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婉琪:找回中国的良心高智晟律师(二)(图)

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之音为人民服务主持人杨宪宏专访朱婉琪律师

2008-08-23 17:22 作者: 杨宪宏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高智晟给美国国会议员的公开信
高智晟律师
 
前言:奥运会正在中国举行,主办单位为了迎接世界各地到北京采访的记者,中国政府执行严格地清场动作。大量的外地民工、学生、访民都被赶离开了北京,很多秉持良心敢讲真话的人都被抓到牢里,或者是被便衣人员24小时跟监。在很多被监控的人当中,北京著名的律师高智晟先生,已经彻底消失一个月的时间了。在奥运会开幕前夕8月4日,有人给媒体透露,高智晟律师从去年九月消失之后,曾经被中共的警察,对他进行了近两个月肉体跟精神上的摧残。在高律师受到中共非法监控之后,长期关心高律师处境的「高智晟之友协会」,在8月10写信给美国总统布什,敦促他在北京奥运期间向中国领导人直接提出高智晟跟胡佳被关押虐待的事,并且要求释放他们。8月16日他们又向目前在北京采访的媒体跟参加奥运的各界人士提出呼吁,请大家在中国大陆北京期间,用人传人协寻的方式,打听高律师的消息,在尊重奥运和平的传统期间,把「中国的良心」找回来。

这里是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之音的节目,您现在收听的是「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现在进行的是焦点访谈。我是杨宪宏,访问的是高智晟之友协会的成员,也是美国人权法律协会的亚洲执行长朱婉琪女士。(以下杨宪宏简称为杨,朱婉琪简称为朱。)

朱:像知情人士透露出来的原因呢,也是要给其他的维权人士看:只要不跟当局合作的话,他们的下场不会比高智晟更好。所以中共做的事,他是有很多这方面的用意。所以这个所谓的知情人士告诉我们高智晟所受到的迫害,二方面他也是有意的让我们感受到,也是有意地要让维权人士、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就是今天任何帮法轮功的发言,中共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封口。就知情人士跟我们透露的,因为由于高律师他具有国际境内外的一些声誉,所以如果要在奥运会期间真的把他做掉的话,会不会有人又把这样的消息透露出来,而引起犯了众怒,可能这也是中共的一个很现实的考虑。所以我们一方面,又不太敢跟里面的我们的所谓的知情人士,保持太频繁的接触。二方面的话,我们希望藉由国际上的媒体要不断地报导。

朱:我还记得2007年4月6日,高智晟生生和胡佳的对话,还特别提到杨宪宏先生,就是今天的主持人,在那段期间所给予的协助。我记得当时最感动的一件事,就是那时候高律师实际上已经双手被铐在铁椅子上500多个小时,然后又遭到光线的照射500多个小时。可是你听到在2007年4月6日的谈话,第一个,他很关心胡佳的身体,第二个,感谢所有支持他的人,他完全没有一句怨怼或者是谩骂的话。对于这样有着高尚的人格,始终怀抱着对别人支持他的感谢,然后还怀抱着为那些弱势团体继续发声的这样一个「中国的良心」,我觉得我们在这个民主法治的社会,也要成为他良心的后援会,让中国更多的良心,像他这样子的律师能够站出来。

朱:像之前郭国汀律师,他就是第一个来帮法轮功辩护的律师,事实上他站出来之后,对高律师有部分的影响,让高律师更进一步的想要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情。后来当残酷迫害法轮功一直在进行着的时候,高智晟也参加了所谓的CIPFG,就是法轮功受迫害联合真相调查团,他知道一些法轮功学员的血泪,他也做过一些调查,可是这些都是直指中共最痛的地方。郭国汀律师他非常有幸的,能够来到加拿大来说一些话,可是高律师并没有这么幸运。

朱:我还记得有一次耿和和胡佳通上电话,耿和讲的第一句是,「我现在身上还流着血!我刚刚被别人打,我现在想跟你讲讲话。」胡佳说:「你现在不用先跟我说,你应该先到医院去。」可是那时候耿和的情绪就是非常地激动,那段录音在网络上可以听到。她就讲她的孩子正在忍受著一个什么样的威胁,小朋友都不敢跟她在一起玩,可是有一些孩子如杲敢于这样做的话,可能她的家人也要受到跟监。我觉得,在二十一世纪,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情况,一个维权律师在国内都尚且受到这样的一个虐待!你可以想像那些藏独人士或者法轮功人士,和那些更弱势还不懂得中国法律的人,他们到底要被虐待到什么时候?

