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当震灾来临时......

2008-05-16 00:01 作者: 警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当这个多事之秋刚一出现,便注定了必将是一段流年不利的时光,但那时却是一个春天,名字叫2008年。

当新年的脚步刚刚来到,我们的南国便发生了一场据说是百年不遇的冰雪之灾,使那些急切回家的游子们成为了本不情愿的‘马路天使',守护着风雪和饥寒渡过了一个漫长而难忘的新春佳节。当此后又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让整个中国摇摆不定乃至波及大半个亚洲时,同样让人们在粹不及防之后除了等死还就是无可奈何.....

当现代科技在人为操控下‘反朴归真'到甚至不如古代张衡地动仪的水平时,我们对这种所谓的进步还会一如既往地期冀吗?当感觉好似远在天边,而更似近在眼前的地震发生后,网络科技的新闻快于正规官方消息出现时,还想到在之前就让美国人抢先的灾情报道,我们还能对主流的意识和效率再抱有任何的希望?当我们想到奥运那成千上万的规模投入与此次灾后微不足道的27亿赈灾拨款的天壤之别时,我们每一位灾民终将能得到多少经济救助并落实到位呢?

做为一个国民、一个纳税人本应拥有的生存尊严和获救权利,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到底哪里去了?当一辆辆的救灾救命车路过那些霸道惯了的无耻收费站时,竟然还只是‘有一些'在打开挡栏让车辆免费通行时,我们只能被这种‘超稳定'而‘折服',我们除了悲愤,没有其它!!!

当投入再多的人员、军队、武警来解救灾情时,那些更需要专业技术的救死扶伤,是不是也要全部依赖他们应对?‘术业有专攻',现在这种仅靠热情和同情的理念,与让‘张飞玩大刀'有何区别?军队和警察不是万能的,他们的本职是卫国和治理,而决不能胜任震后部份救济中所需的技术活。当官媒说从不拒绝国际救援并24小时开放通关时,我们只看到了少许物质的到位,却从无灾区急需的相关国际救援队专业技术人员的现场亲临,这又是为什么?当看到无数的救助物质在源源不断地运送、那些笨重的机械臂在顽强地生挖硬掘的同时,也听到了有所谓‘国际专业救援队'在其各国多已整装待发,只等待着我们的国门大开了....可却失望地听到政府在对外说:现在的情况还不允许外来的救援,未适宜接待外国救援队。? ---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理由和态度,更不能确定那些地下尚存的生命,还再能等待这种‘业余'的救援多久?!

当我们对政府的一切政策、建议、安排、规定、条例、法令从来一直都是无条件的理解和茫然的接受的时候,政府却在生死尤关的时刻为了面子而不让国际各方援手进入抗灾的一线,是否可曾同时想到了那些还带着一息残喘的无辜生命发出的不满甚至是诅咒你的声音?当看到温总和在抗灾一线的人们有时热情却不得要领,有时束手无策又茫然无助时,望着他们那急切的表情和不太专业的双手,以及那庞大沉重的机器在残垣断壁间挖掘时,我们在想:这救灾是不是也确实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和专业人员,而不仅仅是满腔的热情和无助的同情?

当还是在意料之中看到‘年过花甲的总理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时,我们的心除了与其同悲,更多是对其作为大国总理的无奈和无助。当温总在前方用沙哑中带着哭腔的嗓子高喊着要救人时,而在他的后边,不但配合支持不能完全到位,甚至更多的是在拖他的后腿给他暗中使绊子。像这样的政府官僚不要也可,‘影子'总理、‘责任'总理不当也罢!!

当期盼着胡布通话能为灾区人民带来一线更大的获救希望,让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援救赶快进入灾区救助到位时,听到的却是那些要求美国人必须接受中国提出的苛刻条件,即那些与救灾毫无相关的内政外交藏独奥运两国关系等狗屁不是的泛泛而论,和宁死国人而不屈自己的‘大义凛然'。当回味胡布对话时不由想起:如果在那残垣断壁间压着的不是与其无甚关联的普通国民,而是其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时,他还能保持着这种一贯的良好心态、稳定情绪、‘高风亮节'和临危不受的品性吗?这与此前早被世人所唾弃的缅甸国无视人民生死而拒绝人道主义援助的行径有何相异?这种行为,体现的是国民的生命重要,还是政府的面子重要,还是权力的稳定重要?

