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4访民被拖打500公里,7旬老人被打死


10月14日,邯郸市丛台区苏曹乡河东村郭成志、李素英、杨凤仪、常香兰等4名村民代表进京举报村干部经济问题。邯郸市丛台区信访局局长江更友得知消息后,在10月16日亲自到邯郸驻北京办事处接郭成志四人回邯郸。
  据常香兰介绍,和江更友局长同来的还有十几名社会闲散人员,两辆车都是村里的东南面包车,车号分别为"冀DC7155"、"冀DF1397",司机一个是村主任的儿子王某,一个是张某,均是河东村的,彼此都认识。
  他们四人刚被接出驻京办大门后,就看到十几个人跑了过来,郭成志问:"江局长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江一脸微笑却不答。其中有几个人冲上来就打了郭成志几个耳光。随后就把他架上了车。当时在场的还有邯郸市驻京办的郭金选、邯郸市信访局驻京办一位靳姓同志,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没做出任何制止,而是微笑着看着把郭成志他们四个人架着胳膊被扭送上车。
  
  进车便遭殴打举报人说这场噩梦会伴他们一生
  
  当时李素英和杨凤仪被塞进一辆车,郭成志和她被塞进另一辆车。据杨凤仪说一上车后两人就被勒令跪下,其中有几个人开始对他拳打脚踢。不让抬头不让喊叫,一抬头就被打一喊叫也被打。最为可恶的是其中一人把杨凤仪踹趴下后,还站在座椅上用脚使劲踹他的后背、用胳膊肘子使劲戳他,之后把他的上衣脱下扔在车下,并把矿泉水倒在杨凤仪的脖子里,杨凤仪说当时虽然天气不太冷,矿泉水灌下去也没什么,但这种侮辱还是让他铭记一辈子的。
  对李素英来说这一次的经历也是她一生的噩梦。她说这些人简直不是人,打完之后其中一人用手抓住她的头发往脸上给她吐唾沫。一边打一边警告"还敢告状,不想活了!"
  今年58岁的常香兰是和已经含冤而死的郭成志被塞到一辆车上的。当时郭成志跪在汽车的前部,她跪在车后部。他们一上车几个人就开始打他们,常香兰说刚开始还听到了郭成志的喊叫,后来他只要一喊叫就使劲用脚踹用手打,便听不到郭成志的动静了。其中一人还点着打火机烧郭成志的手,看他是不是装死。"不能看车,一看车就害怕,一听到汽车声音我就害怕"对常香兰这次经历已经给她带来了心灵的重创。她说这些人简直是法西斯,人被打晕过去了还用打火机烧,简直是一群畜生。
  
  举报人被分别抛弃在京珠高速公路上几经周折才回家
  
  村民杨凤仪说在车上不敢抬头,他们就是不停的打不停的骂,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听到其中一个人接了个电话也不知道对方说什么,只听到说了一声"知道了"后,有一个人把车门打开用脚把他踹了下去,他一下被扑倒高速公路的护栏上,又下来2个人对他进行搜身并搜去了一盒香烟。搜完身之后2个人把他的脚抬起来扔到了高速公路的路沟里。据杨凤仪回忆说他被推下去的地点是保定市的清苑县地界。他一路打听一路走,走了4、5个小时才走到了保定火车站,身无分文的他于是冒着被查的危险蹭火车才回到了邯郸。
  村民李素英回家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她是被扔在了邯郸市永年附近的。下车后这些人还警告她"你敢报警打死你"。她被扔下车后一天没喝水的她看到了一个修路的人要了点水喝。后来被一辆拉油的三轮车捎带到了公路上,又坐一个好心人的摩托车,倒了几次车。最后被一名好心的女出租车司机捎到了邯郸,当时也没敢回家,就到亲戚家住下了。
  常香兰是被扔在了保定市望都附近的高速路上。她说根本就没想到这竟然是和老支书的最后一次乘车。当时她下车的时候看到老支书郭成志爬在哪里不动了。自己被踹了下来,还差点被后面的一辆汽车撞死。她走出高速公路后一路蹭拖拉机、三马子才到了保定市。到保定后经一位热心人的指点才坐上了一辆开往石家庄拉货的汽车,到石家庄后这位热心的货车司机还给了她十元钱。她说十元钱虽然不多但是让自己看到了希望,也看到整个社会的温暖。她到石家庄火车站后经过了无助和惊吓后才想起了家人的电话,于是给家人打电话到石家庄才把她接了回去。
  
