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抗议官商夺食水卖钱 汕头七千人怒砸水闸


广东汕头市谷饶镇新陂村村民抗议官商勾结将村庄食水资源卖给工厂谋取私利,七千民众日前怒砸水闸,夺回部分属于村民的水源。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汕头市谷饶镇上月发生以冲击私卖土地贪官住宅为特征的大规模村民骚动,一度成为媒体焦点。近日,本台收到当地新陂村村民电话,反映该村水源被私卖的问题,上周六更发生约七千村民抗议,并砸烂截断当地水源的水闸,拿回部分水资源。

村民小刘对记者讲述当时情况:“二号,我们村有六七千人去弄掉张盛坚那个水管,还有那个水闸,用大铁锤和锄头敲烂水闸。”

由于近期各乡镇的维权运动令当局应接不暇,加上村民人数众多,当天并没有官员或警察出面。然而,事后,村民们遭到警告。

小刘:“镇委书记四号发言说要抓来人,但现在暂时没有。”

据村民反映,2005年商人张盛坚建造水闸,堵截当地赖以生存的活水源后,有一万多人口的新陂村(现改名仙波村)自来水管放出来的都是上游的污水。他们要通过打井、从邻村卖水、甚至买矿泉水来维持日常生活,庄稼更是种不了。

一位村中长者说:“没有水就要跑到很远买水、挑水、用车去拉水,因为家里的自来水不能吃不能用,都是厕所水流出来的,百分之百的厕所水。良田变成了荒地,无法耕种,都在长草。”

然而更令村民气愤的是,水中的污染到了无法饮用的程度,他们仍然要向村干部交水费。一位维权代表说:“ 去卫生局检查,污染度达到百分之九十八,我们去调查过,所以应该不能喝,喝了会有疾病。水费同样要交。腐败干部不管你村民死活,只要有钱就行了。”

水源哪去了?村民反映,商人张盛坚与地方官员干部勾结,把他们的水引到了附近的几家染布厂做工业用途,以赚取巨额水费。小刘说:“贷了政府的款,本来说是引容江水,没引成,就用手段把我们本来在灌田,饮用的水库水源截断了,弄去给那个工业区,给那个染厂。下到他们那边提供给五家染厂,一个厂一个月收十四万。政府把我们村一万多人,包括外地来的,那个命就好像不值钱一样的。”

记者按114查号台提供的电话号码致电谷饶镇水利所,对方粗暴挂断。

村民说要自己动手砸烂水闸是无奈之举,因为他们已经不断上访各级政府,然而这个关乎生存权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当地维权代表说:“水坝前几天给我们村民全部自己维护自己的权力,自己搞掉了。因为我们村民经过很多次的上访诉求,达到的就是拖,解决的问题基本上等于零。政府现在还是一团糟,他们是一条线的勾结,一条线的收钱嘛!现在水的问题还没彻底解决,暂时比原来好一点,还未达理想。下一步还是合理诉求,看政府怎么态度,如果端正态度来处理的话,我们肯定相信政府。如果政府不处理的话,我们还是会采取下次行动。”

除了继续要求拿回被夺走的水源;解决当地工厂排放的污染,是村民接着要争取的事情。

他说:“原来是很好的水沟,有鱼有虾,现在这个水沟基本上你用脚去踢那些水都有毒,很痒的。这些水的污染是来自很多方面,有工业的染厂的也有、什么厂都有,反正污染特别大。因为计划的不好,污染的厂应该集中在一个地方,然后处理搞好。不能这里搞一个那里搞一个。我们先找水利资源部门,要把水源先还给我们,然后处理水污染再找环保部门,这是下一步的计划。”

来源:自由亚洲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