当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生命在无望中远去时,我们希望听到和看到的是不论何方‘神圣'都能在最短时间中全部到达现场的事实,而不是口头上的坚定承诺和强大的稳定式攻心战术。可是,我们还是失望了.... 当灾难中收到国际人道主义的善言善物时,看到的正是那些在民族主义狂热时被我们骂得狗血喷头的‘西方敌对势力',而那些一向表现良好的难兄难弟却少有表示。这说明了什么?

当之前还没有看到听到这些外国人对中国的灾难表示什么的时候,‘爱国者'说‘从这事上反映出这些敌对势力本来就对中国不友好嘛,中国有难却在袖手旁观';当看到他人有所表示了,又说‘看看捐出的这些物质的可怜数字吧,这不是寒碜我们中国吗';当看到有些比自己国内人捐出的要多的时候,又说‘别从数字上看,谁知道它背后有什么阴谋'。我真的晕了....

当听了国务院新闻办的专家所说才明白:原来‘这种灾害是世界性难题,上天容易入地难,是不可预测'的时,却想到早些年一直强调‘地震可测可防'的说法,为何到现在却失效了呢?果真如此,那国家还要地震局有个屁用?当民政部发言人说:‘我们汶川县民政局的楼也倒塌了,我们政府的房子也不是那么结实'时,我终于苦涩而难看地为这种‘奉献'笑了.......

当意犹未尽地再次听取地震局专家解读关于地震网测和预防的有关知识时,专家大有语曲词穷、无奈中捣浆糊应付差事的感觉..... 当节目尚在进行之中时,既不是整点也不是插入新闻,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却突然中断了转播。这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篇:此次震灾倒底是天灾还是不可明言的人祸?既然是为了公开和透明才举行新闻发布会,又为何怕它见得光明?当余震不断出现后,地方专家只是说了数次‘对我们今后的把握很重要'之类的解读,却没有具体的预告和警示,我们还再能视他们的话为经典而从心理上有所依靠吗?当他们说出‘地震不可预测'时,我们其实好像有些相信了,却又听到他们在说‘最近再次产生破坏性地震的可能性不大'这样坚定的震后预测。既然灾前不可预测,为何灾后却又可能了呢?这种自咬舌头的垃圾语言,不知是为科学负责,还是为政治服务?

当又一次看到听到‘灾区人民情绪稳定'的陈词滥调时,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包括那些被我们天天痛骂的外国人也在流泪,难道做为同胞的我们,情绪会稳定得下来而视而不见熟视无睹形同陌路吗?这少数人的‘稳定'难道比多数人的生命还重要吗?除了没有人性者和无关者,谁能说出这鸟兽之语呢?在人性化治国的今天,为何却又在不断地出现兽性?

当有人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明白真相而善意地批评政府一些行为中的不足,并或可提供一些与主流不尽相同的信息来源和个人观点,为得是此后能够将灾难降得更低、善后做得更好时,招来的却是无知者漫天的辱骂和当道者正言相胁所定下的‘‘严历打击别有用心、妖言惑众的行为'的罪名,想到付出的怕将是以生命作为交换的代价而不得不收回或本已预见的灾讯,而任凭天灾变成人祸。

当有人说:最可怕的是夸大灾难。可是任何对实情的扭曲,不论是夸大还是隐瞒,都是对灾民的犯罪。那些在灾前灾中灾后对灾情有意压迫扭曲隐瞒不报的人和行为,是不是更可恶,更当碎尸万段?

透过此事,使人对‘中国式'稳定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和体验,那就是:宁让人在沉默中无可奈何地死去,也不能在求生的欲望中顽强地呐喊。

当记者采访灾区民众,并欲借灾民之口说明灾民的情绪之佳时,面对的却是一个未泯童心的孩子,我们不由地苦笑了无语了....民死不足以慰天灵,孩子呀,爹不应该把你生在中国! 当我们又一次听到那些字正腔圆的官方无厘头语言时,感觉到作秀的政府作风还在继续,人民所需要的幸福还真的好遥远好渺茫。

当无数人祸转化成天灾时,人们还沉浸在‘老天对中国如此不公'的怨恨中,精英们还在高谈阔论着‘人定胜天'的不朽美梦和雄心壮志。当现实已经一再地证明,社会中的长官意志行为和理念已在昭示着彻底的失败时,却还在一意孤行地认定:我们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当全国全民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抗灾斗争中时,听到的却只是一个‘党'和一个政府在支撑着全局。本末倒置之中,那要全国人民还有何用?当一场灾难突然来临时,我们要的是实在的救护,还是充斥于耳的党的声音和政治的作秀?当需要了解更多的现场灾民生存状态时,听到看到的却是一遍遍不烦其烦地对党和政府良好表现的吹捧,对策的完善和国人自救时宏大而心酸的场面,似乎这有些不像是一次灾难,而是一次笨拙的演习。

