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世航专栏】弱势市民比农民更冤

论土地资源的重新分配

2008-10-24 21:55 作者: 张世航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二次土改"闹得沸沸扬扬,海内外的目光一起投向了数亿大陆农民。这样的关注本亦在情理之中,毕竟,数亿农民是当前这场大戏的主角。可是,我想提醒国人,在所有的关于"土地"的话题中,还有一个群体不应被忘却。任何人、任何组织也没有理由、没有资格将这个群体忘却,这个群体,便是无地的亿万弱势大陆市民,他们,本是当下大陆土地制度的受害最重的群体,然而,因为他们处于完全被排斥在"土地"之外的可悲境地,竟然被彻底逐出了关于"土地"的一切话题,这等于是在不公的基础上又加了一层不公。

在任何关于"土地"的话题中,不重视当前大陆无地的亿万弱势市民,或者避而不谈、未曾察觉,都是没有全面考究大陆问题的表现,皆属没有深刻分析现行制度(包括土地制度)之不公的缺陷思维方式。

当下大陆"土地"问题的基本现状是:农民拥有土地使用、承包权和某种程度上的处置权(这种处置权的大小、有无,因地区而异)。学者们的论调,主要倾向于"土地私有化",即,使耕者有其田,使数亿农民脚下的土地变成真正属于自己的可售可留的私产,而中共方面,主要希望借助所谓的"二次土改" 刺激内需,抵御国际经济衰退的影响,使官僚资本和权贵经济获得更大的升值空间和利润空间,弥补一党专制的愈来愈严重的合法性的不足,并转移大陆人民要求民主的注意力。

对于中共当下所执行的土地政策和学者们的主要论调,我的看法是:能使"土地私有化"变成现实,固然是好事,不过,我以为,在中共执政期间, "土地私有化"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幻;"土地私有化"是中共决不会触动的底线之一;明确许诺"土地私有化",中共将加速走向崩溃。而中共自愿进行的以土地为筹码的这场豪赌,无论结局如何,我以为,今后,在"土地"问题上,至少不会比现在更糟。不过,无论是"土地私有化"的理论探讨,还是"二次土改"的实际操作,都和本文主题没太大关系。

本文的主题是:在事关土地资源分配的问题上,无地的亿万弱势市民和广大农民一样,同样拥有土地的私有权!而当下,无地的亿万弱势市民,尽管,连土地使用权都没有,然而,这并不等于他们没有土地私有权!他们没有土地使用权,却并不等于他们不应该拥有土地!他们连土地使用权都没有,这并不是他们的过错,而是中共专制政权的罪责!如若我们认可了亿万弱势大陆市民的无地的现状,就等于是默许了中共专制政权的罪责,就等于是,将中共专制政权制造出来的不公,全部加在了亿万弱势大陆市民的身上!

正如,农民们长久以来没有或少有低保、医保却不等于他们就该没有这些权利;一样的道理,亿万弱势大陆市民,他们长久没有土地却并不等于他们就该没有土地!

亿万弱势大陆市民,同样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同样为九州疆土贡献了心血和汗水,农民有权拥有土地,他们同样有权拥有土地。而换言之,大陆市民所拥有的普遍性公民权利,为这个国家辛勤劳碌的农民们也应拥有!

如果认为我的这种观点带有"平均主义"或"社会主义"的色彩,那就错了。首先,我所主张的此观点,是建立在民主制度基础之上的;其次,"私有化"的概念应面向全民,在最根本的诸如土地、福利、社会保障等私有利益的分配问题上,举国公民都应公平享有民主宪法规定的权益。

也就是说,在民主制度建立起来之后,必须进行面对全体公民的土地资源的重新分配!全体公民,自然包括现在无地的亿万弱势市民。土地资源的重新分配的重大任务,自然不可能由中共现政权来实施,而应由未来的民主中国政府来施行。可是,目前必须在理论层面擘清这一问题,使国人明白:大陆的所有土地资源,必须在民主中国时代面向全体公民进行重新分配。

许多学者们只看到了,农民苦,农民累。农民辛苦耕耘的土地,竟然还不是他们的。学者们不免为农民叫屈,希望"土地私有化"能实现于农村。这固然不错,然而,倘只知农民之苦,而不知市民之苦,无疑是狭隘的,片面的。事实上,很多下层市民,他们的生活,尚不及农民!

