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静牙痛难忍不让就医(图)


正在狱中服刑的山东临沂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最近几年来长期遭到山东警方的软禁。今年夏天她在被解除监视居住之后,到北京停留期间继续遭到北京和山东警方的软禁,没有行动自由。八月底她被山东警方绑架回山东。长期的生活不稳定和处于焦虑之中,使得她深受牙痛之苦。袁伟静说,九月初的时候,她曾经被允许去看过医生:

“九月初的时候他们还让我看病,但中间突然不让我看了,我的牙在治疗的过程中还需要换药。”

袁伟静说她已经有三颗牙被拔掉,一颗牙需要补,而且牙医已经为她做好了准备镶的假牙,但是她却去不了:

“十月四号我说要去看牙换药,我想可能是因为国庆节,一直到了十月八号,国庆节过去了他们还是不允许,问他们理由,他们就说上面领导指示的,你就是走不了。我想可能是十七大,我也明确告诉他们我的牙实在不能等,药时间长了不换是不行的,我现在疼得不能吃饭。看着我的这些人都知道,因为我在我妈那边的时候,他们也都看着我。但是上面领导不让去就不能去。十七大之后23号的时候,我要求去,他们还是不让我去。”

袁伟静说,她家门口现在每天日夜有大约7个人看守她们一家,她只能到附近的菜市场去买菜,别的地方都不能去。疼痛难忍的袁伟静在29号实在忍不住了,她逃脱看守的监视,跑到附近的马路上准备拦车到100公里以外的临沭县牙科医院去看病,但是被那些看守强行拖了回来:

“到道上以后我就拦车,看到我拦车以后5个人迅速地把我围起来。他们全是男的,其中一个人就把那个车指挥走了,不让我上车。这样我就很生气,就说不让上车我就步行去,他们还是不允许。我一边向前走,他们一边向后拖。我还抱着孩子,孩子看到他们拖我就哭,这样走了500多米,还是被他们拖回来了。”

没做违法的事,而且身为自由人的袁伟静却连看病的权利都没有,她自叹她连死刑犯都不如:

“别说我现在没有任何的问题,我现在就是判了死刑之前有病你们也应该允许我去看呀!”

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对袁伟静一家的情况很了解。他说,袁伟静受到如此严厉的监控,应该和中共十七大有关:

“全国各地来讲,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被软禁的在十七大之前可以说达到了一个顶峰,但是一般到10月23号、24号就解除了。山东对袁伟静、陈光诚极为特殊,好像带有一种报复性的惩罚。袁伟静到北京来呆的50天让山东省政府丢了很大的颜面。”

袁伟静不被允许看医生之后,她已经多次致电临沂县以及山东省的公安部门,但都得不到任何答复。记者打电话给袁伟静家所在的双侯镇的党委干部,手机电话都无人接听。胡佳感叹,这是山东省一个省在对一个盲人的家庭犯罪:

“袁伟静确确实实是个自由人,结果,整个山东省就没有任何人出来主持这个公道。山东省公安厅、临沂县公安局、乡镇的这些打手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就是因为他们有后台。这是整个一个省对一个盲人家庭的犯罪。”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