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铁岭钢厂悲剧:32条生命的最后时光(图)


张福祥

张福祥每天用铝饭盒带些生米,自家的米不要钱,又自己捣鼓着把豆腐切好,一块钱的豆腐,够吃两顿

老康

买三轮车、装架子拾掇好,花了600多元,办证要花300元,他没舍得。还没挣600元,城管已经在到处抓没证的,张福祥胆子小,就回家猫着

“小河南”

“小河南”是河南人,到处打零工,媳妇前年跑了,他一个人在钢厂附近租了个小房,自个给自个做饭吃,衣服经常脏得不行,大家也都看着他可怜,所以他开玩笑,谁也不跟他计较

小冯

小冯带着媳妇从山东来打工,两个人花钱特别细,菜都买得很少,有时候就买几根大葱,邻居老太太有时候从菜园里掐把韭菜,摘几根香菜,送给他们

老王说,出事以后,好些骨头都是拿编织袋装着去化验了,钢板里还有骨头渣,他还说班长刘安徽往窗户外面爬,上半个身子有些肉皮,还能辨认,里面还有锻长丁贵明、车间主任关大明……

 张福祥

奶牛在窗户后面哞哞叫了几声,媳妇赶紧爬起来,掂上桶去挤奶,还不到五点,张福祥也坐起来,开始穿衣服。媳妇说,这么早,你再睡会呗。

张福祥闷着头穿鞋,说,你快点挤,完事我帮你送奶站去,你给别人家送奶得快点。

从去年到新钢厂上班开始,早上六点出门,六点半要到钢厂开会,开半小时,干活干一天,晚上八九点进家还算好,经常是十点十一点。进门说句:“我的妈呀,今天又炼了七炉,累疲了……”媳妇听着话还没落音,人已经趴床上睡着了,饭还没填一口。早晨六点就又跑了。

昨晚上,媳妇专门买了两块钱的猪肉肥膘,买了斤蒜薹,蒜薹降到一块了,总算可以吃点菜。前段老吃咸大头菜,一块钱一大疙瘩,下饭,就是口渴,老喝水。菜炒好,张福祥吃了一碗饭,喘口气,哗哗又扒拉下一碗,媳妇说,今天咋这么能吃呢?他说,嗯哪,你炒的菜好吃。

两口子多久没吃过肉了,他们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张福祥每天用铝饭盒带些生米,自家的米不要钱,又自己捣鼓着把豆腐切好,一块钱的豆腐,够吃两顿。油,盐,酱油,葱,都和豆腐拌到一起,搁大陶瓷缸子里。用媳妇原来买菜的筐子,把这些吃的都装上,挂自行车把手上。干活的时候,瞅钢锭火候差不多了,饭盒添上水蒸米饭,大陶瓷缸子添上水炖豆腐,就是一顿中饭。豆角便宜了,就带豆角,茄子便宜了,就带茄子。媳妇知道,那里干活的人,也没人能笑话谁,谁家条件稍好点都不会去吃那个苦。

老康

张福祥骑车往厂子走,经常能碰上老康、左连江(音)、周永伟(音)他们几个。老康是他介绍去的,干了两年了,家里比他还稀松,三个闺女,两个老人,媳妇靠打零工,碰上能挣个两三百,做电话线,做皮鞋,到处找活干。

老康原来去建筑工地当小工,扛水泥,拉沙子,搬砖块,老哥俩很少能碰上,碰上了,张福祥递根烟,老康点上,抽得特别香。老康媳妇说,老康现在烟都不买了,三个闺女上学,老人买药,哪还敢买烟抽。

老康干活老实,舍得下力气,工地上人缘好,就是老结不上账,工资老拖着。

张福祥那会还在老钢厂干活,一月才开支400多块钱,儿子上大学一月生活费就得500,实在没法,就想着去蹬倒骑驴(三轮车)拉人,人家都说一月能挣600多块钱。

买三轮车、装架子拾掇好,花了600多元,办证要花300元,他没舍得。还没挣600元,城管已经在到处抓没证的,张福祥胆子小,就回家猫着。新厂子建好了,还在招人,张福祥又回了厂里,活比过去多了,工资加奖金能开到1300元,每月8号准时开支,他就把老康也介绍来干活。他对老康说,只要身体好,勤快,班长就要,让看上一两天,就跟着干开了。

老康比他话少,也和他一样带饭。有时候,老康只带点咸菜丝,要不带个咸蛋,老康爱吃鱼,从来舍不得买,还是去年过年,厂里发了几斤鱼,老康高兴得使劲对张福祥说:“发鱼了,嘿嘿,发鱼了。”

“小河南”

休息了,张福祥总给老康递烟抽。烟是清河最便宜的,两块五一盒,“小河南”就开他们的玩笑:“你们是不是又叫媳妇‘倒挂’了,钱都掏干净了?”

