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让我改变对班禅看法的书

读《悲剧英雄班禅喇嘛》

2008-04-02 23:58 作者: 张伟国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悲剧英雄班禅喇嘛》虽然是香港《开放》杂志社一九九九年出版的第一本书,其实我早在一九九一年就已经读过这本书了,当时上海社会科学院的一位研究人员把这本书借给我的时候,还悄悄地对我说,『这本书已经被禁了!』一九八九年在中国大陆出版的这本书,原名是《班禅大师》,曾获得过首届中国传记文学『东方杯传记文学优秀著作』奖。


班禅与达赖同为西藏喇嘛教格鲁派(黄教)两大活佛,在政教合一的西藏社会,他们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用藏人的话来说『天上有太阳和月亮,人间有达赖班禅』。但是,我过去对班禅的印象是他就像其他被中共统战的所谓『民主党派』领导人一样,只是被当作『民族团结』象徵的花瓶而已,但是在读了这本书之後,我的印象基本都改变了,对班禅喇嘛的敬意肃然而起。这本书披露了十世班禅喇嘛为上书七万言书而受难的重要内幕,并通过他坎坷曲折的一生,揭示了西藏与北京关系的恩恩怨怨及复杂的演变过程,相当具有震憾性,我八年前第一次读到这本书的时候就曾经做过近两万字的读书笔记。
一九五九年西藏暴动之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国外至今,第十世班禅当时选择了留下来,采取与中共边合作边抗争的策略,尽其所能的保护和拯救西藏文化与宗教,事实上他成了『西藏民族与宗教的守护人』。尽管毛泽东曾亲口对班禅说过,在西藏不但要毛像,而且要挂达赖、班禅的像,不但要喊毛万岁,而且要喊达赖喇嘛万岁,班禅喇嘛万岁。然而,一九六二年在广泛调查的基础上,心忧藏民疾苦的班禅写了上中共中央『七万言书』,揭露了中共在西藏大量的灭族灭教事例,为此他从文革前的六四就开始遭到连续批判门争,其中最长的一次『批门』持续了五十天,文革中他更是被中共在监狱里关了九年多。八九年一月二十八日班禅在返回西藏视察的时候突然去世,给世人留下了太多的疑点,当时体魄健强的他才五十一岁。在一九八八年作者开始准备本书写作的时候,曾听班禅亲口对他说『我至少还要工作二十年』。


作者降边嘉措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一位藏族学者,五○年参加解放军,五一年随军进藏,曾经担任过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翻译。对西藏文化和中共的西藏政策,有深入的研究,尤其对十世班禅有长期的交往接触,在作者看来,『班禅大师英年早逝,中天殒落,是藏族人民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我深深感到:藏族人民需要他』。『历史是公正的,人民是有情的。凡是对自己的祖国、对自己的民族、对自己的人民作过有益的工作的,人民不会忘记他们。十世班禅就是这样一个永不会被人民忘怀的人。』


现在,当班禅圆寂十周年的时候,我在海外又重新读到他的这本传记,内心感慨不已。班禅用『曲曲折折,砍砍坷坷』形容自己一生的经历,并说,『我这个人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从来不说假话,不搞阴谋诡计,但始终又被人误解和歪曲』。有人认为,十世班禅的悲剧性,不亚於如今已在异国他乡流亡了四十年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


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将班禅喇嘛与最近几年我在海外见过几次面的达赖喇嘛进行比较,达赖喇嘛在倡导和平理性、弘扬藏传佛教方面的贡献已经获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试想一下,如果当年他和班禅一样留在西藏、接受中共的统战,非但不可能有这些成就,最後难免也像班禅一样落得死个不明不白的结局;他的传记当然也会像《班禅大师》一样遭到禁止,现在中共统治下的西藏不正在全面『清理』『整顿』达赖喇嘛的文字和像片吗?以致达赖喇嘛为了西藏人民免受中共的迫害不得不发表声明,他并不会怪罪那些在环境压力下作出的损毁他书像的行为。


