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路专栏】黄菊,中共高官行恶遭报第一人

2007-06-02 21:26 作者: 晓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前一段时间风传黄菊去逝,虽说人们众说纷纭,根据中共惯例,新华社没发通稿,外界只能是猜测。今天早上,单位的看门老人告诉我,说电视上报黄菊去逝,我到网上查看,下面是新华网北京6月2日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因病医治无效,于2007年6月2日2 时03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9岁。

今天新华社发出的消息表明,中共国寨一朵显眼的菊花没等到秋天17大的到来就根枯叶黄,即将化为黑烟。看来败德行恶,坏事做尽,就算你当上的政治局常委,老天都不能放过你,这叫人算不如天算。

品性低劣,靠江起家

黄菊是江泽民的得力干将,是上海帮的主要代表人物,人们将江泽民、黄菊、陈良宇合称上海帮的“铁三角”。据动向报道:黄菊真正成为江泽民的心腹还是由于1986年的一场小小政治风波后。思想僵化的黄菊因禁演话剧《WM》,和当时上海年轻的宣传部长潘维明发生争执。潘请出当时的市委第一书记芮杏文看戏,芮表态支持公演。黄菊赶紧转弯,就把禁演的责任推给当时主管文化的副市长刘振元,其实刘既没有看过这部戏,更没有表过态。黄菊嫁祸于人、对刘振元搞政治陷害的劣行,传到恰好在上海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周杰耳中。“通天”的周杰将此事正式向中南海报告,中组部遂派人调查属实,做出「此人政治品质恶劣,不得重用」的结论。

黄菊得知中组部和上海市委正在考虑调动他的工作,便向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求助。为人处事的手腕以及在中共官场上工于心计权谋,使江黄两人气味相投,一拍即合。江泽民那时到上海不久,手下没有熟悉上海情况的人,于是江就出面力保黄菊,将他调任常务副市长。黄菊「因祸得福」,从此就成为江的心腹。

鞍前马后,甘当家奴

黄菊上爬需要江泽民,江也需要像黄菊这样起眼动眉毛的心腹,江提拔了黄,黄也从此沦为江泽民的家奴。

据动向报道:黄有了江这位主子后,以后的路可谓一路顺风。黄也知道报孝江主子。江太子江绵恒决定以上海为基地发展其「电讯王国」──创办中国第三大电讯公司「中国网通」,从申请审批到银行贷款,黄菊一路大开绿灯;鞍前马后,呵护备至。在江宣布退居二线之前,黄菊就在上海为江大兴土木,建了两处行宫,一处位于康平路上海市委大院内,另一处建于瑞金宾馆中未对外开放部份。与此同时,黄菊趁近水楼台的便利,也在瑞金宾馆靠近江宅处为自己建了一座楼,称将来退休后在此伴江养老。可惜当奴才都命短,让阎君勾了生死簿,从此与江阴阳两隔。

黄菊的最高职务是中共第四代政治局常委──并在九名常委中排名第六,并且是排名第一的常务副总理,在总理温家宝出国、生病期间──总理位置空缺的时候,通常也由他这个第一副总理代行总理职务。在政治局常委中,黄菊具体分管金融、财政、税务等工作,由于党政军特一切部门的开支都须经黄菊一支笔签发才能有效,也有人称他是中共的「财神爷」。

贪污腐败,臭名难掩

据动向消息:九十年代以来黄菊家族肆无忌惮的敛财,已经成为上海滩最声名狼藉的丑闻。上海首富周正毅获得国家银行上百亿的违规贷款,获得上海黄金地皮静安区东八块,再压低赔偿进行非法拆迁,强毁民居,全凭他与黄菊和上海当局的关系与金权交易。周妻毛玉萍更是在公开场合称呼黄菊夫人馀慧文为“乾妈”。周正毅东窗事发,社会上随即出现「黄菊老婆馀慧文被捕了」的传闻,黄菊急令“辟谣”。馀慧文的理财手腕在圈子里是有相当高知名度的,她差不多垄断了上海的大厦电梯业务,同时也没有错过上海房地产的高速发展机会。黄菊五兄弟中,弟弟黄昔(黄德锡)曾任嘉善县副县长,其后仰仗黄菊也步步高升,先后在嘉兴、上海和浦东开发区政府部门作党官,并参与炒地产,获利甚丰。在上海的圈地交易中,黄菊家族可谓是一马当先,富得流油。如果要公开个人财富,黄菊家族一定是名列前茅的。

知情人士指出,黄菊在上海任市委常委有二十年,任市长、书记十一年。不但周正毅案与他有关,上海官商界的腐败,黄菊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后,江泽民巩固了权力,上海帮炙手可热,政策优惠和资源优势全部向上海倾斜,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心遂从珠江三角洲转移到长江三角洲。浦东开发,市区重建,地产金融业大膨胀,黄菊领导着江泽民钦定的“面子工程”,把上海市包装得美伦美奂,上海帮大大小小的干将们,也在黄菊的关照下差不多都“先富起来”了。

倾力镇压,身染重症

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最大最惨烈的人权灾难就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集团对善良法轮功信众的镇压。此时的黄菊主管中共的金融、财政,在江氏镇压法轮功最严重的年份,黄菊协助江氏倾力调出国库四分之一的资金,建监狱、奖励为镇压法轮功出力的恶警,使镇压更加惨无人道,惨不忍睹。百种酷刑、强暴妇女、活摘器官,什么丑事,恶事都做出来了。

如果大家留心,可能看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那么惨烈、遭到现报的恶人也达到万例,有的得恶病而死,有的撞车而亡,死时全无人相,只是国内一直封锁消息。黄菊就是得了癌症,68岁的他从今天1月下旬起从公共场所消失了。海外有媒体报导称,黄菊被诊断出罹患肝癌(也有说是患胰脏癌)晚期后,已经住院动手术,病情严重。今年两会期间,躲不过记者们的追问,北京官方终于由政协会议发言人吴建民出面证实黄菊确实染病,正在住院治疗。

有人说“没有江泽民,就没有黄菊的今天”,这句话说得“经典”,没有江泽民,黄菊的确爬不了这么高,如此品性低劣的人,的确做不了政治局常委,主管不了全国金融、财政、税务;没有江泽民,黄菊也不会积极参与镇压法轮功信众,向善良的老百姓开刀,落得如此的下场——他活着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死后被万夫所指,臭名昭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