老康光是嘿嘿笑两声,张福祥就说“小河南”:“你是不又想媳妇了?”

一个班干活的人“哄”地就笑开了,“小河南”就不吱声了。

“小河南”是河南人,到处打零工,媳妇前年跑了,他一个人在钢厂附近租了个小房,自个给自个做饭吃,衣服经常脏得不行,大家也都看着他可怜,所以他开玩笑,谁也不跟他计较。

班里还有好几个没结婚的年轻人,住在王家沟的小伙子李径羽(音)来钢厂时间不长,但是工资比在外面打零工强,住在电嘴子的谭玉祥(音)离他家近,老顺道回家,知道他现在终于说上媳妇了,订了婚,下个月就结婚了,一抽烟就说,啥时候请班上的人吃喜糖,李径羽不好意思,光咧着嘴笑,羞得手都没地方放。

小冯

有一次在旧货市场张福祥碰见了一个班上干活的小冯,也来买厚衣服,张福祥问小冯,媳妇找着工作没有,小冯说打零工呢,两个人都叹气。

小冯带着媳妇从山东来打工,本来把孩子带过来了,两个人都要干活,只好把孩子又送回老家去。他们租了一间小平房,带个巴掌大的小院子,50块钱一月。这两个人花钱特别细,菜都买得很少,有时候就买几根大葱,邻居老太太有时候从菜园里掐把韭菜,摘几根香菜,送给他们。老太太对小冯说,你要攒钱啊,小冯张开五个指头,说:“大娘,我一月给家寄500。”

老太太总觉得小两口太可怜,租的小屋子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他们只买了一个小煤气罐、锅和碗。有时候,老太太在屋头晒太阳,就看见小两口牵着手出来,虽然衣服都旧旧的,两个人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老太太问,你们干啥去?

小冯说,给媳妇找活去。

后来钢厂里别的车间要临时工,媳妇总算也上班了。两个人一直没有买自行车,天天都走着去,走着回,有时候小冯回来得很晚,老太太遇见他,说:“回来啦!”

小冯“嗯”一声,说话都软软的没力气。

终点

2007年4月18日7时45分。

一个装有约30吨钢水的钢包在吊运至铸锭台车上方两三米高度时,突然发生滑落倾覆,钢包倒向车间交接班室,钢水涌入室内,32名职工当场死亡,另有6名炉前作业人员受伤,其中2人重伤。这是中共窃国以来,钢铁企业发生的最严重的恶性事件。

张福祥、老康、“小河南”、小冯……

不同的人在这一刻有了共同的终点。

在另一个班上的老王58岁了,那天刚好是晚班,躲过了。

老王说,出事以后,好些骨头都是拿编织袋装着去化验了,钢板里还有骨头渣,他还说班长刘安徽往窗户外面爬,上半个身子有些肉皮,还能辨认,里面还有锻长丁贵明、车间主任关大明……

张福祥的媳妇听着,懵懵的。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去过钢厂了,还是年轻的时候去过一次,张福祥那会还在老钢厂干活,她站在车间门口,我的妈呀,这都谁是谁啊,全都是脏脏的人,脸全是黑的,全都是一样的人。

她跟一个工人说了,这人大声喊,张福祥,你媳妇——找你!

好些人都停下来看她,远远的,一个黑黑的人从高处爬下来,走近了,朝她笑,露一口白牙,这才看出来是他,就一口牙白。

那天,她像做梦一样,被亲戚架着到了钢厂门口,没人让进。她老想着,张福祥那次在钢厂干活,腿上烫掉了一层皮,疼得直吸溜,还一瘸一瘸地到玉米地里帮她干活,还有张福祥总叨叨的话:“儿子还有两年毕业,再干两年,老子就不干了,再不干了,说啥也不干了。”

三十多万的赔偿款发下来了,张福祥那天早晨骑去的自行车还在钢厂的院子里。张福祥的媳妇打发儿子去厂里把自行车骑回来。

儿子说:“我不去。”

妈问:“咋不去呢?……车胎还是你爸新换的。”

儿子说:“我不去那个厂,我爸还在那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