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专栏】男足、奥运与中国改革(图)

2008-08-20 22:47 作者: 警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备战奥运的前3个月,国家体育总局给国奥队提出的具体目标是:"不丢人,不添乱,不抹黑", 现在看来,连这样的要求对国奥队来说竟然还是过高了......

北京时间8月10日晚,在沈阳奥体中心举行的中国队与比利时队的比赛中,比利时队5号波科尼奥利被中国队2号谭望嵩恶意踢中下体,波科尼奥利被担架抬下场后下体出血。

男足6大耻辱镜头

根据比利时媒体的报道,中国-比利时比赛之后刚刚从沈阳奥体中心归来的两名比利时医生对新闻媒体说,他们将以"故意伤害罪"向比利时法院起诉中国国奥队队员谭望嵩。起诉内容不仅包括伤害行为给波科尼奥利带来的痛苦,还包括由于谭望嵩的恶劣行径,导致奥运会精神遭到破坏的情况。

没想到做为"和谐"京奥的副产品,却是比国球员的人生恶梦和因体育道德而起的国际官司,也再次用事实"完美"体现了中国男足的形象和人格"魅力"。

男足在国人眼中,长期以来是不争气的孩子,对其正面出彩本无任何期待,输球当在意料之中。但他们这次除了在球技上表现不佳,更连三个月前设定的最低标准也没保住,还给人一种"穷凶极恶"的破落户感觉。赢不起,更输不起,无技又无德,失球又失人。

有建议"让男足队员到少林寺或农村去锻炼",确实,这些人缺乏在艰苦环境的经历,自以为是,不是以成绩为荣而是以现有待遇为尊。想来不怪他们,在这种心态和体制之下有所越位,本属正常。

优秀的竞技员,应该是从民间广泛选拨,层层把关,才可能聚拢德才兼备的顶尖人才。但受中国畸形制度影响,加上体育商业化和腐败的无处不在,使进入的往往是一伙有一定政治资源的纨绔子弟和市井混混,球技有能达到高俅高太尉的业余水平者也未可知,但却具备了不亚于高太尉的政治手腕。

当竞技运动变成为民族主义而战的政治工具时,加上制度本身的腐化,这个工具的官僚化也就成为必然。

中国男足就是一盘散沙,是因为其主管机构-管方足协没有体现出丝毫的凝聚力,官僚作风似乎随处可见,"那永远的蒙娜丽莎般的微笑简直没有人性"。

从当初与各参赛项目同样定位于"为国争光"的"国家高度"如中国股市般下滑到"平安是福",真有点是在祈求街头混混"给点面子"式的无奈。这种"折扣"行为与主办国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打折成"平安奥运"的主色调是一脉相承的,也正好与国家整体道德素质的下降同步。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定位的不断下调,是对奥运精神的一种玷污,也是奥运走向堕落和式微的体现。

政治化和商定化的结果,是竞技员们在方方面面不再仅仅以"参予"为荣,而是时时想着以"出人头地"得奖牌为要,如此下来就是违禁药物的屡禁不止,人员年纪的虚报甚至奥运全程做假等种种劣迹的不绝于耳。

有人说男足也是一支了不起的球队,就像是说中国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一样,看看此次赛事中的观众不顾赛场规则而我行我素大喊大叫的种种道行表演就会明白。虽然有人说这是国人的热情好客,但当所谓的好客不经意间变成实质上的"主大欺客"时,就是霸道。

男足、奥运、中国改革,是摆在人们面前的现实难题。

中国男足与国家命运,在冥冥之中必有一定的前缘相系,非常巧合且必然地与国家现状完美呼应,不知是国情催生了国足,还是国足推动了国情?

我认为二者是一种相辅相承的主次关系,大环境影响小气候,小气候再造大环境,这也是中国的社会生态。

所以男足的因果也是中国的因果,男足的命运也是中国的命运。不同者,男足上有主人,有操盘之便,动作小而易;而中国者上无封顶,无威慑之能,动作大而难。

中国的政治体征是腐化至髓,残喘亦是勉为其难。男足病入膏肓,唯一的解救之法,不是规劝调养,而应是彻底打烂从头再来。

奥运生命体征已达滥熟,其未来不应是惯性的延续,而是另寻突破之后的重生。

一个滥熟堕落的机制,它毁掉了多少人也就最终会被多少人所毁掉,这是无人能出的历史定律,男足、中国、奥运依然。

珍爱生命,远离国足;自我救赎,重塑奥运;放眼世界,再造中国。

2008.8.17.

看中国首发 转载请注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