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路上,我遇到一帮猪狗不如的畜牲


当这辆依维柯启动的一刹那,这个故事便开始了。

  所有的人都为了多花五十元钱弄到火车票而赶上了这辆车,车上大概有十来人,我的旁边坐着一位朴素的中年人。过道的另一坐着一对正在窃窃私语的情侣。后面一伙人正在相互聊天,有说有笑,这时这个朴素的中年人问那负责弄票的女的:“大姐,真能弄到票吗?”弄票那女的约四五十岁,坐在司机旁边,听了这话,便微微笑了笑,温和的答道:“当然了,我们里面有关系,到北京站后就马上给你们票”,“那大概还需多久啊”?女的微笑着答道:快,一会就到。看着她的笑容,我感觉挺别扭的,嗤!汽车一个急刹,所有的人都向前晃动,那对情侣摔到了地上了,那弄票的阿姨赶紧说:“大家扶好了,刚才前面红灯,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没摔着吧”,那女青年禁不住骂了两句难听话,他男朋友对那司机嚷道:你他妈怎么开得车呢,那司机正要火,阿姨赶紧推了他一下,赔笑着说:兄弟你也不能骂人啊,刚才不红灯吗,再说你们自己也要抓好扶手啊。车上其他人也不都没事吗,车上的那些人都在边看边笑,那女青年瞪了那老女人两眼,便从包里拿出镜子,补起妆来。车子慢了下来,前面堵车了,笑谈声消失了,差不多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然后差不多都扭头望着车窗外。后面有个说到:砌!08年看奥运会要迟到了,旁边那几个跟着笑了笑。他们夹着公文包,大约四十来岁,看起来像知识分子,他们的旁边的那个身材强壮的男的好像两耳不闻车内事,还在闭目养神呢。

  北京的风挂的正紧呢,差不多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急匆匆地走着,旁边的建筑提前亮开了辉煌的灯光映衬着灰蒙蒙的天空,看起来好像马上就到晚上似的,我看了一下时间,还才不到三点。约过了十几分钟,车子才慢慢的向前滑动,不一会车子便飞速起来,我往外边看了看,道上的车子怎么这么少,去北京站应该都是在城市中穿行啊,我有点纳闷,便问那女的:阿姨,去北京站是往这边走吗?那阿姨说:那边堵车堵得厉害,我们往这边绕过去,还能快些。车上的人说,怎么快就怎么走吧,晚了就赶不上2路列车了,车上的人都笑了。

  汽车仍就在高速地行使,我越来越感觉到这辆车是在背道而驰,我望着窗外飞驰后退的景物,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我打开窗,吸了一下外边的空气,这时车上的人都有点不耐烦了,中间的一个男的问道:怎么还没到?那女阿姨答道:快了,快了,那司机说,车子没油,我拐过去加个油就走,也不知司机拐了多少个弯,拐到了一所破烂的楼房下面,急停了下来,这是过来了几个牛氓,一个长头发的,两个胖子,手上都拿着刀子。说到:赶紧下车,排成一排,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整个车里闹哄哄的,这时有个青年反应快,迅速掏出手机正要拨110,突然闭目养神的男的曹着他脑袋就是一拳,他起身正准备回击,男的亮出了刀子,猛地向那青年一刀,顿时鲜血直流,男的捂住伤口,此时车上异常安静,所有的人都看呆了。然后那青年被扔出车外,紧接着一个一个的踩着青年的血迹走了出去,乖乖的排好了队,我最先下车,排在了第一位。

  这时刚才在车上的那个老女人说话了:大家把钱、手机、手表都拿出来,小兄弟,从你开始。她拿着个皮袋子那个司机跟在她后面,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子,我赶紧把钱包拿出来,把所有的钱都放进那袋子里,然后还把兜里的零钱都掏了出来,还有手机,都仍进袋子里,心里想到,这帮畜牲,指不定就捅你一刀呢。我旁边的大哥也把钱都拿出来了,那老女人走到了那年轻女人的面前,那年轻女人脸色特青,早已被那老女人的眼光吓得魂飞魂散,发什么楞,赶紧的,她哆嗦着翻那小包,老女人一下把她的包扯了过去,翻了翻,拿了一包东西出来,仍在地上,我瞟了一眼,好像是避孕套,然后老女人把所有的东西都倒了进去,女的呜呜的哭起来,老女人看了看她的耳环,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正在她犹豫的时候,老女人伸手一个耳光,紧接着去扯她的耳环,女的拼命护住,司机使劲地踹了那女的一脚,痛苦的蹲在地上嗷嗷大哭, 她旁边的男朋友已经被吓呆了,机械性的把钱包都扔进去了,然后蹲下了,那司机走到他跟前,说了句:呸!一脚把他踹到地上。然后继续跟老女人收钱。等大家依次把所有的钱都乖乖地装入那黑色的皮袋子后。那帮畜牲就上了车,扬长而去。这帮畜牲,连行李都拿走了,只留下滚滚的尘土。

