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下冒死拍电影导演 中国多数矿难可避免(图)


知名导演李杨:避免矿难须有制度之治

名人谈民生

曾经在矿井下冒死拍电影的导演李杨,认为中国的大多数矿难,从技术上本可以避免。

上月中旬,山西省省长孟学农因矿区溃坝死伤惨重而辞职。李杨认为:"如果制度不改,你换一个省长、换一个部长,都是没有用的。"

早前专访:《盲井》导演:为何矿难不止?《盲井》开头矿长那句话:"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

李杨 (因拍摄《盲井》、《盲山》享誉海内外)

9月8日,山西临汾矿区溃坝事故致150余人死亡。这一矿难系违法违规生产导致的重大责任事故。山西省省长孟学农、副省长张建民引咎辞职。图为灾难现场。 

电影《盲井》剧照

井下拍电影差点丢命

不少小煤窑没有逃生井。这样的地方一塌方,人就全憋在里面了。

面对接连不断的矿难,读报纸的时候我已经麻木了。

我想起拍《盲井》时的经历。为拍摄这部电影,我曾经先后到河南、山西、内蒙古、宁夏等地的煤窑考察。为了达到最真实的艺术效果,我领着演员和摄制人员深入到百米下的井下拍摄。

难以置信的是,一些小煤矿,他们挖煤没有任何机械工具,完全是人工作业,靠雷管把地下煤层炸开,再把煤用绞车拉上地面,用毛驴和骡子沿着通道拉出来。

我看到的煤矿不管国有还是私企,矿工的安全都得不到很好的保证。按理说,好的煤矿除了挖煤通道,还有逃生的通道。

这些逃生的通道平时是没用的,多挖一个就是钱,所以不少小煤窑没有逃生井。这样的地方一塌方,人就全憋在里面了。

通道里应该有坚固的钢铁支架,之间用一些网连接。但实际上我看到的一些煤矿,用的支架很单薄,与矿井深度完全不符。更有甚者,有的矿用树桩和木板作支架。

我在小煤窑里拍摄时,有一次,一块面盆大的煤块砸到了背上。还有一次,刚在矿井下拍完戏上来,那个煤窑就塌了,挖煤工人2死4伤。

我记得一个数据:我国一年的煤炭产量只占世界总产量的35%,矿难死亡人数却占世界的80%。2005年我国煤矿每百万吨死亡2.81人,居世界第一,是南非的30倍,美国的100倍。

矿难其实可以控制

如果严格按照采矿规范,绝大多数矿难是可以避免的。但要做到国家规定的那些安全措施,其实要花很多时间和很多金钱。

现在发生的矿难就3种,塌方、瓦斯爆炸、地下渗水。

瓦斯爆炸最经常。按照国家规定,瓦斯浓度超过1%就应该停工通风。我在瓦斯探头上看到的数字经常超过这个数字,矿工们却照常工作。

瓦斯不是一下就爆炸的,浓度过高时,就要往里面打氧气,这要花七八个小时。这段时间矿工就不能出煤。矿主就要缩短这个时间,说浓度高一点儿没事。结果,等它累积到即将爆炸的时候,人已经无路可逃了。

塌方就是因为你支架不够稳,和通道一样长的钢铁支架和牢固的丝网,这要花很多的钱。你要是没做到,就会出现塌方。其实对塌方,安全员用仪器检查完全是可以查出来的。

同样,地下漏水也可以通过仪器检测出来,比如地下有没有水库,渗进来的水量有多大。从技术上来说,这三大类矿难都是可以控制的。

其实,如果严格按照采矿规范,绝大多数矿难是可以避免的。但要做到国家规定的那些安全措施,其实要花很多时间和很多金钱。我看到的许多煤矿,那些上世纪80年代采购安装的安全设备还在用,早已老化得不成样了。

违法成本太低了

煤矿出事,直接肇事者才判7年。7年有什么关系,进了监狱,还可以花钱提前释放呢。

一个煤炭老板对我说,共有29个部门插手煤矿,人人都不能得罪。有时候,甚至兽医站的人也要去跟煤矿主收钱,因为他们的生产工具是骡子和马。他不给你盖章,你明年开不了矿。

开煤矿没有关系做不了,做好人就开不了矿了。矿老板也不愿意出事死人,但是如果严格按照政府规定开煤矿,加上那么多部门的打点,甚至还有官员要强行占股分红,要花的钱就太多。

因此,只能是加大产量,减少成本开销。他们背后有官员保护,许多应有的安全投入就被省掉了。煤炭的开采生产需要多种证件。表面上看,所有的煤矿都是安全达标的,有的煤矿办公室的墙上,甚至还挂着政府部门发放的锦旗。

很多煤矿老板说,两年不出事,利润翻一番。煤老板敢于冒险,和法律有关系,也和官员幕后保护、司法腐败有关系。

现在违法的成本太低,煤矿出事,直接肇事者才判7年,对矿主和企业负责人的量刑更轻了,顶多罚款了事。

再者,对那些肇事者来说,7年有什么关系,就是进了监狱,还可以花钱提前释放呢。

这样的罪,在德国可以判400年

如果管理制度不改,你换一个省长、换一个部长,都是没有用的。

一个矿难实际上把当前中国所有的问题都涵盖了。

对这些问题,我们通常的办法是人治,问题一出现就免掉当地负责官员。这不可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明朝的时候,皇帝让海瑞制定那么严格的法律,还制止不了贪污腐败。

政府必须建立安全生产问责制。在发生事故后,除了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官员追究刑事责任,对出事的矿主,除高额赔偿外还应处以重刑,使他们倾家荡产牢底坐穿。

这方面,国外有很多办法值得我们学习。我所了解的德国,一旦发生矿难,不是关闭煤矿坐几年牢罚点款,而是让你倾家荡产。这样的罪,在德国最高可以累计判400年。

西方国家为什么没有像中国这样频繁发生矿难?因为,经过制度上的层层把关之后,使得矿老板花在安全生产和可持续发展上的费用非常高。

德国政府,他们不会在每个矿上派公务员监控。他们是用很省钱的办法--不定点地抽查各地煤矿。煤老板不知道谁查,一旦有问题,结果公布出来后,那些责任人就等着被公诉了。他们负责抽查的人、负责检验的人、负责公布的人都是不同批的。这些人他们去什么地方抽查,连自己也不知道,完全保密。这样的制度,使那些煤老板找不着向谁行贿。又很便宜,防止腐败。

如果管理制度不改,你换一个省长、换一个部长,都是没有用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