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死囚尸体制作塑化人体标本(组图,慎入)(图)

2008-02-16 06:35 作者: 吴弘达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的创举历来不少。所谓创举是前所未有,是绝无仅有的意思。而且,这些创举竟然被十三亿人都习以为常, 处之泰然了。似乎一切理所当然,好像不再是创举了,很合乎中国国情似的。

举一例: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生育是人的基本权利,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但是,事实竟然颠倒过来,人的这种权利在国家利益之下,在党的政策之下不存在了。所谓中国有全世界22%的人口,但只拥有全世界7% 的耕地,由此,要富强必须放弃这项权利。中国人没有自由生育的权利,一直到今天快三十年了。强迫堕胎、强迫绝育,罚款、开除、拆房等种种措施,无所不有,从小小的村长到省长,都是"一票否决制"。

再如宗教信仰的问题。共产党国家,从前苏联到越南,哪一个有宗教自由的?共产主义世界观是"公有制""解放全人类"。信仰是有的,就是唯物论的世界观,只有此一门。"宗教是麻痹人们的鸦片",这是中共经典的观点。所以当革命成功,宗教就消灭了。三十年后中共革命后退,退到社会主义要100年以上,于是宗教信仰又复活了。现在的对付办法不能只是封杀或取消,而是兴办起"爱国的宗教"。这一做法同前面讲的"计划生育"在国内也相当成功。

这种成功的原因多多。其中有两条:第一,全面控制媒体及舆论。天天给人们看一种类型的新闻,只有中宣部批发的,大家天天看,天天读。久而久之,总有成效的。经济再自由,言论还是一片黑。第二,舆论是由人造出来的。除了中宣部,中国有人敢造舆论吗?人们说有,例如刘宾雁,或者章伯钧,或者傅雷甚至还有赵紫阳、胡耀邦或者任仲夷。这些人确实都很了不起,但他们都是共产党人或其追随者,因为有点不同意见,最后被共产党处理掉了。假如没有被处理掉,他们会怎么样呢?近来也有人在推崇张志新、遇罗克、林昭这样一些人。这些人当年可惜稍一露头就一刀削了,中国没有他们施展、生存的空间。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不错,近二十年来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就是年青一代的知识分子出现了,他们追求的是什么呢?在这个一元化的社会里,他们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呢?也许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会有点真实的贡献,但是这是很长的一条路。

言归正传,还是谈创举。中共最新的创举是生物塑化。所谓生物塑化就是生物体,包括人、猴、象、狗等,将他们的骨骼、血管、神经、肌肉等等,系统地加以塑料化,从而使人们可以很清楚地,直接地观察到生物体的组织情况。这不仅直接有助于人类学、生物学、医学等方面的知识及研究,而是对一般人的知识普及也是有重要意义的。

这原本是最近十一二十年,德国人Von Hagens发明创造的方法。中国人中的第一位跟随Von Hagens多年学习和研究的是隋鸿锦。他是大连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他剽窃这项技术后在中国把生物塑化推广到全国各地展示,人们得到了许多启示和教育。并且隋鸿锦开展了国际交流,例如近两年他得到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Primary公司2500万元的资助,在美国多处开馆展览。听说,现在展出多达五处,准备扩展到美国全国11个城市。

中国人隋鸿锦的展览,到处都有巨大的广告。例如2007年在维吉尼亚州的罗斯琳市,展览面积几千平方尺。展览中有十多具完整的男女尸体以及许多人体器官和切片。

这是人死后的尸体被塑化后做成的人体展览,这不是电脑、汽车、家具制品展览。无人问电脑、汽车制造商他们商品之来源是什么。但是,隋鸿锦的尸体塑化后陈列为展览品,人们就要问人体的来源,这些都是什么人。他的美国伙伴说,"展览结束后,全部展品回归中国,一件都不会留在美国"。隋鸿锦的展览从来没有公开、明确、清楚地说明这众多的尸体是怎么来的。隋鸿锦的展览是中国政府支持并批准出口的。

中国政府在2006年8月1日颁布过一个法律,任何尸体或尸体的组织不准出口。那么隋鸿锦的展览是怎么一回事?中国政府批准的大规模的出口塑化人体的理由是什么?难道中国政府被隋鸿锦等出口商瞒骗了?还是中国政府认为这种人体塑化后的"物"已不算人的尸体,与这份出口规定无关了?