  现在所有的人都从惊慌中醒了过来,个个破口大骂。骂那帮人的祖宗十八代,三亲六戚,此时那个青年躺在地上,满手是血,正捂着他的伤口,呼喊救命,那位农民走过去了,我也跟着走了过去,他看了看我这瘦小的身板,示意我在找找其他人,我说:嘿,几位大哥,他们根本没听见,只是面朝着汽车离去的方向越骂越起劲。阿Q,我心里骂道,于是只好走了过去,拉了那位大哥一下,然后指了指那位躺着的青年,说:咱们赶紧救人吧,他一回头,所有的人也跟着回头了,这时大家才走了过去,有的说赶紧打120,一摸才知道没有手机,那位农民说道:咱们赶紧把他送医院吧,救人要紧啊,谁知道路?那位兄弟过来帮个忙,一起扶一下他。大家听到这句话,才真正的醒了过来,有个人说道:这他妈是哪啊,旁边的人也说:什么鸟地方啊,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这个问题上,半天也没个人过去帮忙。我真想说句,什么鸟人啊。紧接着,那几个知识分子便凑到了一起,其他人也凑了过去,七嘴八舌的讨论。那对情侣已经分开了,男的也凑了过去,女的在待在原地,使劲地踩了几下避孕套,然后朝我们走了过来。

  那青年已经奄奄一息,血还在往外流。突然,那几个知识分子过来,对我们说,我们急着赶火车,先走了,你们得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啊,然后转身走了,其他那帮人也跟着走了,农民大哥说,咱们走吧!我背他。我和那女的分别走在他的两旁。

  那帮人转眼就不见了,我不禁骂道:鸟人!,那女青年说:现在这些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说:你怎么不走呢?她答道:我才不愿同鸟人在一起呢!你耳朵怎么样了?我问到,他说:没事了。我说:你的耳环呢,干嘛不把它给那老女人,她沉默了一会,然后拿出那耳环,笑了笑,随手扔在地上,然后问我:如果你的女朋友遭遇到我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办?我顿了一下,说到:我没有勇气去和那帮畜牲拼命,但是我愿替你埃那一耳光。她又沉默了一会,问:要是那钱包是你女朋友送的,你会扔吗?我讨厌回答这种幼稚的问题,便说道:会,她问为什么,我说扔了不可以在买吗?她沉默了,我猜她肯定是在想女人在捍卫爱情的时候,男人在做什么?

  拐了好几个弯才看见公路,看见公路上飞驰的汽车。我们停了下来,准备拦一辆车,看见车来了,我们就兴奋得招手,但车子都过去十几辆,就没有一辆停下来,农民大哥很着急,手不停地在额上擦汗,前面有来了一辆货车,突然那大哥走到路中央,司机一个急刹,轮胎在路面上磨起了一股青烟。司机脑袋伸出窗口便骂。农民大哥跑了过去,向他说明了情况,那司机向那受伤的青年看了看,我深吸了一口气,真担心这个司机也和那帮畜牲一样。突然那司机打开了车门,一起下来抬那青年,由于驾驶室只能坐三个人,留下了那女青年和我。

  公路上尘土飞扬,她赶紧用手捂住鼻子。我说走吧,她问:我们去哪,怎么办? 她一分钱都没了。我告诉她:我们先走到有自动取款机的地方,取出钱,然后去买车票。她说:谢谢!

  当夜色笼罩整个北京城的时候,灯火更加辉煌了。晚上九点多,我取出1000元钱。我真庆幸那帮畜牲没有把我的钱包一起抢去,我告诉她:那帮畜牲也不算坏,他自少留给了我们一条路,比起那帮见死不救的畜牲好多了。她点了点头。

  第三天,我便那着车票坐在候车厅,车票虽说难买,但怎么也比贪图便宜强。不经意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发现了那群知识分子,我啪的吐了口痰,然后等待着检票。

  当列车缓缓驶出北京站的时候,这一切都成为了往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