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警打死人续 当事人讲述惊心一幕(多图)


哈警打死人续
林松岭被打死的位置。(网络图片)

"我扒开正在打松岭的人说别打了,后面就有人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摁住,让我跪下,我下意识地蹲下,他又喊说跪下,我就跪下了,用手抱着头,不知道有几个人照着我的头不停地踢。"

自从官方出台现场监控录像后,哈尔滨警察虐杀大学生事件在网上引起广泛争论。最新,大陆一家媒体采访到了死者的几个现场的伙伴,首次披露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他们还表示打他们的警察"绝对不止六个人"。

录像引起舆论变化 被疑造假

数日前,哈尔滨6警察将哈体育学院学生当街殴打致死的帖子在网上热传,对警察的责骂声,声讨声不断。

13日,黑龙江电视台报导此事时,播放了警方从糖果酒吧得到的现场监控录像。录像显示,双方先是在酒吧内发生肢体冲突,之后在酒吧门口展开斗殴,并显示死者一方主动动手。录像最后,林松岭赤裸上身跑开,有人追赶过去,但并没有拍到林松岭死亡的具体情景。

这段录像随即出现在视频网站上,许多论坛的网友围绕该录像展开争论。网络舆情也由一边倒地痛斥警察,转而部份网友认为死者林松岭也有责任。但许多网友仍然认为打架归打架,打架的过程如何不会改变警察打死人这个基本事实。

随后也有网友怀疑警方公布并讲解的这段录像有被剪辑之嫌。

在凯迪论坛,网友"思闻"发帖质疑,警方公布的视频经过了剪切编辑。他注意到了视频所提供三个场景的时间记录先后顺序差异:"从时间上看,学生在酒吧内是在 7分01秒-7分26秒,在前;警察下车来到门外并与学生争吵是在8分26秒-8分57秒。在后,为什么要把发生在前面的事情的录像剪贴到后面去,并作不可能属实的解释?"、"从7分26秒跳到9分58秒,除了至8分57秒是场景二所述的警察到场并发生争吵外,剪掉了之后59秒的监控录像。为什么要剪掉?这近1分钟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并得到不少凯迪网友的一致认同。

最新进展:死者伙伴披露打架细节

各方争论之下,南方都市报最新采访了死亡案件现场目击者,也是打架事件当事人的3名青年,从他们的角度首次披露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扒开正在打松岭的人说别打了,后面就有人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摁住,让我跪下,我下意识地蹲下,他又喊说跪下,我就跪下了,用手抱着头,不知道有几个人照着我的头不停地踢。"

林松岭今年22岁,身高192厘米,是哈尔滨体育学院2004级篮球专业学生,今年夏天刚刚毕业。11日晚上,林松岭等五男二女吃完饭刚刚赶到糖果酒吧,在门口就与六名警察发生冲突,进而发展成殴斗,最后导致其死亡。

五男二女中,两名女孩事发时待在较后的地方,一名男子王振超进入酒吧去洗手间,其余四男参与了事件的全过程。包括死者林松岭在内的四名青年,杨森、车亮和林松岭三人是哈尔滨体育学院今年毕业的学生,潘兴明年毕业。昨日下午,杨森、车亮、潘兴和王振超等人回忆了事发前后的一些细节。

哈警打死人续
被害人林松岭。(网络图片)

从口角开始

11 日是车亮生日,当晚7时30分七人一起在一家饭店吃饭庆祝,饭后车亮开车拉着林松岭和另外一名女孩赶到糖果酒吧,其余四人乘出租车随后赶到。车亮等三人站在酒吧门口等另外四人过来的时候,一部银色无牌照的宝来轿车开过来,"速度很快。"车亮和潘兴都表示,宝来车在开往酒吧门前时,右前侧刮到了路肩,随后倒车时又刮了一下,随后有保安指引该车开向酒吧右侧,"速度很快,直接向我冲过来。"车亮说当时他下意识地自言自语说"这是咋开的车啊?" 之后车亮身后就过来三个男子(后证实为涉案警察)拍他的肩膀,"开宝来的那个人下来说‘吓着咋地啦?'随后我们双方就产生了口角。"车亮说。

杨森等人表示,由口角转为殴斗,"谁先动的手想不起来了,场面非常混乱。"第一次打斗是在酒吧门内楼梯缓台处,"双方谁都没吃亏,也没人占到便宜。"有知情人称,当时在酒吧内的打斗被酒吧工作人员制止,并将双方推到酒吧门外。

酒吧里不让打架就出来打

车亮表示,从酒吧里出来后他就一直向一个看上去年龄比较大、身穿蓝衣的男子商量说"拉倒吧别打了"。

杨森说,这时候从酒吧里走出来一个穿白衣的男子,出来后一直在骂,"我就冲过去打穿白衣服的,但马上我就被几个人推到墙边贴着打。"

在警方提供的现场监控拍下的视频中,这一环节显示死者林松岭欲冲过去打对方,中间被人拦住。之后又曾上前袭击对方。杨森、车亮、潘兴等人均表示当时现场混乱,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最先注意到林松岭的是杨森,"我被他们堵在墙边打,突然看见林松岭的身边围着几个人在打他,我想过去但过不去,我就喊潘兴说你过去看松岭。"

一直不知道对方是警察

潘兴听到杨森喊,随即看到林松岭赤着上身很快跑过去,后面几个人在追他。潘兴回忆,当天林松岭穿着一件黑色的小风衣,里面是白衬衫,"外套是他自己脱掉的,但衬衫怎么没有了我不知道。"

潘兴追出去几十米后,看到林松岭躺在地上,头和肩靠在旁边地铁工程的挡板上,身体是蜷曲着的。

"我扒开正在打松岭的人说别打了,后面就有人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摁住,让我跪下,我下意识地蹲下,他又喊说跪下,我就跪下了,用手抱着头,不知道有几个人照着我的头不停地踢。"潘兴说后来自己有点迷糊,抬头看到松岭还在躺着,自己身边已经没人了,"围观的人说赶快打120,你朋友不行了,我就打了电话。"

车亮也看到林松岭跑,他向林松岭的方向跑时,"迎面过来2个人把我打倒在地,我抱着头侧躺着,这时候打我的人有三个,一个人按着我的腿,两个人踢我的头。"

另外一个位置,杨森也被摁住脑袋跪在地上,脸贴地面。直到警察来,"对方才松手,一个警察一直抓着我。"

潘兴说,120急救车赶到后,医生检查完林松岭后说已经没救了,急救车就走了。"我当时迷糊,反应不过来,还没有意识到松岭已经死了。"潘兴说。

被带到派出所后,车亮给还在现场的女孩打电话,证实林松岭已经死了,"我头昏昏的,他们打人的手法很专业。"

杨森等人均表示,直到后来到了派出所,也不知道对方是警察。他们还表示,参与殴打他们的"绝对不止六个人"。

林松岭的父亲林吉利今年50岁,11日当天约22时40分林吉利已经关了手机睡觉,杨森的母亲到他家里找他,把他带到派出所。23时许,林吉利在现场看到了儿子,"光着上身,侧卧,蜷曲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