在《民主的希望在中下层市民中》(刊于"民主中国")一文中,我以白描笔法,写了下层市民们的辛酸生活的几个片段。其中,有的,在菜市场附近捡拾被菜农扔弃于地的烂菜叶,有的,在臭气熏天的垃圾箱里翻找能换几分钱的塑料袋,更有甚者,竟至于被万恶的专制社会逼迫到春节举家服毒自杀的地步!以上关于下层市民悲惨生活之事件,或为我亲睹,或发生在我身边,每每思及,令我心酸欲泪。当然,这并非弱势市民生活之全部,但由此一斑,亦足见下层市民不幸生活之概貌。

我可以说,以上诸如捡拾烂菜叶等极其穷窘无奈之举,皆为任何一有地的农民所不屑。而且,城里的低收入群体,他们要承受着天文数字的房价和食品支出等费用。而农民,至少可不必为赖以果腹的食物作太大的花销,在农村建房的费用又远低于在城市购房的代价。单单是房价、食品支出这两项,就足以使多少市民的生活水平跌到连农民的生活都不如的境地!

这些,请问那些情系于农民的学者们,你们考虑过吗?当你们一心为农民的土地私有权呐喊时,你们可曾考虑过那些从牙缝里省钱的中下层市民的辛酸?正是中共实行的不公平的土地制度和其他掠夺方式,将许多市民置于无地无权、衣食堪忧的可悲境地。

我这么一说,会有学者轻率地告诉我,市民们有低保等。请这些粗心的学者们调查一下,现在,既无工作又无土地的市民们的低保是多少,一二百元能干什么,水电费(纵然是不合理的)总是要交的,馒头(纵然是加了石粉和增白剂的)总是要买的,这两项开支足以将他们的那点救济金吞噬。如果可以交换身份的话,所有的不得不靠低保维持生活的市民们,很愿去当农民!只是恐怕,没有哪个农民愿做这样的市民!

更何况,在专制的贪腐统治、掠夺统治之下,社会保障力量衰如残烛,有很多市民连那点低保都领不到或领不全!如,2006年10月,上海福禧投资公司董事张荣坤旗下的公司涉嫌挪用上海社会保障基金,而张荣坤被逮捕;2007年9月,上海社保基金案主角之一,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原局长祝均一涉嫌受贿、挪用公款和滥用职权三项罪名一审裁定有罪,判有期徒刑18年,祝均一被认定挪用社保基金公款10亿元人民币,据中国《财经》杂志网络版和香港《文汇报》报道,法院认定祝均一受贿160万元人民币和挪用公款10亿元,以及滥用职权导致上海社保资金蒙受重大损失。应当承认,相对于大陆其它地方而言,上海的法治状况总体还是稍好的,而法治状况稍好些的上海,社保状况尚且溃糜至此,其它地方的社保状况就更是可想而知了。"挪用社保基金公款10亿元 ",10亿元,对于很多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市民们而言,是个什么概念!中共的贪官们只要动一动歪念,千万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贫穷市民们的救命钱就被卷入私囊了!

对中共统治下的"社保""低保"等尚存希望的学者们,你们就指望着这样一个腐败、低能、贪暴到无可救药之地步的执政党来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你们就那么肯定,大陆的中下层市民能在这样的执政党的统治下享受到应有的低保、医保?简直是开玩笑,痴人说梦!

情系于农民的学者,大概仍会反对我,说,在中共统治下,长久造成了的城乡二元结构模式,城里人长久享有农民们所不能享有的种种权益,在民主中国时代,应该使农民们的"土地私有"的梦想变成现实,如若进行土地资源的再分配,则相当于对农民的变相掠夺。

如果因为中共的强制划分城乡的独裁逻辑而导致农民的利益流向市民,那么,未来的民主中国的土地政策,或可向数亿农民作以适当倾斜,以适度弥补利益曾经受损的一方。但,事实并非如此。亿万弱势大陆市民和数亿农民一样,都是专制统治下的受害群体,被中共强掠而去的本属于农民的利益,几乎全进入了中共高官权贵们的私囊中。不仅如此,亿万大陆弱势市民在购房、医疗、教育等方面,遭受着专制统治阶层及其裙带利益集团的敲骨吸髓般的残酷剥削。

在毛时代,城乡二元结构模式(如户籍制等)的确造成了对农民的侵害和掠夺。可是,进入所谓的"改革开放"时代,城乡二元结构模式在逐渐瓦解,胡温当政,又废除了以往针对农民的一系列苛政,使农民的经济状况大为好转,这时,对比起来,反使亿万无地的弱势市民现出窘境。

还有,中共长期以来所掠夺的农民的劳动成果,并没有转给亿万无地的弱势市民,而是出口换取了外汇,在豢养庞大的官僚队伍和近千万军警政法人员、高科技(主要是军事科技)、好大喜功的浩繁工程、奥运会等方面大肆挥霍,另外,还有天文数字的民脂民膏被贪污、被转移到海外。总之,中共的对农民的掠夺并没有使亿万无地的弱势市民受益;亿万无地的弱势市民和农民一样处境悲凉。

