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青玉剑 (第一部,第67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8-03 21:51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67章沧浪之水

整个晚上杨皓明都在跟苏启同切磋,快十点的时候,雯霓打断了他们:“艾瑞克和我明天要去录音,今晚我们还得排练一下。爷爷你先自己去体悟今天学到的东西好吗?”

苏启同不太愿意,秦芳揪着他说:“你呀,这么老了还小孩子脾气。这又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得完的。走啦!”苏启同只好作罢。

回到苏家,杨、苏二人径自跑到小客厅里,杨皓明倒是可以站着拉小提琴,而雯霓却只能跪在矮板凳上弹钢琴。

这次他们要录的是勃拉姆斯的二十一首匈牙利舞曲,大部份都由杨皓明拉琴,雯霓弹钢琴;练到后来再交换。这些曲目两人早都没问题了,但录音前他们仍然习惯好好配合着练一练。

其他人也都跟了进来。

一拿起乐器,杨皓明俨然就是一个小提琴家;倒是雯霓跪在矮板凳上弹琴的样子颇为滑稽。后来她实在跪得累了,只好换了琴凳咬牙坐下。梁洁看 在眼里,又是喜欢,又是心疼,悄悄抹着眼泪。女儿的钢琴是她从小调教出来的,她永远也看不腻的就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弹琴的样子了。

苏家人在香港呆了一周,白天去各处逛逛,晚上苏启同则缠着杨皓明比剑切磋。好在他和雯霓每天的日程排得很满,暗自庆幸“实在”抽不出时间来陪苏家的长辈们。

一周后苏家人终于回美国了,那部电影也正式开拍了。

这部电影名字叫“将军侠客”,杨皓明演一位唐朝的少年将军,雯霓则一人分饰两角。这位叫杨明的将军因为才干杰出,年纪轻轻就屡立大功,受 到皇帝的重用。然而朝廷中人事复杂,奸臣贾龙暗中排挤陷害他。他和一位当朝老臣的孙女苏雯从小青梅竹马,并很早就订了亲。一次机缘凑巧,杨明为坊间一位卖 艺不卖身的舞女唐容解围----她竟跟苏雯长得一模一样,也为他的侠义风度深深吸引。然而唐容名为舞女,实为将门之后,为报家仇隐姓埋名,流落风尘。

苏雯因为才貌出众,被贾龙的儿子看上了。几方势力的较量中奸臣无法得到这位才女,就故意向皇帝推荐她。在奸臣的安排下,皇帝“巧遇”苏 雯,被她的才貌气质深深吸引,于是下旨召她入宫。杨明不愿心爱的女子嫁给年过半百的皇帝,被逼无奈带苏雯一起逃走,被贾龙带兵追杀。杨明受了重伤,掉落悬 崖;苏雯也被贾龙抓了回去。

情况危急之时,唐容救了杨明,她钦佩两人之间的忠贞不二,决定成全他们。她顶替苏雯进宫做了妃子,而她的超绝舞艺使她立即得到了皇帝的万般宠幸,随后一步步削弱了贾龙的势力,最终铲除了奸臣,并为家族恢复了名誉。

这部电影情节曲折,场面宏大,感情戏细腻唯美。雯霓一人分饰两角:一个聪慧温柔,干净纯洁得超凡脱尘;一个心机计谋颇深,却有侠义心肠,终日周旋在不同的权势中间,但内心却善良,渴望幸福而不可得。她不仅要演好两个女子不同的气质,还要充分表现各种才艺。

雯霓虽是第一次演戏,但因为人物的性格跟她有共同之处,所以她的表演十分的自然细腻。相比之下,杨皓明的演技反倒显得平淡了----事实上,除了演他自己,他也的确没什么演技可言。

一般的演员,要找替身,录手形,无数次的重拍,甚至受伤导致延期,后期制作的工作量也大了许多。他们两个却没用任何替身,无论是拍功夫戏还是弹奏舞蹈、骑马射箭,全部都亲自上阵,而且往往一次到位,不需重拍,以至于拍摄进度神速。

这部戏大部份在搭建的戏棚内拍,外景则在大陆拍。因为进度比预计的快,两人不但没怎么加班,有时还可以出去游玩一番。

这一段他们来到四川北部的风景区拍摄外景,住了没两天,剧组就把整个地方跑了个十之八九。这里的山水俊秀,海子清澈,象仙境般洁净美丽。

这里的宾馆都建成了藏族风格的花楼,独特却比较简陋。房间是木板钉成的,不太隔音,缝隙大得都可以偷窥隔壁。

许多剧组人员都在房中搭了帐篷,晚上不用宾馆的被褥床具,却睡在自己的帐篷和睡袋里。杨、苏二人每天打坐修习内功是必修之课,常常也都在帐篷内完成。

每天他们起得很早,找个没人的地方练剑。雯霓把自己所会的外家拳法掌法一样样传给杨皓明。傍晚若是没戏拍,就相约出游,在山间行走览胜;夜里其他剧组成员常常是聊天打牌,他们俩却常找个寂静处拉琴吹箫。

山后有一片原始森林,林内阴暗泥泞,剧组在林边草地上拍了两场戏,却从来没进去过。听当地向导说,这森林后面似乎还另有更美的景致。

两人听说后便商量着找时间去探寻美景。刚好有一天他们要到下午晚些时候才有戏份,一大早便骑了两匹剧组从当地藏人那里租来的马,跟导演留了个字条就出发了。

森林里大树遮天蔽日,非常泥泞,根本就没有路。马在断木草丛中一步一滑地走,很是艰难。两人也不催促,由得它们慢慢前行。雯霓在马背上悠闲地吹着笛子,杨皓明不时看看手表上的指南针,一路往西北方向走去。

走了好一段,地势渐渐变陡,象是在往山上去了。

“幸亏有马,不然我们两个的鞋子就都完蛋了。”雯霓吹完一段笛子,在马背上四处张望。

前面的森林仍旧看不到止境,杨皓明看了看表:“照这么走下去我们恐怕一天都会耗在这座森林里。喂,你带吃的没有?”

雯霓得意地拍拍身后的背包:“你说呢?哎,要不你在这儿等着,我上树顶看看。”说罢便从马背上跃到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借着树枝跃到树顶。那棵树非常高,雯霓片刻后便跃回了马背:“往西北方向不远有条河,然后就是一座连绵不绝的大山了。”

杨皓明一听有水,顿时来了精神。两人催马朝西北方向快走。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总算看到了林外的光亮。雯霓欢呼一声,催马急奔,杨皓明只好跟上。

林外是一条清澈无比的溪流,在乱石树丛中潺潺地流淌。

两人下了马,奔到溪边。杨皓明撩起溪水洗脸,那水奇冷刺骨,却十分干净。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你脸。”雯霓吟道。

杨皓明听雯霓把词改了,正要嘲笑她两句,只听她接着吟道:“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杨皓明转头一看,雯霓坐的地方正是他上游处,在溪水中泡着脚。她吟这两句诗便是提醒自己----他刚才撩起来洗脸的正是她的泡脚水。

杨皓明正想回敬,突然发现雯霓身后的树丛中竟有一匹黑马,不远处竟有个人,低头站在溪中一动也不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