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专栏】"严打",威权主义的人治怪胎

2008-10-27 07:18 作者: 警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重庆"严打"新闻综述

"昨天,市公安局通报夏季社会治安综合整治行动战果:为期80余天的整治行动中,全市公安共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执行逮捕9512人。

此次严打斗争规模空前,是1983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整治行动,各项打击指标创单月历史最高。一时间让全市公安监管场所关押量持续上升,部分看守所、拘留所爆满。"--重庆晚报10月22日报道

瞧瞧这"和谐社会"中多么"雷"人的新闻,开始还真有点不太相信呢,但事实必竟是事实,读了几遍后,不得不确定"确实如此"。

长久一来,社会治安问题早就上升到国民待遇和社会公平问题,但可惜的是政府只是一直局限在"治安"层面上纠缠不休,并日积月累,为了某种政绩指标而随机把握,竟然就如同动物"发情"一样还有"季节性",呵呵。

--为何就不能像人一样"四季如一"呢?为何这些案子以前都破不了,搞搞活动就能抓出这么多?之前不预防,难道都去"打酱油、抓河蟹"去了?

如果本次看守所没有"爆满"的话,不清楚是不是本次"严打"还可能再"深入"一些,抓的人还会再多一些,"效果"还会更"好"一些?如果是这样,看守所是不是还应该建得更多一些,达到像集中营般使神州遍布无处不有,才更能满足"和谐社会"稳定之需?

也就是在党政军"三权一体"的中国,才能做到"行动一开始,纪检、督察交通、消防、户籍、反恐、行业场所、处突等所有相关权力部门全部介入其中",凸现了集权政治社会资源调动中的高效和直接运作上的"低"成本。但这个低成本只是短期和有限的,其长期隐形成本却是无限的,社会必然要为这种执法冲动付出更大的代价。

请注意,其中还出现了一个此前新名词:处突。其全义当为:得理突发事件。

-- "和谐"中国,还用得着这种特殊时期的特设机构,其设置和存在理由是什么?

更甚者,"警方除采用步巡、车巡外,还实现了空中巡逻。全市区县500多个重点要害部位,都设置了直升机降落点,一旦案件发生,狙击手最快6分钟可到达案发现场"。

--真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呀!!!

"和谐"中国,想来真得是可惜了"和谐"这个中华民族伟大的褒义词了。

"严打"是执法犯法

"严打"因其随机和无"度",本身就涉嫌违法违宪,无疑是强人政治的体现。

就算在集权国家,因为过程中往往不具有合理的法律程序和公正透明的执法手段,处于非正常状态的"极端个别"政权偶而用之,也只是一种临时性应急措施,必须要慎之又慎。

对于中国这个已进入花甲之年的成熟政体而言,放着有法而不依,却如此独钟情于"严打治国",实在是有点"返老还童"抑或是"本性难改"了。

这倒符合了其"暴力革命"的精神内涵,即"江山是打下来的",只有"打"才是永远"伟光正"。也包括"民意",须经常"敲敲打打""打"个不停。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之首当严于律己。中国的法律规则是精英主义的产物,在自定的法律面前尚不能自律,却反过来要求它人无条件遵守,何来公平?在做为统治者自己连自身的"德行"还没有修炼到位之前,是否应该想想也要对其国民网开一面?

除了专制国家的一家一党之法,任何国家的法律都是不附从于任何一方的独立体系,是针对包括从总统到平民所有公民的。这样的法律才能显现其权威性和公正性,才能开创出"官民双赢"的局面。

有了"法"这个强者的霸王条款做理由,便可以用重装备和军事管制这些暴力机器来应对国民的抗议行为和不满情绪,某些环境中警察甚至多于国民,在不经意中已经走向警察国家的行列,被国人自己所厌恶的恐怖社会正在悄然来临....但,"长治久安"的社会是靠几天的"严打" 来保证吗?

镇压只能得一时之稳,而不能使被镇压者心服口服。诸葛亮对孟获七擒七纵,除了高超的军事手段,更在于以德服人;以公平、公正服众,更是现代政治观的核心价值理念和必要组成。远离了这些,剩下的也就只有暴政和无赖了。

小品台词说得好:"盲流,离流氓不远了".....

如今中国已自称为"法治"大国(实为立法大国),有着相关的法律却充目不见弃耳不闻,还要走这条"权大于法""人高于法"的荒诞之路,明摆着是当政者自己视法律为无物,纵容自己执法犯法,将执政当儿戏,长久下来其法律诚信何存?如此人为地引暴民怨,无异于自废武功,引乱上身。

威权主义者的人治怪胎

"严打"就是一个政治怪胎,看看世界哪个国家有"严打"这个政策?"严打"的成绩斐然,是不是可以从侧面说明,我们的执法机关平时工作并没有做好?如果平时管得严、抓得紧,我们还需要"严打"吗?

80年代的邓氏严打,是在改革开放之初法制尚未健全,是威权主义政治的非常措施,其间伤及了多少无辜,造成多少家破人亡,无人能计。再追述到此前的历次威权自保运动,有建政之前的"AB团事件""延安整风",建政之后的"镇反""四清""反右""文革"等等数不胜数,皆是以国民的生命为代价而铺就专制所谓的"稳定",其血腥其暴力,古今中外史所罕见,称得上绝无仅有。

08年本是一个多难之年,从春运雪灾、藏民争权、火炬风波、列车出轨到5.12震灾、瓮安暴动、杨佳弑警、喀什袭军、毒奶毒食、房市股市下滑、经济危机显现,各地不断的矿难和官民冲突事件,都在证明正在远离"和谐社会"而去;不断加剧的官民矛盾,说明被龙永图们称为 "刁民"的国人在与政府硬碰硬的过程中越来越多越来越"硬气",说明社会越来越不可调和,说明政府在已经失败的阶级划分和财富安排后越来越钟情于暴力和镇压,说明了所谓"和谐",不过是在暴力镇压下的一种愤捱和无言,所面对的是一双双喷血的眼睛。

钟情于"严打"治国,达到社会假"和谐",以"严打"风暴来替代毛式运动,虽名称不同,但内质无异。这表现了为政者们的执政素质,还是停留在其祖辈们"一打定江山"的荒蛮思维之中,虽经过了半多世纪的洗礼,却因为只喝狼奶而从不吸食"平等、博爱"的人文营养,实有其前因后果。以至于如此表现,责在"红四世"子孙,更在其马列祖宗遗风使然,毫不值得奇怪。

后语

"和谐社会"的常态是和风细雨和润物无声,而不是雷历风行和惊天动地,更不是视国民为敌人的刺刀见红和残酷血腥。

如何变"政策性严打"为常态、严格、公正和客观执法,不为一时冲动的长官意志和"警绩"而动用百姓的尊严和安定做筹码,是为政当局要重新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2008.10.24.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