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与北京奥运会挂钩

2007-05-07 23:04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从今年初以来,国际舆论把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与北京奥运会挂钩,有人把北京奥运会称为 “种族灭绝的奥运会” (Genocide Olympics) 。我们来讨论,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国际舆论会有这种说法。

首先要分析达尔富尔大屠杀的由来。达尔富尔 (Darfur) 位于苏丹西部边境省份,自北至南依次与利比亚、乍得、中非等国毗邻,面积约55 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00万,包括三个省,即北达尔富尔省、中达尔富尔省、南达尔富尔省。该地区为多种族、多部族的地区,包括阿拉伯、富尔人、黑人等部族数量达80多个,其中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族多居住在北部,而信奉基督教的土著黑人则住在南部。由于历史原因,该地区属苏丹经济发展水平迟缓的最落后地区,当地居民多从事家庭畜牧业。这里过去曾经是一个雨水丰沛、土地肥沃的地区,当地人民和睦相处,过着自给自足的恬静生活。

20世纪60-70年代,达尔富尔北部因人口膨胀、过度放牧而导致荒漠化现象不断加剧,祖祖辈辈惯于逐水而居的阿拉伯牧民被迫南迁,与当地黑人发生了争夺水草资源的部族仇杀。为寻找强大的政治支持,阿拉伯人组织了亲政府的“金戈威德”民兵,对当地居民进行烧杀抢掠,这使两部族结下不共戴天之仇。“金戈威德”民兵的肇事者的后台是具有伊斯兰色彩的苏丹政府。近年来,该地区发现了大量石油资源。于是自2003年2月以来,该地区土著黑人相继组成“苏丹解放运动”和“正义与公平运动”两支反政府武装力量,上述两组织对苏丹政府未能保护当地土著黑人的权益,公开提出自治,并要求与政府分享权力与资源。

苏丹地处非洲东北部,扼红海-地中海战略要冲,也是自北进入非洲腹地的门户,为重要国际战略通道。苏丹巴希尔政权1989 年上台后,推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歧视和迫害信奉基督教的黑人。

苏丹丰富石油资源。苏丹石油资源丰富,已探明的储量为30亿桶,另有80-120亿桶潜在资源,位居非洲国家第5名。苏丹的高效油气田是于1980年由美国雪佛龙公司首先探明的。但由于随后苏丹国内冲突不断,加之美国苏丹关系恶化,该公司被迫撤出。1995年开始,中国等一些国家的石油公司与苏丹政府签订石油开发项目,并于1999年实现石油出口。此后,中国每年通过与苏丹合作,进口大量石油。

达尔富尔大屠杀问题之所以与中国联系上了,就是因为中国在苏丹的石油战略有关系。可以说,中国对非洲石油的探险是从苏丹开始的。1995年,中石油开始进入苏丹。短短几年时间,苏丹已成为中国重要石油来源。目前,中石油在苏丹拥有12家企业,占有苏丹最大石油公司大尼罗河股份公司40%、喀土穆炼油厂、石化厂各50%和95%股份,并修建了750公里输油管和苏丹港30万吨油轮输油终端。苏丹政府对中国出口额一度占总额的55%,其中大部份为原油。2004年1至4月,从苏丹港出发的25艘油轮竟有19 艘开往中国。通过中国的投资,苏丹在1999年成为石油出口国。通过在苏丹的石油开发,中国开始逐步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正因如此,中国需要苏丹政府保持对国家的控制,以确保自己的能源利益;而苏丹方面也需要中国的扶持,从而能在日益孤立的国际舞台上继续周旋。

中国支持苏丹政府的原因归于石油利益,中国2年多来坚持不懈地反对大国势力介入达尔富尔人道危机,反对制裁,不赞成联合国维和部队介入,并多次在安理会表决中投出弃权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维系能源利益的考虑。中国政府还向苏丹政府提供了大量资金、物资援助,帮助他们对付反政府武装。正是有了中共的不断输血,苏丹政府得以长期对国际压力持强硬抵触的立场。

