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山:二会权斗硝烟浓 黄菊苦肉计

2007-03-26 12:05 作者: 张海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黄菊和贾庆林一样是江泽民真正的心腹,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官场上流行“黄菊被夺权是江派全面崩溃的征兆”的说法,江泽民因此震怒和惊恐,指令尽快消除舆论影响。海外亲江网站奉命修改题目为“黄菊主动放弃权力”为之减压。一时间黄是“病退”还是“败退”成为社会热点话题。黄菊越隐此话题越热。江派势力必须要他出来证明,丢权是他个人的病兆所致,而非“江派全面崩溃的征兆”。

缺席上届中共全国政协和人大会议(简称“两会”)的黄菊今年终于在3月6日的人大开幕式上现身,但是黄菊脸色憔悴、表情僵硬、行动迟缓,再度成为媒体焦点。

会场上黄菊面部浮肿,脸色憔悴略黑,面容与身材都消瘦不少,戴上了发套,对着镜头,虽然脸带笑容,但表情僵硬。入座和离场时都需要工作人员在其后扶助,连椅子都拉不动。外界注意到大会服务员给台上各人斟水的时候,没有给黄菊斟,但有一名服务员分别两次单独给黄菊斟水,显然与后台医疗小组为缓解他的疼痛而准备的药物有关。

黄菊的动作比其他人迟缓,全场30多次拍掌,在别人掌声响起时,他才开始有动作,甚至在翻页时也比其他代表慢了半拍。出乎意料的是,3月7日重病中的黄菊还来到上海代表团座谈并作了特殊发言。

黄菊应病应责的宿命

黄菊于1963年在清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的一家小厂当技术员。1980年代初,黄菊因“根红苗正”,作为中共培养第三梯队的接班人,在数年内从副厂长、公司副经理、机电工业局副局长、市工业党委书记、市委秘书长一直升到分管意识形态的市委副书记。

1986 年的一场小政治风波后,黄菊真正成为了江泽民的心腹。当时思想保守的黄菊因禁演话剧《WM》,和当时上海年轻的宣传部长潘维明发生争执。潘请来第一书记芮杏文评理,芮看完戏表态支持。黄菊就把禁演的责任推给主管文化的副市长刘振元,其实刘既没有看过这部戏,更没有表过态。黄菊嫁祸于人,对刘振元搞政治陷害的劣行,恰好传到在上海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周杰耳中。周杰将此事向中央组织部反映,中组部派人调查属实,做出“此人政治品质恶劣,不得重用”的结论。

就在上海市委正在考虑调动黄菊的工作时,黄菊闻讯便向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哭诉。刚到上海的江泽民此时手下无人,恰好常务副市长朱仲宝又病危,成了植物人,于是江就出面力保黄菊,将他调任常务副市长。黄菊从此就成为江的心腹。

1987 年,江出任市委书记时,想让黄菊接任市长,可是黄在十三大上因票数太低,落选中央委员,也就没有当成上海市长。1989年,江泽民入主中南海后,黄菊自然就水涨船高,从上海市长、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一直升到政治局常委,把持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交椅,分管金融、财政、税务等工作。

可以说,没有江泽民,就没有黄菊的今天。所以外界认为吴邦国、曾庆红还只是江泽民的旧部属,黄菊才是江的真正家奴。

民间传言,江处在顺势期,抬举黄菊发达的风水很差,一来黄菊逃避责任,嫁祸于人;二来趁他人病危落难之时挤占空缺。这是黄菊进发所欠之债,所以等到江退休处于逆势期,黄菊则要开始退隐还债了,一是以病应病;二是以责应责。

江泽民本想通过黄菊和贾庆林对中共政治施加影响力,但是好景不长,黄菊之应病真是突如其来,不仅如此,应责之难也伺机而动。陈良宇案直接涉及黄菊,逼得江不得不写“只能到陈,不能再上”的批语给胡看。

上海陈良宇被中央查办后,黄菊的妻子余慧文及弟弟黄昔卷入福禧投资公司违规贷款案件,余慧文和被双规的福禧投资公司董事长张荣坤是老相识,同挂“上海慈善基金会”副会长职衔,中纪委已介入调查。