在所谓的"改革开放"时代,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的确在逐年扩大。可是,我想提醒个别学者专家,请你们不要将"城乡居民的收入"看的如此笼统,"城市居民"整体收入的增加,几乎不等于亿万无地的弱势市民的收入增加。请你们牢记贫福分化日益扩大的事实:"城市居民"整体收入的暴增,仔细算来,主要包括官僚权贵的收入及其所贪之财的暴增、吃财政拨款的庞大的公务员群体的收入暴增、官僚权贵的关联者和沾亲带故者的收入暴增、高学历者的收入增加等。一句话,城市整体性的收入增加并不能代表亿万弱势市民的收入增加!

江、朱时代,专制政府将千万国企工人推出工作岗位。当时的专制政府,还恬不知耻的收买刘欢这个御用吹鼓手炮制《从头再来》,继续愚弄下岗工人。千万下岗工人在短时期内沦至城市底层,使得下层市民中出现的社会问题遽增飙升。也就是在专制政府制造了大量下岗工人的时期,大陆娼妓之数目猛增。 1999年,我在一家地方晚报上读到这样一则报道:一个28岁的下岗女工为生活所迫,在发廊卖淫,被警察抓住。警察将她拘留数日,迫她交出5000元的所谓罚款,而后,将她放走。她被警察关押期间,警察问她:"为什么干这个?"她回答:"我要是能象农民那样,有块地种着,也决不会做这一行。"

一块有民主法律保障的私有土地,是一个公民能够安身立命的根本。然而,如果片面的认为,只有现在的农民才配得上"土地私有",那就大错特错了!城镇居民没有自己的土地,无论专制的现在,还是民主的未来,都是一个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专制的遗祸,在民主中国时代,不能再背上专制时代的罪错,而应纠正专制时代的一切罪错。该为全局性罪错买单的,不是弱势百姓,而是政府(无论是专制政府,还是民主政府)。当然,指望中共专制政府来为其错谬的土地政策买单,是绝不可能的。

就如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一样,如果计生政策能够在尊重人权的基础上施行的话,其施行固也有合理的一面。然而,正是毛时代的专制政府的鼓励生育的政策,才造成了空前严峻的人口问题!而到头来,专制政府又返过头来,对百姓实行计划生育!专制政府一手造成的所有罪错,最后都是逼压着人民去买单!

专制独裁猛如虎,兴亡皆是百姓苦。在城乡二元化的半个多世纪里,城镇的中下层市民,并未因"城里人"的身份而得到多少好处,而到头来,很多市民因没有土地,沦落到连农民的一般生活都不及的悲苦境地。对于亿万下层市民们的艰辛,专制政府才不会理睬。所以,关于改变土地资源分配极端不公的这一现状的希望,也只能寄于未来的民主中国。很多有民主思想的学者,只是将"土地私有化"的概念挂在农民身上,这分明是一种缺乏全局考虑的片面之见。有朝一日,所有的农民拥有了和市民同等的低保、医保等种种福利,所有的市民也应拥有和农民同等的土地权。这样,才算是真正接近了社会公正的要求。否则,必会造成新的不公!

其实,已有清醒的学者看到了"土地资源在民主中国时代重新分配"这一至关要害问题。如,"看中国"的专栏作家刘蔚先生,自由圣火的作者烈雷先生等。烈雷先生在其文章《论当代地主阶级的"伟大复兴"》("自由圣火"首发)里写道:"将来的民主中国,人人都能分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地产。"而刘蔚先生在其系列作品《唤醒国人》里,详尽的列出了民主中国时代的面向全体公民的资源分配计划。摘录如下:

"自然资源一人一份。楼房地也是土地。每位年满18岁的人不花一分钱,在政府抽签领取老天给他的一份住房地、商用地、和耕地三种地,总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死后不遗传,由政府让后来满18岁的人抽签领取。民选政府每年将当年开发的石油、森林、金、银、铜、铁等自然资源的产值,扣除人员,设备费用,开13亿张支票平分给13亿人。"

对于刘蔚先生的观点,我是完全赞同的。在民主中国时代,我们要做的,不仅是制度的革新和民主秩序的建立,更重要的是,对中共时代遗留下来的所有的资源、利益分配不公的问题,都要予以彻底解决。而决不能继承中共的罪错,不能继续打中共留下来的烂牌,而应重新洗牌,将每个国民本应有的一切基本权益都予以返还。这最后一段文字,算是在本文主题基础上的进一步扩展。

张世航,作于2008年10月中旬。欲交流写作经验的朋友,可联系本人邮箱:[email protected] 本人QQ:50485326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