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和毛泽东整人

-中共常委对毛的逢迎苟容


 毛泽东整人时,毛总是要迫使所有挨整者都必须写出检查,立下字据;让他们言之凿凿地向历史作证,誓言自己是完全错误的而毛泽东是完全正确的. 

杜润生先生曾对单少杰先生说过:毛主席整人有一个特点,就是要求挨整的人必须做检查,不做检查是不行的,是不让过关的。邓子恢做过检查,我做过检查,彭老总也做过检查。

这种向毛泽东交出的"检查",实质上就是"悔过书"或"认罪书",就是检查者有文字稿本并在有许多人出席的场合,或是招认自己犯有严重错误,有时是无中生有地招认自己犯有严重错误;或是痛骂自己糊涂、无德无能,有时是无缘无辜地痛骂自己糊涂、无德无能。这种"检查",通常还都要检查到上纲上线的高度,甚或是自羞自辱的程度。

一个突出的例证,就是周恩来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所做的检查。在这一检查中,周恩来痛责自己犯了"反‘冒进'"的错误,即性质为"右倾保守"的错误;承认自己在政府工作中"错误地采取了机械和静止的平衡的方法",存在着"脱离党的领导的倾向"。

他还痛挖自己之所以会犯上述错误的"思想根源",称之为"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经常表现为"经验主义",有时表现为"教条主义",还有时表现为"两者的混合"。

周恩来这一下子就自己给自己扣了许多顶大帽子,多顶十分吓人的大帽子。他这是当着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全体代表的面自己羞辱自己。

周恩来这一检查,不只是屈辱性的,还是荒诞性的。这一检查中所要否定的东西,即"反‘冒进'"的东西,却有着较好的结果:1956年国民经济发展比较快速,平稳;而这一检查中所要肯定的东西,即毛泽东决意的"大跃进",却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中国国民经济倒退十年,全国人口饿死数千万。

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和黄克诚等人也做了这种屈辱性和荒诞性的检查。彭德怀在检查中承认:他的7月14日的信事实上是反对总路线、反对党中央和毛泽东的。他事实上成为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言人。"这次犯错误的原因,除了政治思想的右倾以外,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还夹杂有对毛泽东同志的个人成见"。

黄克诚也在检查中承认 :"我7月19日的发言是一个右倾机会主义的发言。发言中的观点与彭德怀同志信中的许多观点是一致的,不管我的主观愿望如何,实际上是配合彭德怀同志的信,向党的总路线,向毛泽东同志和党中央进攻。"

彭德怀和黄克诚都是刚直之士,在毛泽东主政的中共高层中都属"异类":前者是中共党内在"延安整风"后唯一仍敢指着毛泽东鼻子说话的人,并因此而被诬蔑为"有反骨"的人;后者则被党内称做是"一个一辈子讲真话的人",并因此而被批判、被撤职"总不下十来次"。

可这一次在庐山上,彭德怀在指着毛泽东的鼻子说了一通真话之后,又打了自己的耳光,并且打得很重很重,将自己打得鼻青眼肿。后者则在非常仗义地讲了许多真话之后,又非常违心地讲了许多假话,顺着那些整人者的意,把"鹿"说成是"马",把"黑"颠倒为"白",把明明是正确的意见强说是错误的意见,并且是错得一塌糊涂的意见。

可以说,在毛泽东主政的中共高层中,最为匮乏的人格类型,莫过于敢讲真话了,即彭德怀、黄克诚身上所具有的那种直言骨鲠的人格类型。其间绝大多数者,都对毛泽东抱着曲意逢迎的态度,曲意逢迎着这位党老大为所欲为地执掌着、乃至祸害着这个国家、乃至整个中华民族。

"文革"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有所谓"七大常委"。除毛泽东外,其余六人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这六人都无一例外地对毛泽东抱着曲意逢迎乃至偷合苟容的态度,尽管各自逢迎苟容的程度不一。

除晚年外,刘少奇在其常委任上大多数时间里,都顺从着毛泽东,并常常是违心地顺从着毛泽东,即常常是昧着良知去做着助毛为虐的事。比如,在"合作化"运动中,在"反冒进"运动中,在"大跃进"运动中,他都曾一度站在较为清醒的一方,即毛泽东称之为"右"的一方;可一旦获悉毛泽东已下了反"右"的决心,便立刻转变立场,变"右"为"左",顺从着毛泽东的意去做那些不切实际的事,去整那些做了实事或讲了实话的人,去批邓子恢,去批周恩来,去批彭德怀......