由于黄菊和江绑得太紧,黄菊应病应责的宿命,对江派势力产生了负面影响。黄菊之病成为各方势力角力点之一,黄显然既“不得安宁”也“不得好死”。

用黄菊“病退”掩盖江失势

据悉,黄菊被诊断罹患胰脏癌,2006年1月16日后很少公开露面,去年3月“两会”其间,政协会议发言人吴建民证实黄菊身体不适入院治疗,但没有披露所患何病,又拒绝评论他的职务有没有改变。06年6月中旬黄菊复出露面。与其他政治局常委一起出席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联合大会的开幕式。

之后时隐时现,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则是06年11月21日,在上海接见到访的澳洲银行董事会新主席古德。

今年1月间香港《经济日报》报导,中央决定,黄菊“健康持续出现问题,已不能再勉强,正式停止工作,并交出金融领域的最高领导大权”,由温家宝直接主持金融工作,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从旁协助。报导又说,中央最高层之前已经决定,中央一般性会议,黄菊可以不出席;黄菊分管的事务,如身体许可,要出席或作出决定。

用“病退”掩盖“溃退”

随着黄菊癌病不可治愈性的逐步确认,黄在十七大退位已成定论。江派势力不得不面对这一客观现实。但是退,有“病退”和“溃退”之别。怎么退,如何退,成为江、胡互做文章的地方。
江派定期的为黄菊制造点动静,发个批示或搞个祝贺,以此证明黄还有口气,以不死为势,情形越来越被动。与此同时,胡温在暂时不能展开对江的直接攻势之前,采取了大量侧面的迂回包抄,对江势的打击很大。典型的有“开放江(泽民)、宋(祖英)性乱”的搜索和藉黄菊病休影射江派失势的舆论营造。

不久前力挺胡温的海外舆论避开黄菊病退的表面现象,直接点出江全面失势的实质,在十七大前的关键期影响波及很大。其中以《亚洲时报》1月22日发表的“黄菊被夺权,江派全面崩溃的征兆?”一文最为经典。

文中对黄菊因“健康持续出现问题”而“交出金融领域的最高领导大权”表示置疑,指出,在中共政治文化中,权力转移是非常敏感的事,在正常情况下,很少出现中途被迫交权的情况,而健康问题,更绝少会令一个政治局常委交出权力。

举例证明,在中共历史上,被夺权、架空的政治局常委,大多是政治上犯了错误,又或已经失势,被对手乘虚而入。由此得出“黄菊被夺权系江派全面崩溃的征兆”的结论。
据悉,此文引起江的震怒和惊恐,指令尽快消除该文产生的舆论影响。当时,海外亲江网站奉命修改题目为“黄菊主动放弃权力”为之减压。一时间黄是“病退”还是 “败退”成为社会热点话题。黄菊越隐此话题越热。事实上,黄已经躲不下去了,江派势力必须要他出来证明,丢权是他个人的病兆所致,而非“江派全面崩溃的征兆”。

木偶推到前台做戏

根据黄菊的病情,两会中的人大会议被选择用于黄的现身场所。江派为黄设计的出场特点是,一是要突出病态,这点黄自动满足要求;二是要有点坚持的表现,以此表明有足够活力熬到十七大。否则,木偶人一个被推到前台,做戏的痕迹太明显,更显江泽民阵营失势之象。
黄菊的一番表演就是尽力向外界表明,他的退出权力是在十七大上一次正常权力交接,个人的重病在身是交权的主要原因。潜台词则是,倘若没病还会干上一届了。以此切断民间“黄菊病休”与“江派失势”之间的丰富联想。

黄菊现身后,海外某有江派背景的网站重新转载上述1个多月前《亚洲时报》的文章,原题发表,有意把黄菊新闻与之相邻而置,以此打击此文的分析结论,总算对江有所交代。
江不在乎在国际媒体前暴露黄的严重病态。外界越集中于黄的病态,黄熬到十七大的退休就越合理自然。除了出席人大开幕外,黄被安排回到上海大本营座谈并作了特殊发言。

黄菊苦肉秀 胡温冷处理

处于明显强势的胡温对黄的苦肉秀采取了冷处理。观察家注意到大会结束时,旁边的贾庆林、吴官正与曾庆红先后跟黄菊握手,但胡锦涛和温家宝离开时,没有与黄菊打招呼。

胡温冷处理的手法为日后以可能的方式正式处理黄菊留出了必要的空间,同时在寸势必争的关键时期,胡温绝不会为江捧人场而自折自损。

上海代表团名单保留了陈良宇的名字,并解释说“关于陈良宇同志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将在立案检查结束之后,按照有关法律的规定做出处理,大会秘书处已经同意他不参加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胡温藉此不失时机的对外显示依法办事的姿态。