朱:所以在我今天跟主持人报告和跟听众报告这个事情的同时,也就是8月21日,一个当年在西班牙,参加起诉智利皮诺切特将军(Pinochet)那个案子的律师,他叫乔治海利,会在欧洲布鲁塞尔举办一个记者招待会,邀请欧洲的一些人权组织,也为了高律师的这个事情,要求中共给一个交代,「到底现在高律师在哪里?我们要把高律师找出来。」

朱:所以不只是美国的高智晟之友要求布什,那么欧洲这方面,在更懂得尊重人权传统的这些国家,还有着有历史人权经验的律师,也要站出来来说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很希望在亚洲方面,我们再连络一些人权团体,看在什么样一个时间当中也能很好地发发声音。因为只有这些律师不断地站出来,然后不断地跟各国的政府和各国的国会,去讲诉这些维权律师以及法轮功所受到的迫害,才能够让中共有所抑制。

朱:另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可以跟听众分享,可能中国民众中,都知道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在一个家里头有十几位妙龄的少女,她们在一起,然后被一个歹徒一个一个强暴之后然后被杀,这个消息被报出来之后,当时大家觉得不可思议!十多个女孩子你们为什么不会一起把这个歹徒给制服?为什么就看着一个个的被强暴、被杀?然后剩下一个最小的十五六岁。最后这个事情被曝露出来,在四川附近起到了一个很大的震撼。我忘了那个媒体的名字。

朱:我觉得今天中共也是这样子,看起来它手上有枪有炮,它很强大,可是其他的国家不要这样坐以待毙。好像因为它这样邪恶所以就坐以待毙,一个一个被它各个击破,用经济、用政治利益手法。如果大家都能够联合起来,就像那十多个少女,如果她们当时能联合在一起,不要怕一个邪恶的假象,那我相信大家团结在一起的力量就能够把这个歹徒制服,就能对这个中共的一个暴力政权有更一步积极的作为,而不是各走各的。

朱:大家觉得它好像慢慢强大起来,大家都容忍它对它自己国民的迫害、甚至在海外也在进行的一些阴谋迫害,不管它在搜集商业的机密,或者它在海外迫害法轮功学员,譬如在法拉盛的事件这些事情,简直是对于民主法治国家是个天大的污辱!所以我觉得对那些举着酒杯跟中共乾杯的政要,他们到底是怎么样来看待中共的这个人权迫害?

杨:布什尤其是需要被检讨的。高智晟之友协会,8月10日曾经写信给美国总统布什,敦促他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向中共领导人直接提出高智晟与胡佳被关押虐待的情况,而且要要求释放他。可是提出以后,看起来布什没有回应,你怎么观察布什在这段时间里头的表现?

朱:完全没有回应。我们必须很诚实的讲,你可以看到在过去一个月当中,布什他可能对达赖喇嘛或藏独啊还有一些民运人士他有某种程度上的接见,但他从来没有接见过法轮功人士,因为他知道目前法轮功的议题是最能够触及到中共的核心的。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是最严重,他反而是远离了他最应该关心的一个中国人权议题,所以他做了一些表面的事,他接见了一些人士。

朱:他可以在泰国来谈这些人权的议题,在他去北京之前稍微平复一下所谓有关于他在人权立场上的一些争议,可是他没有直指中共目前,最需要谈的对于上亿人迫害的问题。所以我们在这几年看到布什及他的内阁团队,不管他自己在国内处理人权议题上、对伊拉克的事情、或者对于中国人权的事情上,我们是觉得他是不及格的。他不但不及格,而且我们知道他是为了利益的关系,所以不谈所谓的中国的这个人权,尤其是法轮功的这方面的议题。

朱:我个人是在去年被美国国务院的中国和蒙古办公室找去,和我们谈香港法轮功的情况。其实我们知道很多国务院人士,他是直接面对中共政权压力的,他们个人都了解法轮功的情况,因为已经查了法轮功八、九年,他们也应该清楚了。可是他们说过他们有既定的政策,就是这整个国家的政策,对于法轮功的事情不会摊在桌子上谈的。高律师他不只是一个维权律师,他做的不只是法轮功的事情,美国他也看到了,可是他宁可还是不去谈高智晟的事情,因为高智晟的事情势必跟法轮功有关,所以不能够跟法轮功完全切割的人权议题,他也不去碰触。因此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今天布什不是完全针对被迫害最严重的团体而发出的正义声音,他只是在做一个人权的大秀。可是这个秀做的很差,让很多的团体对他还是加以严厉地批评。

杨:也是高智晟之友的成员之一,欧洲议会的副主席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在2008年8月7日也写信给英国首相布朗,呼吁他代表英国政府、及所有的来参与奥运的人士,出来公开地来向中共领导人,提出高智晟与胡佳被关押及虐待的事,并且要求释放他们。中共回应了吗?