我们在这里不讨论人体塑化展览给人们带来不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影响。在中国和美国的展览,引发了观众的不同看法,正反两方面的意见都有。我们只想讨论中国塑化后的人体,这些人体来自何处?再强调一次,展览的是人体,不是电脑、汽车或家具。

2007 年下半年,我收到了下列九张照片。(请阅附件)这九张照片明确地告诉人们。这些尸体不是病殁的,而是死刑犯。他们显然是刚刚被枪决,绳索未解,头部饮弹后即刻用塑料布包裹住了。一辆小卡车将他们送到吉林市某单位。照片上还有一群女孩子在观望。其中一个尸体被清洗干净抬进手术室,并将颈部的主动脉挑出。这已明确不可能是摘取器官。法警执行开枪,有的直射心脏,有的直射头颅。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法警大都用特殊子弹,头部往往被打得粉碎,甚至半个头颅飞失。而这名犯人的左脸近鼻部仅有一子弹出口处,显然法警执行十分"文明"。似乎有人关照,这具尸体是另有用处的。

我一直非常怀疑隋鸿锦利用死囚尸体作塑化处理后做陈列展览,这让我联想到曾经特意去参观过隋鸿锦在维吉尼亚州罗斯林市的展览。十多具男女塑化尸体,一个个栩栩如生而且很清楚可以看出都是年青人。难道他们不幸年青病殁了?他们死后还在为伟大的祖国做贡献。当然,中国方面一定可以拿出一堆纸张证明他们是谁,他们是怎样真诚的捐献了自己的尸体的。为了人类的科学和知识,他们是中共的很好的榜样。

除了中国以外,我们来看看其他地区的情况。伊斯兰教及佛教为主的国家,是不允许运用尸体做标本,更不能公开展出的。另外在基督教及天主教社会的国家,死刑大都取消,也不允许任意用尸体作为商业用途的。中国既不是此,也不是彼,他们只允许信仰共产主义,信仰毛泽东。所以做什么都方便。例如美国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数量最多的国家,但是没有一个器官来自死囚。中国是全世界器官移植第二的国家,官方最近承认,95%的器官来自死囚。尽管最近才承认,但事实上已存在近三十年了。

中国的医生不在乎器官的来源,他们说他们只是关心病人。曾是广州中山医科大学的朱佩兰医生说:"我们不管法院判得对,还是不对,犯人枪毙了、火化了,就没了。你几百个病人都等着器官,这不是浪费吗?"郑州第一人民医院的某医生说,"人之所以是人,因为有思想。一枪打下去,头颅都没有了,哪来思想!这就不是人,而是‘物'了。我们医生就是取物用于人!"于是医生坐了掩盖医院牌子、车牌照的汽车直接去刑场,待开了枪,人还未死,就开膛剥腹取了器官,由警车开道回医院移植给病人。甚至有的犯人拉到医院里去枪决。因为器官移植医疗手续中,十分重要的一条是减少器官的热缺血时间。

大家知道德国医生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所做的事。医生们利用集中营犯人到他们实验室做实验。有高空缺氧试验和深水冰冻试验等,很多人死掉了。纽伦堡大审判处了二十三名德国医生,其中七名死刑。德国医生在法庭上辩解说,"这不仅是战争的需要,每个犹太人都签了自愿书才来实验室的"。来自美国的法官回答很简单,"这些人在那种状态下已失去签署任何文件的能力了。"

中国医生的医德,人道与人权的观念在哪里?!我们今天在这里不谈中国应不应该有死刑。在这里也不谈死刑应不应该透明。我们明确地说,不论是什么罪,不论怎样处死,政府对死囚的处理只可处死,到此为止。政府不能对死者的尸体采取任何行为。死者有权利,有绝对的权利。

2008 年2月,ABC的电视记者,终于揭开了这九张照片的真实情况。他们采访到了拍摄者。原来他就是隋鸿锦专门收集死囚尸体的助手。他拿着"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的空白介绍信,跑遍了中国各地的法院,收买死囚尸体。一具尸体只花两,三百元人民币。尸体随即送到隋鸿锦的研究所予以塑化。然后,"它们"又一个个栩栩如生地或在中国,或在美国与大家见面了。中国的死囚除了"捐献"器官这个伟大的"回馈社会" 的贡献,今天又添了一项新的贡献 -- "献身"给塑化人体事业,制成干尸标本,出国展览,为国家赚大把钞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正通过决议禁止塑化尸体的展览。我想美国联邦议会也会很快通过相应的决议。

今晚(2月15日)10点(美东时间),ABC将播出独家专题调查"中国秘密尸体交易",敬请观看。

附:利用死囚犯尸体制作塑化人体标本

死囚

 

死囚

注:其他图片太惨,恕不转发。详情看观察网页: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47822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