中国政府坚持“不干涉”原则,对苏丹政府使用中国资金、武器支持阿拉伯“金戈威德”民兵不闻不问。今年2月胡锦涛访问苏丹,提出达尔富尔和平四原则:一尊重苏丹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二通过和平手段以及平等对话与合作解决问题;三是非洲联盟和联合国应当在达尔富尔维和任务重发挥建设性的作用;四是加紧改善达尔富尔地区的局势和当地人的生活。表面上很漂亮,实质上坚决反对制裁苏丹,不赞成派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苏丹,任由苏丹政府和阿拉伯民兵屠杀黑人。

北京尽管受到国际压力,但是中国仍然表示要和苏丹加强军事合作。今年4月初,苏丹武装部队联合参谋长艾哈迈德.吉利到北京访问, 新华社援引曹刚川的话说:“中国和苏丹的关系长久以来一直稳定发展,而中国愿意在两国军事间的各个领域进一步发展合作。” 吉利抵达北京进行为期8天的访问。

与此同时,北京政府拒绝用其经济影响力向苏丹施压,不赞成要求苏丹允许联合国维和部队进入达尔富尔地区。除此以外,中国还曾动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阻扰安理会对喀土穆政府提出谴责。

联合国国际刑事法院第一预审分庭5月2日正式向2名达尔富尔屠杀平民事件肇事者发出逮捕令。这2人分别是苏丹现任人道事务部部长、前内政部长艾哈迈德·哈伦,以及受政府支持的阿拉伯民兵金戈威德指挥官之一的阿里·库沙布。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莫雷诺-奥坎波(Luis Moreno- Ocampo)在接受联合国电台采访时表示,该法庭法官是在认为检察官提交了充分合理的证据后发出逮捕令的。

身为苏丹前内政部长的艾哈迈德·哈伦的责任是内部安全,但正是他协调、计划了政府军、警察和金戈威德民兵在达尔富尔的犯罪活动,他征召金戈威德民兵,并为之提供经费。而作为金戈威德民兵指挥官之一的阿里·库沙布的逮捕令上更是共有50项危害人类罪行和战争罪行。

阿里·库沙布。他是西达尔富尔非常著名的金戈威德民兵指挥官。联合国的证据显示,他亲自指挥了对4个村庄的袭击,还有证据显示他如何指挥民兵强奸妇女、杀人,他个人要对这些罪行负责。

达尔富尔的冲突目前已经造成40万人死亡,有两百万流离失所者,他们生活在难民营,非常痛苦,必须制止对他们的犯罪,结束达尔富尔危机。

过去2年,每当美英推动安理会就达尔富尔问题裁制苏丹时,中共一直保护着苏丹喀土穆政权。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中国政府利用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几次阻挡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进入苏丹。

但4月下旬事态突变,一名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希长助理翟隽前往喀土穆劝说苏丹政府接受联合国维和部队。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共政权的态度骤然改变了呢?

美国好莱屋女明星米亚·法罗(Mia Farrow)和她18岁的儿子、耶鲁大学法律系学生罗南·法罗3月28号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种族屠杀的奥运会》。他们在文章中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而现在有另一个口号在流传,那就是“种族屠杀的奥运会”。

文章还说,“中国已向苏丹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中国购买了苏丹出口石油中的绝大部份。苏丹政府利用这些收入的 80%来购买武器,其中大部份:是中国制造。中国还在联合国多次阻止英、美等国试图停止达尔富尔种族屠杀的努力。”

文章还特别提到刚刚“去过中国帮助中国准备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电影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要给中国的形象消毒,这很令人失望。斯皮尔伯格先生在1994 年建立了大屠杀历史真相基金会,纪念二战中的犹太人大屠杀。他是否意识到中国正在资助达尔富尔的大屠杀?”文章还警告斯皮尔伯格是否要像为纳粹作宣传的电影导演里芬斯塔尔一样成为北京奥运的里芬斯塔尔。