  
  七旬郭成志被打瘫抛弃在107,国道经抢救无效死亡

  
  年近七旬的郭成志老人是被殴打最严重的。他一上车就强迫跪在车内毒打漫骂长达四、五个小时。这些人一边打一边嚣张的叫到:"老东西还敢告状,弄死你,去找阎王告状去吧!"。
  一路上,这伙歹徒在被举报人的授意下,对郭成志进行惨无人道的毒打:拳、肘、脚并用,直指被害人郭成志的头部、胸部、颈椎、腰椎等要害部位,并将其身上一千多元人民币、手机、身份证及能证明郭成志身份的一切物品全部洗劫一空。这些人将已昏死过去的郭成志抛弃在107国道边草丛里。
  邢台县北小吕村的两名妇女发现了躺在107国道边不能动弹的郭成志老人。当天中午13时左右,郭成志的三子郭聚红接到两位好心人打来的电话后,就开车去找他父亲,在路上,他又拨打了110和120。邢台市的120将老人直接送到市三院重症监护室,经核磁共振等仪器检查,郭成志多处被打伤,颈椎第七节被打断裂造成高位截瘫。并于当晚23时给老人做了手术。
  经过20多天的抢救最终无效于11月6日早死亡。
  
  为何迟迟得不到立案邢台警方说很无奈

  
  从10月16日郭成志被打后,邢台警方到达现场根据地域管辖,将此案移交邢台县公安局豫让桥派出所和县刑警一中队共同接管。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立案。郭成志的亲属也多次找到邢台警方要求抓紧立案缉拿打人凶手。但一直到11月6日,郭成志死亡后邢台警方才正式立案侦察。11月8日下午记者接通了邢台警方一位孟姓的刑警队长的电话,他告诉记者说:"今天上午已经抓住了4个犯罪嫌疑人"。当家属问他为什么受害者家属报案20多天了才立案侦察,才去抓犯罪嫌疑人时,这位队长说,因为这个案件比较特殊。案件是发生在车上的,车和受害者也都是邯郸人,只是被抛弃在了邢台市境内。原来受害者没死亡也不好定性是重伤害还是轻伤害,所以才没有立案。这个说法听上去很是牵强,后来在邢台市有关方面的协调下才达成一直意见,由邢台警方全力破案,邯郸警方协助侦破。目前警方已经开始缉拿凶手。
  
  村民举报本村账目多年混乱才遭受如此厄运


  丛台区河东村是个城中村,有三千七八百人口,十年前还能人均一亩多地,但几年时间,就被村里倒卖光了,现在人均也就几分地。卖地款除了给村民每亩几万元的补偿外,其他的都留在村里,数额巨大。
  郭成志是一位有着50年党龄的老党员了。他从保定金融学校毕业后,曾担任中国人民银行邯郸市支行的会计,1960年回到河东村,当了村里多年的会计,后又当了十几年的村支书。因为这些经历,他对村里的账目混乱情况比较了解。2007年5月,区领导决定让区检察院对河东村的经济问题立案调查。2007
  年11月14日,当着丛台区领导、区检察长的面,郭成志代表村民查了仅一个小时的村账,就发现了9笔187
  万元的"问题账","一笔30万,一笔30万的现金支付,没有任何凭据。"
  但结果只是,现任村支书换届时不再是市人大代表,再就没动静了。因为本着对村民负责的精神,郭成志便开始了对河东村帐目混乱的举报。但令他和所有支持正义的人没想到的是,郭成志一位有着50年党龄的老党员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事发后丛台区信访局长江更友提前退休
  
  家属在11月8日拨打已经退休的江更友局长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为什么将郭成志打伤后江更友局长就退了呢?这个答案也许不难回答。
  随后又拨通了新上任的丛台区信访局长郭红伟的电话,她说自己刚刚上任,无法回答。
  在电话丛台区委书记杨晓何时,他告诉现在市\省对这件事也非常重视。警方也开始立案调查。
  为什么人以致死才会引起各级政府部门的重视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