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查建国:服刑九年出狱谈心境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第一任轮执主席、京津党部副主席的查建国在服刑九年之后于上星期六刑满出狱。查建国星期二接受本台专访时提到了他在狱中及出狱之后的心情及感受,并强调组党无罪,会继续就此提出上诉。这也是查建国出狱之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采访报导

查建国

图片: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第一任轮执主席、京津党部副主席的查建国(大纪元网)

本台连续两天都报导关于10年前中国民主党建党时的重要活动人士查建国于6月28日出狱的情况,并也提到其它中国民主党成员被限制在家中无法前往探望查建国。本台记者连日来尝试之后,终于联系上查建国本人,他向本台述说了关于在狱中及出狱之后的心情及感受。

本台记者首先问到九年中的情况。

查建国:总的来说还是一言难尽,九年,监狱是一个特殊的环境,对于人来说也是一种特殊的锻炼。所以我觉得虽然九年与世隔绝,但也是给人一种闭关休养的机会,所以还是很有收获的。

记者:对于您的信仰理念及看法可有改变?

查建国:应该说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坚强了,因为我们的信念就是要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所以九年来说对于我们希望中国更加自由民主的信念是更加坚定了。

记者:您在里面可有机会与外界联系,或知道外面的一些状况?

查建国:没有的,这九年除了看政府出的报纸,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以外,没有联系的,他全部联系都是切断的。至于和家里的联系,每年家里有四五次联系的机会,每个月虽然都有一次机会可以和家人见面,但因为我女儿也去美国了,所以每年就是和家人见四五次,五六次吧。由于我是属于不认罪伏法,他们觉得因为你不认罪,所以你就和其它犯人不一样,你也受到许多不一样的待遇。例如说其它的犯人隔了两三个月能和家里吃一顿饭,你就不能和他们吃饭;又比如别的犯人每个月可以给家里打几次电话,你就不能打;比如说别的犯人可以减刑,你就不能减,就是这样。

记者:不知道您对于当年的建党,现在又是如何想法?

查建国:建党当年是九八年,九八年当时中国政府签订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签订了这公约以后我们就想按照宪法给予公民的政治权利是否有结社自由,因此我们要以身试法,来看看中国政府签署国际公约是否真乡想这样去做,还是说想做一些表面的文章,所以当时我们就成立这样的政党,当然这政党的结果也很清楚了,遭到执政党的全面镇压,我出来之后我也告诉他们了,我还要继续申诉,因为这是一个错案,公民都有合理权利可以申诉。所以我要继续就此错案进行无罪申诉。

记者:不知道您出来时是否受到当局的警告,不得接受外界采访,或是说不能向外界透露什么?

查建国:有的,我出来的时候就是市和区的公安局用车直接将我从监狱拉到当地的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向我宣告了,边宣告还边向我录像,向我宣告说我在剥权期间不能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离开也要向他们请假。我在出来的前二三十天,我就向当局表过态,说我不承认当局对我剥夺政治权利的判决,对我的这些限制我也不承认,我不会去做的。当然,如果他们将外国记者都和我隔绝开,那是他们的本事;如果隔不开,就像妳今天给我来电话,采访我,我当然要说话了,我不受他们的限制的。

查建国最后提到,北京当局近日不断加度力度打压中国民主党,他对此提出遣责,希望北京当局能落实申办奥运时的承诺,改善人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