不过再换一个角度看,如果班禅当年和达赖一起流亡海外,他个人的命运可能避免後来的那种悲剧,甚至於获得达赖喇嘛同样的成就,但是藏族人民和西藏的宗教文化可能会受到更大的破坏摧残,所以班禅个人的悲剧和牺牲与他对西藏文明的贡献是成正比的。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班禅喇嘛从来没有像其他民主党花瓶批判中共的门争对象那样对待达赖喇嘛,甚至在胡耀邦去西藏考察以後政策环境比较宽松的时候,他还在公开场合表示有时通过电话与达赖喇嘛谈话交流。


尽管在历史上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的关系并不融洽,但我亲耳听到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谈自己与十世班禅喇嘛的关系相当正面,并且还谈到班禅是他的青海『老乡』,在各种场合达赖喇嘛对班禅喇嘛也一直相当维护、尊敬,除了众所周知他在寻找班禅转世灵童上的努力,最近在他还在纪念班禅喇嘛圆寂十周年的讲话中指出,从宗教上看班禅喇嘛是一个得到了证悟的人,他也把班禅视为西藏的民族英雄。达赖喇嘛还表示,对於选出来十世班禅的转世灵童(他没有具体指哪一位),就像是一颗种子,但这仅仅是内因,光有这还不行,他还要好好学习佛法,修炼以後才能利益众生。


所以,在保护和发展西藏人民及其宗教文化等方面,活跃於国际舞台的达赖喇嘛和与中共周旋的班禅喇嘛长期以来已形成了一种『心有灵犀』的默契合作,正像达赖最近回忆自己与班禅过去关系时说的那样,『班禅走得比我早,现在(中国和西藏)已经没有班禅这样有影响力的人了,阿沛则年级太大了(八十多岁),现在如果班禅还在,就有利於解决与中国的关系问题。』


.........从失去了班禅喇嘛这样一个配合默契的夥伴,也可以解释达赖喇嘛何以近年来对与中国的关系上表现出那种日益急迫的心情。


班禅喇嘛与达赖喇嘛,也许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大活佛、到达了『神』的境界,互相间的关系并不是需要那些世俗的形式来表现,他们的互相尊重、配合默契,当然是西藏人的福气,同时也给海内外中国民运人士一个师范,当然我不敢奢望民运人士之间像班禅喇嘛与达赖喇嘛那样合作相处,但是虚心地向他们学习,尤其是努力学习尊重别人,用默契配合、互相补台来代替不共戴天、互相缠门,无论如何对提升自己的修养素质是有帮助的。所以,学习班禅和达赖的境界,也是民运人士超越自身共产党内门传统的途径之一。


据知情者介绍,《悲剧英雄班禅喇嘛》作者降边嘉措原来是像大多数中共的歌功颂德派学者一样,曾经著有中共西藏领导人《谭冠三传》,而且他一度也是中共西藏社会科学院院长的人选,这个职位被认为是晋升中共西藏自治区领导人的重要阶梯,但是由於他写了《班禅大师》,流露出自己的民族情绪,而且首次公布了班禅喇嘛七万言书的主要内容及其他一些鲜为人知的西藏内幕,出版时相当轰动,尤其是对中共统治下的广大藏民有很大的影响,当时经统战部报告给中央书记处,由中央书记处下令查禁,尽管降边嘉措人身自由并没有受到影响,甚至他还可以有出国访问的机会,甚至在一九九○年还被中国社科院聘为研究员、同时担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的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据《中国少数民族作家辞典》介绍,降边嘉措还是全国《格萨尔》研究中心主任,同时担任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和少数民族作家协会副理事长等职务,但他还是遭受到了某种压力,他的仕途之梦也随之破灭。


对於中共当权者禁止在中国大陆发行这本书的做法,降边嘉措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说『这是一段不可磨灭的历史。你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销毁一些书,禁止出版另外一些书,然後又捉刀代笔,炮制另外一些书。但是你永远也没有力量改变历史事实。』『藏族人民的历史,是藏族人民用血和泪书写的。任何人也歪曲不了、改变不了的。无论怎样歪曲和篡改,无论需要经历怎样的艰难和曲折,最终还要还历史的本来面目。』无论如何,十世班禅『藏民族及其宗教的『西藏民族英雄』的历史地位,已经得到包括西藏流亡政府在内的广泛认同』。



第十世班禅女儿尧西·班·仁吉旺姆在父亲像前

第十世班禅女儿尧西·班·仁吉旺姆在父亲像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