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烟枪Joe命终的奉献

2008-01-01 09:21 作者: 子仙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到我这儿来戒烟的病人,百分之八十五以上都会戒掉,那不完全是因为我的医术和他们的决心。对于那些戒烟快坚持不下去的病人,我会给他们讲一个故事,听完了这个故事的人,基本上就不再想抽烟了。

在我当学生时,上医学解剖课,看人的骨骼、肌肉、神经、内脏器官等。Joe是提供给我们做解剖的尸体之一。他是因为患肺癌去世的。看到那最后夺去他生命的那个又大又黑的肺脏时,我不禁愕然。

那肺脏把整个胸腔几乎占满,已经膨胀到肩膀的空隙处,质地坚硬,很难想像人的身体可以容得下这样一块大黑石头般的东西。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Joe的脸,这是个在五、六十岁之间的中年男子,体格高大。

隔壁房间正在播放录像,那是Joe生前的讲话:"我的名字叫Joe。与很多年轻人一样,我曾有一个很健康、精力充沛的身体。正因为此,我也以为我可以无休止的糟蹋它。我有很多不好的生活习惯,但从来没有把这些习惯与健康联系起来想过。

我抽烟从一天二包,变成一天一包,又到一天十支、三支、一支。不是我自己想戒,而是我的身体再也受不了了。

我曾经试图戒烟,但是总有一个灵体般的声音在我最软弱的时候对我说话:

"算了,别戒了。人反正都要死的,不死于肺病,能避免心脏病、高血压、中风吗?不死于疾病,能避免车祸吗?不出车祸,能逃过去别的意外吗?人总是要死的......"

于是我又抽烟了。

在长途旅行时,因不能抽烟而感到难熬,我曾经为自己的状况感到惭愧。我发现与朋友一起爬山涉水时,别人都在高高兴兴的玩乐,而我却谨小慎微的生怕一场雨把我带的烟淋湿了,或者怕打火机掉进水里不能用了,我活得像烟的奴隶和犯人一般。但每当我真想戒时,那个幽灵般的声音会再出来──

"算了吧!别苦自己了......"

于是我为自己找一个藉口,就又继续了......

"今天,医生说,最多不到三个月我的生命就将结束了。趁我还能呼吸、说话,我想把这一切讲出来,把这个曾经被我使用不当染上坏习惯的身体献给学校,供学生做解剖、学习。能在最后做一些贡献是我的荣幸,我也想告诉那些自己以为能逃过那厄运的抽烟的人们,别再欺骗自己了。我这样做过,我此刻清醒了,但是太晚了。你们还来得及......"

我回到浸泡在防腐剂里的Joe的身边,仔仔细细的看了他的整个胸腔、肺部,我把这一切清晰的记在脑子里。在我后来的行医中,我把Joe的话告诉每一个在戒烟时犹豫不定的人。

"当生命还在你自己的掌握之中时,珍惜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