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病返贫成中国民众生活压力极待解决

2007-10-13 19:58 作者: 记者黄季宽台北特稿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二零零七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蓝皮书中指出,“看病难、看病贵”是当前中国最突出的三大社会问题之一。因病返贫已成为中国民众生活一大压力,也是中共十七大亟待解决的问题。

这份蓝皮书表示,当前中国城乡居民最大的生活问题是“家庭收入低,日常生活困难”、“医疗支出大,难以承受”,以及“住房条件差,建 (买)不起房”。

很难想像看病贵怎么会成为中国民众一大梦魇,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例如深圳市人民医院竟发生开立的收费帐单,住院特级护理费按一天二十七小时收费,一位病人在该院住了一百一十九天,收费高达人民币一百二十万元,折合新台币近五百万元。
又如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二零零五年一名翁姓离休干部因淋巴癌住院八十二天,最终因多重器官衰竭死亡,不料医院共收取医疗费用一百三十八万九千元,折合新台币高达五百五十六万元。

再如已故台湾总统府资政陈立夫的儿子陈泽宠,两年前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发现肝肿瘤,开刀治疗发生大出血,随后在加护病房住了十天,家属总共缴交三十六万多元,还拿不到逐日医疗项目收费明细,以致无法在台湾申请健保,至今尚在交涉。
此外,北京最著名的协和医院,给专家级名医看病必须挂“特需门诊”,挂号费按医生的年资和职称而订,公订费用最高是人民币三百元,其次是两百元、一百元和六十元。由于专家门诊一次只看十五个病人,挂号不易,于是挂号黄牛应运而生,而向黄牛买号牌的话,最高的挂号费就涨到四百元。

挂号费三百元到四百元,相当于北京科级干部月薪的十分之一,但假如大学刚毕业或是一般的职工,薪水只有一千元左右,就大约是月薪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同时,随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不少国营企业倒闭或股份化,下岗或失业、退休职工不再能向工厂企业申报医疗费用,他们的痛苦和不满可想而知。

以往中国大陆在共产主义平均思想下有“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问题,如今改革开放走向市场化,却又衍生“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
即使中共十七大强调“科学发展观”、“建构和谐社会”,如果不能解决民众切身生活问题,这又有什么用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