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专栏】从十七大看中共的接班人问题

2007-10-18 01:58 作者: 孤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十七大召开前夕,对这一届政治局常委的猜测可以说每天都有新版本出现,7人9人来回变,谁上谁下讨论的热闹极了。据说是中央高层加上已退下的元老在北戴河紧张的讨论了一个月,每次有某人秘书出来透风,社会上就会有一个新的版本。根据我的记忆,好像只有当年文革后期邓小平复出时“走资派还在走,政治谣言七八九”的那个劲头才能相比。这也反映了这次十七大人事安排的激烈和复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新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可能会取代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成为十八大时胡锦涛的接班人,而李克强则可能接任总理。习近平有太子党背景并能被各派系接受,李克强则因其团派背景被认为是胡锦涛属意的人选,仅仅在一个月前才被透露出来其进入高层成为下届总书记的热门人选。有人认为这是江泽民安排制约胡锦涛的一着棋。

对于太子党和团派的划分是否真的反应了中国政界的派系,他们之间的差别是否真有那么大,外界有很多不同意见。相比而言,接班人问题倒是更值得探讨的。古今中外,接班人问题似乎是共产独裁政权,尤其是中共所独有的。在中国古代,很早就通过长子继承的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以至于在两千多年的几十个王朝,鲜有因王位继承而造成统治危机的。在现代民主社会,国家最高领导人由民主投票选出,任期都有规定,人气再旺,到时候就得走人,最多也就是利用总统的地位帮助党内新人拉拉选票而已,根本就没有接班人这一说。唯独中共,从49年当政以来,最高统治者的接班人问题就一直像恶梦般的缠绕着不放而始终得不到解决。

当年毛泽东到是有意让大儿子毛岸英接班。为了这个,还把儿子送到苏联学习,送到农村和工厂锻炼,以至于这后来成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必经之路。要不是后来这位被父亲送来镀金的毛家大公子被彭大将军派上前线,不当心被美国炸弹炸死了,中国人民今天还可能象北朝鲜一样,沐浴在“毛家王朝”的“慈父般阳光下”。不过,这也就造成了中共特有的“接班人危机”。

接班人危机的特点首先表现出的就是不确定性。毛泽东选定的接班人林彪写入了党章,结果被自己否定了,在当时左右两派高手林立的情况下,选了平庸的华国锋接班。邓小平亲手处置了自己的左右臂胡耀邦和赵紫阳,临时换将从上海调来当时谁也不看好的江泽民。毛泽东选华国锋是相信他不会否定自己那个“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的文革,而江泽民被选中恐怕也和相信他不会为六四翻案有关。

其次是一代不如一代。从上述的选定过程来看,接班人最重要的因素并不是魄力智力或能力,而是不否定自己和自己政策的可能性,也就是效忠的程度。在这里,防止自己被清算成为几乎唯一的考量。因此,选出的多半是心狠手辣的平庸之辈。华国锋一上台,立刻杀了王申酉这样的青年精英。江泽民上台几天就发出参加六四被关的女学生被轮奸是“罪有应得”的惊人之语,到后来发起延续至今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血腥镇压就是明证。

中共的整届代表大会,一般都是以确定人事为主要任务,当政者在权力、地位巩固了以后才会提出比较重大的属于自己的政策性变化,所以中共重要的转折性会议大都是某届某中全会而不是整届代表大会。到了第三代以后,无人再有能力象当年老毛那样任意撤换、批判、打倒党内高官,在两届党代会的五年中,如果没有极特殊的原因,政治局委员常委一般不会在中途更换。这样,代表大会时的人事争夺就显得特别重要。这次十七大充分显露了这一点。

江泽民在当政期间有过两个重大政策对当今中国影响深远。一个是用腐败来收买、控制党政官员官僚阶层,二是镇压法轮功。前者是当今中国社会动荡和不平的根源,后者则是当今世界上最严重的人权灾难。江泽民的上海帮拼命争夺地盘,在我看倒是更像防止日后在腐败和法轮功问题上被清算的以攻为守的挣扎而已。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当年有谁会想到赫鲁晓夫会否定斯大林,又有谁会想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会终结苏联共产党呢?

看中国首发 欢迎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