另据悉,黄菊的名字并未出现在上海代表团最后提供的对外名单里,显然黄是江硬塞进来的黑户。3月6日黄菊出席开幕的消息也被新华网封锁。

3月6日新华网“高层动态”栏目,政治局9常委参加两会的消息都有,但独缺黄菊。有关黄菊国内的最后正式活动还停留在2007年01月30日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揭牌黄菊致信祝贺”上面。胡温把黄定为非正式出席,黄来了像没来一样。

去年10月26日,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黄菊留职休养”的决定。在这个决议中,有一条:黄菊同志在留职休养期,不负责党政内部工作;还有一条:政治局、国务院根据情况,授权黄菊同志在留职休养期间出席礼仪活动。今年两会,政治局和国务院都没有授权让黄菊出席。
新华社报导突显内斗

但是奇怪的是,3月7日,黄菊出席上海代表团座谈并表讲话的新闻却被高调报导。从黄菊讲话的行文条理性来看,这是事前精心准备的报导。

据报导,7日10时25分左右,会议还未结束,工作人员就开始清场,要求港澳台记者退出。上海团分组会场外戒备森严,大会堂内临时封路,50分钟后,黄菊在韩正等人陪同下出场。
有记者随即向全国人大会议新闻组投诉,要求上海团遵守开放会议的规矩,上海代表团的理由是,为迎候黄菊出席会议,才把境外媒体提前驱出公开会议的会场。

没有人能保证病重中的黄菊不出差错,一旦有失,被不留情面的国际媒体抓到把柄,将闹出国际笑话。所以黄菊此行是被严密安排的,无论他讲了什么,能不能记住,都会有一篇相应的报导。

从新华网上看,黄菊就像从地下钻出来一样,没有参加开幕的报导,一下子就开始参加审议高调讲话了。新华网对黄菊前后剪辑的不连贯,突显胡温对黄现身的控制。显然江派也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一定要求高调报导黄菊的这次发言,似乎黄此次还有另外的使命。

黄菊发言透露江捆绑策略

黄菊是有备而来,在发言中提出了一个“三个坚持”的新概括说法,系首次出现。由于是通过江的心腹高层对江家大本营上海各级官员的训话,可以认为这几乎就是江最新的对胡攻防策略的宣讲。同时黄菊又是此时的焦点人物,“三个坚持”也可藉机扩大影响力。

分析认为,江目前最担心的是“失势”。因为一旦失势,江一干人马面临的就是镇压法轮功的血债清算。随着胡温势力的不断巩固,江派逐渐失势也属必然。内部消息透露,随着国际压力的增加,“办奥运会”与“镇压法轮功”越来越难以同时操作,中共内部一些敏感部门私下去海外摸底探消息,而围绕此话题的内部建议也是不断,江派面临很大压力。

有消息指出,过年期间,江、胡见面达成的妥协是在十七大上,政治局常委班子原则上“五出三进”。五出者:贾庆林、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三进者:刘延东、周永康、另一位由胡锦涛确定,呼声很高的是李克强。

江最看重的是周永康的接任。罗干超龄必退,十七大江急于用镇压干将周永康接替罗干,意在继续维持镇压政策。但是一旦江彻底失势,周永康即使升职在位,一个人也是玩不转的。当年江用内势困得胡温政令难出中南海,深知无势难有为的道理。

江借黄菊之口,祭出“三个坚持”,似乎是江应对胡温的新三字经战略。“三个坚持”的后两个坚持都是拍胡马屁的套话,如第二坚持“服务大局”、第三坚持“以人为本”等,显然这都是胡温爱听的话,也就是具有迷惑性的装点。但江暗藏捆绳的第一个坚持,黄菊具体表述:“一要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以改革开放为动力,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可见,“三个坚持”是把胡的理论重新用江纸包装,在加重对胡拍马屁效忠的同时,也把邓、江、胡结结实实的捆绑到一起。用坚持邓、江的理论指导来落实胡的观点。一条绳绑起来作为“合势”,江则无需再为“失势”而忧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新一期特刊已经发表
请荣誉会员登陆下载
更多

更多
今日重点文章
更多
72小时热门排行
更多
退党
电子书
更多

本类周排行
本类月排行
热门标签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