上,才告诉你说,这柱香是六千块钱。那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名字已经签上去不说,香都拿到手里,周边又围着看客,面前又供着大佛,人在这个时候一般都会咽着苦水把钱掏出来。
   好在我前面有一个请香的人,让我看明白了这个过程,才没有上这一当。香龛里面的高香,最便宜的六百,最贵的六千,那个游客选择的是最粗的一柱香,他听到六千块钱的时候,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僵在那里。他老婆跟在后面,脸吊的更长,拉着男人的袖口要走,和尚说,施主,你已经签过名了。男人哭丧着脸,央求老婆,说,算了,六千就六千吧,心诚则灵,破财消灾嘛。
   看完这一幕,我转身走开,六千块钱一柱香,别说我烧不起,烧得起也不会烧,哪里是烧香啊,明明白白的在佛祖面前骗人敛财嘛。我想,这个社会什么样的人都有,可能有人专门就是奔着六千块钱的香火来的,有不在意烧钱的人。如果少林寺不搞欺诈,你完全可以在香龛前面摆一块牌子,明码标价,愿者上钩。但他们没有,三个和尚坐在那里,干得色当无异于骗人。
   但仍然没有逃过这一劫。转到最后面一个殿的时候,我看见殿门是开着的,有人在那里磕头烧香。我以为这里烧香可能不要香火钱,往供养箱里塞点钱就行了吧。于是钱点了一柱香,爬下磕了三个头,还没有爬起来,一位穿灰布袈沙的和尚走过来,双掌合什,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他说,这里是磕头许愿的地方,让我过去签个香袋。这时候才意识到,上当了,但头已经磕完,总不能跑吧?于是跟着和尚到他的木鱼前面,他拿出一个香袋,有六句诗,每一句诗的起头都是一个数字,说让我选择一个数字,每个数字代表一百天,他们会在佛里为签了名的人诵经,请菩萨保佑香客完成心愿。
   我还算是个聪明人,知道那些数字背后肯定有圈套,就选了最小的一个数字“六”,果然,我画完勾,和尚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诵经一天要掏一块钱,我选择的是六百天,要交六百块钱。我什么话都没说,明明白白的上了一当,说什么呢?拿出六百块钱放到桌子上,转身走人。
   有这样一个细节:我们在寺里面游览的时候,一个导游再给旅游团讲解,我听到她说释永信法师,她说:释永信法师有天才的商业头脑,有伟人的聪明才智,如果他不出家修行,要么就是李嘉诚那样的商业巨人,要么就可能是中央高级领导人……我在旁边哑口无言,确实,这个文化程度明显不高的导游小姐,她原话是“中央高级领导人”。
   一面是坑蒙拐骗般的欺诈和铜臭,一面是歌功颂德般的个人崇拜。少林寺,这里还是佛门净土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