朱:没有。这个欧洲议会,你看副主席他相当于是副元首,是非常隆重的一个政治地位,可是你可以发现那些各国的元首,据我们所了解的,因为我们毕竟做了多年有关法轮功人权的事情,我们知道或有一些元首,或有一些总理他们私底下是跟中共谈过人权的事情。可是中共都要求他们不可以把法轮功的事情放在台面上谈,就是它不希望有媒体报导,私底下谈的话它没有认何压力。就是我们在私底下谈谈什么事情的话,你答应我什么或我答应你什么,我们不公布出去的话,事实上中共可以照样为所欲为。

朱:所以我们不排除这些所谓的政治领袖九年来多多少少会和中共反映,可是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运作,事实上对法轮功受迫害的事情和藏独和其他维权人士,完全没有实质上的帮助和意义。在奥运之前有多少人被中共这样的侵犯,还有在香港受到这样的跟踪?就我个人而言,在8月6日之前,我们在台湾要办一些法轮功的活动,都还会被警告说,「最近奥运临近了,不希望你们的动作太大。」我觉得这是非常可笑的,所以我们非常担心高律师。我们在海外从事法轮功人权的人士,都要遭到这些中间人士的电话骚扰,告诉你说你最近最好动作不要太大,能不要办记者会就不要办。那更不用说今天被关在里面的高智晟了。我们在外面至少还有人权团体在呼吁,他在里面有谁能帮他说话,如果他又没有我们,那事实上所有包括胡佳在内那些最支持他的人都被抓起来了,都是被安上「颠覆国家罪」、「泄漏国家机密罪」,随便就可以不经过正常的审判和判刑的这些人,他该怎么办?

杨:麦克米兰史考特生生从2006年5月访问北京以后,继发表了中共统治下恶劣的人权报告后,曾提出抵制北京奥运的建议,其后许多欧盟的成员首脑都因人权抵制奥运。比如中国人权主席波特琳欧盟的委员会主席巴蒙佐,以及欧盟的外交专员费瑞诺瓦尔德纳,还有英国的王储查尔斯王子,德国的总理梅克尔,此外还有加拿大的总理、新西兰的总理。

杨:妳怎么看这次以人权的理由来抵制北京的行动呢?

朱:如果仔细看1936年的那个「玻璃奥运」,还有之后的汉城奥运,我们觉得这次北京奥运,大概是从奥运有史以来最难堪的。最起码是一个「血腥奥运」,他是一个满手血腥的政权,在办一个尊重人权传统的奥运,真的是蛮讽刺的。2001给了它奥运承办权后,国际奥委会竟然漠视的、没有去跟中共政权讲:「你现在办成这样子,你好歹门面上也没有改善人权」。把一百多万人的人民强制拆迁,那么多的团体的抗议,温家宝竟然还公开讲:「我们是一个法治的国家,我们是一个尊重自由的国家,你们讲的奥运前的抓补完全都不存在。」冒了天下的大谎,然后这些政治领袖以不参加来代表抗议。我们当然是对于这种作为是肯定的,可是我们觉得这是不够的,因为这毕竟还引起不了中共的有所反省。所以后来我们跟很多领袖阶级的谈:「今天的这场迫害,只要中共存在的一天,大概很难停止。」所以包括人权团体和法轮功团体,我们现在有一个诉诸「解体中共,结束迫害」的共识,因为今天只要中共存在的一天,它是很难去面对它历史上所犯下的的滔天大罪。

杨:我们休息一下,请稍待一会儿,继续访问高智晟之友协会的成员,美国人权律师协会亚洲的执行长朱婉琪女士。(待续)

附: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之音 为人民服务主持人杨宪宏专访朱婉琪女士(二) (音)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a?id=ee619a082d5241e7b0e89887ab19a590001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