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队腐败丛生

2008-02-02 02:12 作者: 南匈奴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自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贪腐案件被海外"反共媒体"曝光后,中国军方加强了保密工作,对军队纪检部门查处的案件和军事法庭审理的案件严格封锁消息,严防外传。但是,通过军队与地方的日常接触,军队的腐败现象还是为国人所知晓。为了掩盖军方的腐败,军队宣传系统专门撰文称"中国的军队并不腐败"。事实上,军队的腐败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而且普遍的腐败现象成为军方纪检高官担心兵变的主要原因。

征兵、接兵"发小财儿"

平常百姓能直接接触到的军队腐败,是征兵、接兵环节。在城市里,有些社会关系的人为了让考学落榜又不愿做工的娇子有条出路,大都看好当兵这条路。服役期间,家里再大把花钱,给孩子弄个军官职务或士官(即志愿兵)身份,将来转业找工作就不用发愁了。征兵的季节是军官们"发小财儿"的季节,接手上述的一个城市兵,最低收入也是"一万块钱现金另加两箱五粮液"。两箱五粮液共十二瓶,每瓶批发价约在三百五十元左右,总计在四千块钱.一个负责征兵的军官若是办上五个这样的兵员,收入就是七万块.所以,军队干部每年到地方征兵,要"轮流坐庄",大家都有发财的机会。

"发小财儿"是一般现象,而拿住农村大户,那才叫有手段。一些农村巨富不大考虑儿子的前途,因有万贯家财可恃,儿孙吃用不尽,倒是将心思用在女儿身上。将女儿送进军队,由女兵变成官太太,不失为疼爱女儿的好办法。女兵指标少但农村的男孩子们不愿当兵,两相权衡就出现"农女城男"当兵热门.招一个农村女兵少说也得给十万块,多的可达三十万.

靠花钱把子女送进部队的长辈生怕孩子到部队找不到好差事,当孩子入伍后,马上跟进,再和部队接兵与管分配的干部交际一番,花上一大把钱也成了定例。有一位家资颇为丰饶的城市男孩因在家时玩电脑游戏出色,在结束新兵连训练后被团长调去当勤务兵,每天负责替团长升级《大话西游》游戏。花了大把钞票的家长闻讯,哭笑不得:"本想让孩子当兵改了爱玩游戏的毛病,现在可好,玩得更起劲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征兵、接兵的贿赂收入算是小打小闹,即便是那些将报废军车捣鼓到地方去的"玩胆"生意,也算不了大单子。能发大财的军官没有一个不敢干大生意的。比如负责石油、黄金、森林资源的部队,主要头头乾脆就卖原油、卖金砂、卖木材给地方私商。这类活动,无一不是现金交易,干上三五单就不愁弄不到千万收入。

比卖资源更玩胆的生意是卖军火,这类生意专属边防部队所为。如西北某军械修理所报废四千条苏式冲锋枪,其实只销毁了千余条,其余三千来条经修配后转手卖到阿富汗。阿富汗军火商再将这些旧枪与从前苏联加盟国乌兹别克斯坦等地走私进的同类枪混在一起,或是卖给本地反政府武装,或是远运中东、非洲。也有一些该类武器反流到中国新疆,为东突力量所购买.二○○七年夏季,中国公安与武警激战东突小股武装获胜后,在缴获的苏式冲锋枪中竟然发现了属国内已报废枪支的编号。

在中国南方海域走私现钞的小型快艇队伍也多见"便衣军人",遇上缉私队伍,他们就亮出军人身份。武装缉私快艇的装备远不敌"便衣军人"的武器火力,只好放行。据悉,一位长期组织武装运钞的海军营级干部,两年就赚到四百万人民币、一百万港币、六十多万美元。这位营级干部赚足大钱之后,很快便转业到北方老家过起"寓公生活"--只在接受单位挂个名并不上班。回到地方之后,他并没金盆洗手,又干起了水货手机的销售。由於他的手机店销售业绩颇佳,还被地方评为"优秀军转干部"。

假将军背后有真关系由於军队的腐败受到保护,地方行骗者就千方百计地与军队腐败分子挂?,如曾在军队服役过的北京市民江鹏与妻刘某靠军队的关系弄到少将军服、拿到军队空军介绍信,四年间把三十名高考落榜生送进军队院校。该案被查处后,轰动一时,军方无法护短,只说江鹏是无业游民,军方是上当受骗而拒不追查江鹏的军方"合伙人"。

江鹏招生的身份是"北京卫戍区高新技术中心主任"、"兰州军区后勤联动部少将副部长"。就是用这个身份,江鹏同其太太将他们招收的学生送进了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武装警察学院等部队院校。二人合计得到各项"手续费共五百四十万元。三十名学生平均每人要交十七万块钱才能拿到入学资格。至於这些学生的家长对第四军医大、武警学院的招生人员行贿多少,外界无从知晓。

江鹏的太太刘某早从一九九九年就拿到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大校军衔与军官证,直至二○○四年案发,资格才被取消。这个外表看来并不複杂的案件,从二○○四年初拖到二○○六年底才由地方法院审结,其中涉及军方人际关系取证之难可见一斑。最令外界费解的则是,那三十名学生在进入军队院校前是如何拿到军人资格的。他们没进过军营,没服过一天兵役,一夜之间竟变成"大有前途"的优秀士兵,实在是只有"梦幻工厂"才能造出的神话。但这一切在中国就发生了。

了解军队院校招生腐败现状的知情人士说,江刘夫妇只不过是"玩漏了的"极少数,军队院校每年约有十分之一的"特招"学生是有钱、有关系的社会青年"顶军人的名"进入的。一个顶替名额大约卖到十万元人民币。由於名额位价越来越高,军队里也出了一批替考"枪手",替考一次能拿到三万元的辛苦费.

军队纪检高官的悲叹替军队腐败辩护的人士说:"说到腐败,人人发指,但是不要把腐败这个大帽子扣到军队头上。我承认军队有问题,但是并不是军队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有军方背景的中华网在二○○三年三月发表文章如是说.但负责军队反腐的中纪委高级官员却不如此认为,认为军队腐败已经影响到军队的政治品质.中纪委副书记、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张树田在二○○七年底的一次总结讲话中称:"军队腐败长此以往,政治思想必然蜕化变质,宗教渗入军队就有了可乘之机;军队腐败长此以往,提拔任用必然失去公平,关键时刻就可能导致兵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