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佳刀下幸存者--新警察王凌云的回忆

2008-07-23 05:07 作者: 草虾

手机版 正体 5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闸北七一血案,上海官府讲真相,说杨佳向政法大楼的攻击战果是:

北门外,第1个保安,被扔了一个酒瓶;
北门口,第2个保安,被以刀柄敲击头部;
1楼 倪景荣 47岁 后保处服务中心主任 死亡
1楼 方福新 50岁 治安支队 死亡
1楼 张义阶 56岁 治安支队 死亡
1楼 张建平 47岁 北站派出所 死亡
9楼 徐维亚 48岁 交警支队 死亡
10楼 王凌云 27岁 交警支队 右肩右胸部伤
11楼 李珂 49岁 科技科 死亡
21楼 吴钰骅 30岁 督察支队 右胸刀刺伤
21楼 李伟 31岁 督察支队 腮腺刀刺伤
21楼 孔中卫 49岁 纪委监察室主任 军官转役 腹部刺伤

如果真是杨佳杀的,那么我们不难发现他的四项基本原则:

1. 杀人不杀己;
2. 杀男不杀女;
3. 杀官不杀民;
4. 杀老不杀新;

杀人不杀己,就是决不自杀,最明确的就是他最后在政法大楼的21楼,先被捉住了,奋力挣脱了,没有自杀,继续杀人。杀男不杀女,很明确的,想法大概是女人较少作恶,而且要养孩子的。杀官不杀民,例如底层大厅等等"便民窗口",有很多民正在"享受警方服务",杨佳没有滥杀无辜,哪怕是挡路的两个保安,毕竟都是混饭吃的老百姓。

杀老不杀新呢,就是对老警察要杀死,对新警察只是给个教训。我们先看最后的那位[孔中卫],虽然49岁,但是军官转役的,只能算是新警察。再看9楼徐维亚和11楼李珂都是老警察都死了,夹在中间的10楼的王凌云,27岁的新警察,却没死,所以不可能是杨佳杀完9楼累了、杀到10楼没力气了、杀到11楼又有力气了?唯一的解释就是杨佳刀下超生,这位新警察不该死。

据上海官府的描述,杨佳冲上21楼遇到的第一个吴钰骅,杀倒他别挡路就行了,也不是狠心要杀死他。李伟也是。如果杨佳真心要杀死新警察吴钰骅,那么不可能让吴钰骅还有机会惊动李伟,那么李伟和别的几个新警察也都要被杀死。杨佳在21楼首次被捉住之后,还能挣脱,再杀伤2名新警察,最后被7名警察合力围捕住了。可见,杨佳不是因为爬到21楼没有力气了才没有杀死21楼的新警察吴钰骅。

据此,我们可以确认杨佳的第4个坚持--杀老不杀新,杀死老警察,但不杀死新警察。杨佳一进大楼底层就大声喝问"督察办公室在哪",得到回答"在楼上",可见他是存心要杀入21楼的督察室,陷入绝路。所以那些被杀伤的新警察们,其实应该感谢杨佳少将的刀下超生了,否则他们每人每天多吃5个馒头,都抓不住杨佳。

10楼的王凌云,在医院醒来之后,得知死的都是老警察,伤的都是新警察,为什么应该这样呢?难道那6位老前辈,真的是恶贯满盈了么?

小王不禁回忆起那年他上班刚一周,刚穿上警服的小王决定犒劳犒劳自己,到大世界看电影。买票子的队伍排得老长的,小王舒口气,排到最后头。

"新警察伐?"旁边一个人问。
小王纳闷:"侬哪能晓得?"
"咳,老警察哪能排队买票子,憨弗拉?"
"哦。"小王明白了,径直走到售票口前,递上钱说:"我买张票子。"
"新警察伐?"窗口里的人笑了。
"你哪能晓得?"
"老警察哪能掏钞票买票子,你直接进吧,没人敢拦。"
"哦。"小王又长了见识,一试,果然没人拦。

