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海归中国亲历:我的上海雪夜惊魂记


27日晚我搭乘春秋航空的空客320飞往武汉,飞了一个多小时后飞机广播,由于当地暴雪机场关闭,飞机将从武汉上空返回上海浦东机场。

  机内一片哗然和惊愕,但没有任何抗争。到达上海机场后先是在候机楼等待消息,过了几个小时得知航班取消,同时取消的还有上海航空等一些航班。但上航的乘客吵得很厉害,而春航的乘客比较安静。这可能是因为前一段时间报纸报道过一个事件,一些乘坐春航的乘客为飞机严重误点跟春航闹了一起来,结果春航把这些人的身份证输入电脑,从此这些人不得购买春航的折扣机票。

  春航牛就牛在他有非常便宜的机票,比如经常推出二折机票,比火车票还要便宜。在浦东机场春航的负责人照样很牛,有人提出赔偿,他说:"不赔的,你可以看机票上的合同"。

  我看了看合同,果然是写着:"无论何种原因造成的航班误点或取消,不承担任何补偿和赔偿费用"。但他们承诺可以用大巴把滞留在机场的乘客送到川沙宾馆,每夜80的费用需乘客自理。

  上海此时也是大雪降温,加上已是深夜,机场巴士和磁浮列车早停止运行,人们只能选择在川沙过夜。

  大巴来了,开了半小时到达川沙,但司机怎么也找不到这家宾馆,他也是临时拉来的。最后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了川沙宾馆,大堂里挂着两星宾馆的牌子,80一夜无论如何是很便宜的。

  入住后才发现空调打不出热气,基本就是个风扇。问宾馆方面,他们说没有想到那么多客人入住,还有没想到气温会那么低,制热跟不上。尽管盖着两条毛毯,我还是冷得我瑟瑟发抖,难以入睡。

  半夜下起了雪子,打得窗玻璃怕怕乱响。明显地感觉到寒气从窗子那儿传过来。饥寒交迫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想不能再睡下去了,于是起床去吃早餐。早餐很便宜,6块。但不是自助餐,而是圆台面,格局就像招待所。果然服务员说以前就是川沙县委招待所。我喝了一大碗粥吃两个包子,急急退房回家,想再不好好睡一觉,肯定生病。

 从川沙到浦西其实很远,公交车走了两个小时。我一路观望,想找到当年野营拉练时的情景,却一点也找不到了。当年我们拉练的第一站就是龚路。那一天正好下大雨,我们在泥泞的小路上走了近100里路来到宿营地。当时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清代建造的小火车和古色古香的瓦房,甚觉新奇。三十年过去了,川沙变化很大,小火车的轨道也不见了,但和上海市区比较起来,还是非常落后,甚至许多地方有些破败。

  到浦西我换乘地铁。从地铁出来,到家不过一公里,但大雪天又带着行李不好走,想招辆出租,竟都不停。不停是无法投诉的,停下来拒载是可以投诉的。据说上海有个出租车司机用MBA的知识来开车,他能识别哪些人是长途那些人是短途,选择长途的客人拉,而合理地拒绝短途客。他的经验一经推广,上海的出租车司机个个门槛贼精。只得打电话给弟弟,叫他开车来送一送。关键时刻只有打虎亲兄弟了。

一觉醒来,我想此时如果发生在加拿大会是怎样?

  首先,加拿大大雪常见,机场方面会很有效地铲雪,跑道会洒盐。而中国,尤其是南方各省没有这方面的精神和物质方面的准备,只有关闭机场以求万无一失。其次,加拿大逢到飞机不能正常起飞或航班取消,一定会拉客人到星级宾馆好生安顿,不然客户的投诉早晚要叫他们赔得倾家荡产,不管你买的是什么折价机票。(其实我飞武汉的机票订得较晚,几乎是全价票。)

  另一个感触是,川沙是浦东新区的一部分,和市区简直是天壤之别。而我们在加拿大或美国任何一个小地方都看不出和城里有多大的区别,尤其是生活设施和生活水准。城乡差别在浦东都那么明显,何况沿海和中西部了,一场大雪彻底暴露出我们的不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