更有甚者,他竟能为附和着毛泽东去整彭德怀而干出那种栽赃陷害的事:一是明明知道彭德怀"不会说一句外国话",却偏偏要附和着毛泽东去指控彭得怀 "里通外国";二是明明知道彭德怀一向不爱搞拉拉扯扯,却偏偏要附和着毛泽东去指控彭德怀组织"秘密反党小集团"(军事俱乐部)。可以说,刘少奇是头脑相当清醒地跟着毛泽东去做这些浑事且丑事的。

至于周恩来就离"刚直"更远了。自"延安整风"后,他就一直对毛泽东抱着逆来顺受的态度,屡屡遭毛泽东打压乃至羞辱,又屡屡向毛泽东示弱乃至告饶,甚至屡屡昧着良知做了许多助毛为虐的事。
在 1959年庐山会议上,本应该由他这位当总理的人向毛泽东进言"大跃进"搞得过火事,可他就是隐忍不说,结果让那位当将军的人替他一吐为快。彭德怀为此气得当面骂他:"你们真是人情世故太深了,老奸巨猾。" 于是乎,管经济的国务院总理因不敢向毛泽东直言大跃进弊病而得以自保,不管经济的国防部长则因敢向毛泽东直言大跃进弊病而不免落难。

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在彭德怀替周恩来说话而被打倒后,周恩来不仅不予援手反而落井下石,也板起面孔来指责这个代他受过的人。他一是批彭德怀的现行罪过,即批彭德怀此时猖狂攻击"大跃进";二是揭彭德怀的历史老底,即揭彭德怀过去就曾屡屡反对毛主席。

1959年8月24日,周恩来在军委扩大会议上作报告。报告题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坚决粉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阴谋集团的活动》。听报告者为全军正师职以上干部,计有一千余人。在这一报告中,周恩来以中共最为资深的党人、军人的身份,畅谈中共的党史、军史,历数彭德怀一件件反对毛泽东的事例,从而为毛泽东关于他与彭德怀在历史上"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的说法,做了"最权威"的注释,至少看起来像是"最权威"的注释。

不过,周恩来虽然离刚直最远,但也正因此而能在毛泽东治下的仕途上走得最远,至少比刘少奇、邓小平走得远。他屡屡被毛泽东敲打,但都因自己忍让躲闪有方,不仅没被毛泽东敲打得一蹶不振,反而能最终盖着党旗老死于毛泽东的身旁。

林彪虽在穷途末路时敢与毛泽东拔刀相向,作困兽之斗,但在其常委任上大多数时间里,尤其是在一些关键性场合中,都是无原则地追随着毛泽东、热捧着毛泽东。比如,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在 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在1966年5月"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和在同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上,他都是不论是非且不嫌肉麻地替毛泽东抬轿子、吹喇叭。

至于朱德,用李锐先生的话说"是一个‘阿弥陀佛'的人,好好先生"。 他固然不会去积极主动地整治人,但也不会去仗义执言地抗拒毛,而常常会随着大溜说上一些应景的话、敷衍的话,既敷衍着毛泽东,也敷衍着公道和正义。

陈云曾屡屡为毛泽东补偏救弊,收拾经济烂摊子,故经常被毛泽东誉之为"良将"、"贤妻"。不过,他一旦发现毛泽东反悔变脸,变虚心纳谏为讳疾忌医,并迁怒于自己,便立刻做出检查,痛说自己种种不是,接着就请病假走人,与毛泽东脱离接触,使之眼不见心不烦,也就不对他严加惩处了,陈云保护了自己,就是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至于邓小平,则很善于向毛泽东做检查,即很善于在毛泽东的面前,把明明是自己做对了的事硬说成是自己做错了的事,并发誓要痛改前非。在中共高层,无论就向毛泽东做检查的质量来说,还是就向毛泽东做检查的数量来说,邓小平都属名列前茅者。

毛泽东不只是高高在上地注视着其他人在如何羞辱着做检查者,以及做检查者在如何自己羞辱着自己;有时还忍不住技痒,也亲身下到场子里,趟一趟这羞辱做检查者的浑水,过一过这用伶牙俐齿折损人的口瘾。

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邓子恢先是拒不认错,硬生生地与整人者僵持着,故迟迟不能过关;后来经不住家人劝说而同意由他们代写一份检查交了上去,遂得以过关。
毛泽东则把邓子恢最终扛不住而不得不写检查这件事,拿到大会上评论了一番:"这里面我倒是很佩服邓老。他硬是不检讨,但到最后,也弄了一篇检讨来。我原想会有一个顶到底的。其实他是有自我批评的,比如在北戴河会议。"
毛泽东这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地调侃着失败者,面子上是在表扬"邓老",骨子里则是在奚落邓子恢:你不是很硬气吗?怎么也弄了一篇检讨来呢?我原来以为你是要硬到底的,结果看走了眼,不是那么回事。其实,你这么做也不是第一回了,比如在北戴河会议上,你就有过这个表现了。

毛泽东对邓子恢的这一奚落是相当损人的,先是逼着人家去做违心检讨,后又讥讽人家做了违心检讨。这就好比先是逼着人家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后又嘲弄人家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坚持到底。

毛泽东善于揣摩人,明明知道邓子恢是一个很为刚直且很知廉耻的人,一定会为自己做违心检讨这件事感到十分羞辱;可又偏偏要当着众人的面,故作惊讶地去挑明此事,还故作惋惜地去打趣此人。人家哪儿疼,他就往哪儿捏,还一边捏着,一边不紧不慢地说着、笑着。可见毛泽东为人之低下。

这次节目主要内容来自单少杰先生的文章"毛泽东:整人与怕史" 。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