进了剧场,小王到楼下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屁股还没坐稳,旁边就有人问:"新警察伐?"真是奇了怪了,小王心里疑惑,嘴巴还硬:"啥宁瞎讲的!"
"人家老警察都在楼上厢看电影,楼下头的全是侬格样子的新警察。"
小王到楼上一看,哦哟,这儿有不少警察呢。
小王挑了个位子坐下来,没多少辰光,电影就开了。旁边的一个警察扭头看伊一冷眼:"港督,新警察伐?"
"阿哥啊,侬哪能看得出我是新警察?"
"老警察哪能港督样子,规规矩矩坐了嗨看电影的,看我。"
小王学着老警察,把两只脚翘起来,架在前排人的脖子上,果然舒服了许多,找到些当警察的感觉。

电影演了一半,小王有些内急,便往卫生间赶。在卫生间门口,被一个工作人员拦住了:"新警察伐?"
小王还是纳闷:"我额角上头又没写字,你哪能晓得?"
"哪有警察还到格地来格,人家全是从楼上厢往楼下头出水,侬一看就是新警察。"
小王老恶心,自己差点给警察坍台了。他爬到两楼边上厢,掏出物事,朝着楼下滋出一股来......
"嗨,楼上出水的是新警察伐!"楼下突然有人大声喊。
"......"小王探着身子往下看。
"看啥物事看,人家老警察一出就是一度片,哪能像侬这个新警察,就往我一家头头上厢出!"

小王心情郁闷,在马路上寻了个小姐想温存一番。一番摸索之后,小姐问道:"新警察伐! "
小王听的有点头晕,"哪能啦?"
"老警察哪有这样有礼貌的,都是霸王硬上弓的。" 硬劲给小姐上完弓之后,小王决定再不给人民警察坍台了,小姐费也不付,吧台费也不结,大摇大摆的往出走。 老板扭头看了看他说:"新警察伐?" 小王彻底快崩溃了,掐住老板的脖子问:"哪能这样你还看出来?"
老板:"人家老警察不但白白相,走的时候还要收保护费呢!" 小王心想:赤那!!新警察也是警察呀! 于是对着老板说:保护费交把我!!!
老板说:"新警察伐?"
小王:。。。。
老板:"人家老警察全是叫阿拉送费上门,哪有亲自来收的?"

小王受到歌厅老板的羞辱,决定拿出警察的威严,给老板触点霉头。听着隔壁传来的淫声浪语,小王一脚踢开紧闭的门,对里面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厉声喝道:"都别动,阿拉是警察!" 女的懒洋洋地坐起,搂着那男人斜着眼对小王说:"新警察伐?" 男人也说:"小猴斯伊是新警察。"
小王又厉声问这对狗男女:"拿哪能晓得我是新警察?"
女人嘴一撇指着身边的男人道:"啊里格老警察不认得伊拉局长格?"

小王一听是局长扭头就跑, 出门就撞一个人怀里, 一看是个衣冠楚楚的先生,连忙道歉, 那人一笑,"新警察伐?"
小王快炸了"侬也晓得?"
"我是格地格的经理,老警察没一个不认识我的。"

小王匆匆逃出歌厅,出门就看见路灯下一人在撬脚踏车, 他跑过去,捉牢伊要回警局。那人一瞥"新警察伐?"
"不是!!跟我回去!"
"瞎七搭八,老警察哪能管这种事体?"
"新警察哪能啦,新警察新形象!"
"瞎三话四,这句挨饿,拿局长还是新警察的时候,阿拉就听过来!"

小王开着警车径往朋友家,一路是风驰电掣,好不惬意,在街道拐弯出,一个人骑着辆脚踏车突然从暗处冒出来,小王踩刹车来不及,"砰"的一声,脚踏车连人一起飞出去了,小王慌忙下车,走向前一看,那人的腿部不停的有血冒出,地上厢已经有一大滩血迹了,瞎结棍。小王二话没说,抱起那人就往车子那儿走,那人呻吟着问小王:"同志,新警察伐?"
小王纳闷:今天怎么每个人都问我是不是新警察,我今天是不是撞邪了?
伊呻吟着接着说道:"老警察哪管碰到啥物事,拉着笛就走了,哪能象侬还停车看我,弄害得我现在交关难过 ......",挨饿没讲光特,伊就昏过去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