据斯皮尔伯格的秘书透露,在影星法罗发表这篇文章的第4天,斯皮尔伯格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写了一封信,谴责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种族屠杀,要求中国政府行使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结束那里的人类所遭受的痛苦”。

可以说,美国好莱屋女明星米亚·法罗和电影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行动使中共政权对苏丹政府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部长助理翟隽不久前前往苏丹,不仅向喀土穆政府施压,而且还赶到达尔富尔的三个难民营视察一番。西方媒体都对中国特使出访苏丹进行了报导,称此行对中国高官来说,无疑是一个罕见的举动,因为中国与苏丹保持着广泛的商业和能源关系,以往总是极力避免告诉其它国家如何去处理内政。

《纽约时报》指出,不久以后,中国便派出的政府特使翟隽前往苏丹。北京出现的重大转变,完全可以被视为一个如何向北京展开施压活动的精典研究,它旨在某个脆弱的时间和某个脆弱的点面,来刺激北京,从而完成一些多年来通过外交渠道所不能完成的工作。

4月23日。美国向安理会提出决议草案敦促在苏丹政府再次拒绝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的情况下制裁苏丹,并要求加强进驻达尔富尔的非盟和联合国维和部队以保护平民百姓。如果苏丹再不采取具体步骤制止达尔富尔的流血冲突,苏丹可能将面临新的严厉制裁。

在达尔富尔冲突4周年之际,世界各国35个首都在4月29日都举行了抗议示威,要求各国领导采取果断行动,立即促使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苏丹达尔富尔地区,制止当地的种族屠杀暴行。

米亚.法罗在白宫对抗议民众发表讲话指责中国漠视达尔富尔的恶梦,并说,中国要举办奥运不能无视达尔富尔,因为达尔富尔暴行的继续绝对不能让奥运正常进行。

法国总统大选社会党候选人贺雅尔女士5月2日在总统竞选电视辩论会上公开表示,应该提高对中国在苏丹达福尔问题上的压力,中国因石油利益漠视达福尔现况,外界应对中国提高压力,她赞成抵制北京奥运。可见失道寡助,中共政权在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事件中的立场和态度巳成了千未指的罪人了。

5月1 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声讨共产主义罪行大会,捷克总统、瑞典总理都批评共产主义在欧洲及全球犯下的滔天罪行。会上有人建议发动10万名观众参观北京奥运,在奥运会开幕式时公开亮出事先带入场的抗议衣衫带有标语“种族灭绝的奥运会” 和“抗议北京侵犯人权”,在全球媒体前亮相,准备中共警察捉人。这对中共政权而言实在是“一个头两个大”的难事。怪谁呢?这不是中共政权自找的吗?

纽约的民众开始针对和苏丹有密切联系的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行动,呼吁停止人们向这家已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投资。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在纽约上市后,向其母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贷款150亿美元。股市分析师发现,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10%的股市收入转入母公司。在欧美考虑制裁苏丹的时候,中国却向苏丹投资150亿美元。而苏丹政府把70%的外资用在军队上。

从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与北京奥运会挂钩的事件来看,北京奥运会正成为一个杠杆,在未来一年多内,在奥运会开幕前,将被用来迫使中共政权改善中国人权及类似解决达尔富尔屠杀事件的压力点。中共政权是千方百计的要举办奥运会,这正是中共自己背上的大包袱,成了大靶子。

中共政权在衡量北京奥运会、苏丹石油、出口武器至苏丹,及也考虑了中共政权在非洲的战略利益和军事利益各种因素,看来还是眼前以北京奥运会为首位重要,先让苏丹接受联合国决议度过眼前难关,保住北京奥运会。其它事待过了北京奥运会再议。可见,这仅是中共政权的策略退让,准备以后卷土重来。也正因为如此,世界各人权团体和主持正义的人们根本不信任中共政府派特使去苏丹的举动。(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