当全人类都在关注中国的灾难,灾难也让无助的人们天地不灵时,在国内所能听到的却只是有人在不遗余力地为党歌功颂德,盛赞党恩的溢美之词,毫无一丝的批评和不满之意。用人民的灾难来作为凝聚民族主义的利器,为我们的民族这种无视天地自然的狂热而悲凄地惨笑着,好像这种灾难也只有在中国才能平安渡过,在别国将会成为惨不忍睹的人间地狱。为什么就不能也转一些正反两面皆有的客观之语呢?

当祖国(政府)面对重大灾难独臂难撑无能为力需要人民的支持时,就会将国家主义和友爱慈善的大旗高高举起,一再重申国民和法人的社会责任和义务, 将手伸向了社会上所有的企业、个人和团体。当平时那些无助的人们连吃饭穿衣也不能保障而需要祖国的同情和安慰时,不但没有了亲善的面孔,更多的却是冷酷,再也见不到心中所期盼的祖国的身影。

当一场场的灾难降临时,我们如何也不可能想得到有人会将这种天灾人祸看成是一种历史的机遇,并将这个丧事办成一场盛大的喜事。当这边的人们还在天灾人祸中、在断壁残垣之下无助地呻呤时,那边却无视无数废墟下的生命,还在一如既往地举行着盛大的圣火传递,体现着盛世中国的坐怀不乱和正在‘崛起'中的某种虚无的辉煌。

当这里还在高举圣火,将其高高在上地压迫于人的生存权之上时,我们不禁要高声呐喊:我们不要虚无的圣火,我们要面包和衣服。请用我们纳税人的钱,给我们换来生存的权力!!!!

当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刚刚开始即已被无情的灾难所吞蚀而死去的孩子们时,我们想从此后他们的家中会处于一个后继无人的悲惨境况,一切的希望和期待将化为泡影。而造成这种自我腌割断子绝孙结局的,正是那非左即右的所谓‘计划生育'政策。

当我们还处于灾难之中时,也可以想像得到:在这场灾难‘平息'之后的中国,必然还是一场场站在死者尚未能平静的灵魂之上的‘抗灾英雄报告会',和再远一些的关于在此过程中贪官落马的旧闻遗事。

祖国啊,我想对你说:当你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还生活于这个国度里,请你想一想那些被天灾、被人祸所吞蚀而受伤、而死去的人们。当天灾成为你独揽政绩的法码和晋升的阶梯时,你是否还能想起,那些灾民中可有自己的亲人?当你还能站在那光鲜的讲台上对着奴性的臣民们布道时,请你看一眼那些饿得发拌、冷得打战、茫然无助的身躯和脸颊。当你强压着虚伪,对着话筒强迫自己说出‘情况远不像想像的那样严重'的时候,请你扪心自问一下:在你的心中‘严重'的标准是什么,这样说还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当人们习惯于事后的补救时,却忘记了那些事先为预防而诤言并因此失去自由的人们。当我们在这里为那些死难的人们无声地默哀、为还残喘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衷心地祈祷时,或许应该想得更多的则是:如何才能避免这种一次次无尽的灾难再次降临到中国这块苦难深重的大地之上?

当回想起老祖宗们历来信奉的"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在现代东方后人的眼中和心中,为何会变得如此如此一文不值不相协调时,又怎能不感叹连连!?不懂得反思的民族、不愿接受批评的民族和在麻木不仁中只会键忘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悲的民族!!!

最后,当人们还在引颈期盼08奥运快些到来之际,我们应该说的却是:求求你快些远远地逝去吧,这个恶魔般催人死革人命的2008哟!!!....

后记:当我们座在电视和电脑前,看着听着这些不断从灾区、从社会、从世界传来的苦难新闻时,我想我会顺着这些让人心碎的残酷故事永不停息地记下来写下来怨下来....但这能将其所有述说清楚吗?还是就此打住吧。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这只是沧海一粟,本来就是磬竹难书呀!!! 在天灾人祸不断的中国,表述更多的史实和真相,是现实中人的责任,也更当是后来史家之事了。

2008.5.15.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