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泪痛诉儿冤 乡民呼唤除顽凶

2009-01-07 05:44 作者: 汪柏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叫汪柏华,男,湖北省鄂州市段店卫生院退休职工。我独子汪志刚,原段店镇卫生院副院长,生于1969年7月19日,因乡镇卫生院效益不景气,加之家庭经济拮据,近几年外出打工。2008年5月开始,在武汉一私人诊所上班。2008年12月22日回家轮休,23日返汉途中,因与人口角竟被人活活打死,顽凶弃尸而逃。

事后得知,当天下午1时20分,我儿从家乘座鄂州到葛店班车至华容,转乘华容华松客运站客车至汉,车行一段路程后,我儿因小便在急,要求司机停车方便,回到车上时,一廖姓男士(廖智斌)凶神恶煞冲着我儿谩骂:“老子的时间很紧,你耽误了老子的时间怎么办?”一向与人为善的儿子,连声向廖智斌赔不是,但廖智斌仍未善罢甘休,不但继续谩骂,而且动手推打我儿,我儿左躲右闪,不断赔礼,廖智斌不依不饶,我儿忍无可忍,出言顶了几句,廖智斌骂道:“混帐东西,你还敢顶撞老子,老子今天要你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并立即拿手机拨打他儿子的电话:“你赶快过来,给老子收拾这小子。”不到十分钟时,一辆灰白色面包追至我儿乘座的客车前,将客车强行拦停,车上下来四位年轻人,他们手持钢管、钉锤、砍刀冲上客车将我儿拽下客车,为首的廖振提手就给我儿一大嘴巴,将我儿门牙打落四颗,当场鲜血直流。儿知道事情不妙,拼命挣扎,并连声喊救命。但我儿独自一人怎能抵住他们四人的蛮力?我儿被他们扭住强行拖上面包车,廖智斌也尾随他们一起上了面包车,临走时廖智斌丢下一句话:“别多管闹事,谁要报警老子要他的命。”顷刻,他们的车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几分钟后,面包车开至华容镇葛闵村村部旁,他们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我儿摔下面包车,他们手持钢管、钉锤、短刀对我儿进行轮番围攻,对头部进行暴打,此时我儿已血肉模糊,面目前非,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们又将我儿拖至村部对面的一所废弃小学院内,打来井水,惊醒我儿,我儿被冷水泼醒过来后,跪地求饶,连喊救命,廖智斌骂道:“给老子往死里打,打死是老子的事。”廖振(廖智斌之子)抡起钢管照着我儿头部猛击,其他几位也不甘示弱,姜拥军、杨立、万开祥三人围上狂殴,我儿子被再次打昏,他们又打井水,泼醒我儿,我儿醒后继续求他们饶命,廖振狂笑:“小狗日的,你还想活命,老子要的就是你的命,给我往死里打。”说完带头围殴我儿,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四次打昏我儿又用冷水惊醒,可怜我苦命的儿就这样被他们活活打死。

噩耗传来,把67岁的我又一次送到了死的边缘。我儿九六年七月因急性重症肝炎住进武汉同济医院,当时同病室三人中二人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我儿花掉东借西凑的、至今尚未还清的二十几万元巨额医疗费后奇迹般捡回了生命。死里逃生的我儿,满以为大病不死,必有后福。谁知,残酷的现实再一次捉弄了我这苦命的人:儿子无端被歹徒夺去了生命。事虽如此,我仍在妄盼我儿子能再次奇迹般回到我身旁。

我的妻子黄重喜、大女儿汪志红、小女儿汪小红第一时间听到这不幸的消息,她们都已泪流满面,痛不欲生,被这横遭惨剧折磨得人不象人。特别是我年迈的妻子,哭得死去活来,险些为此丧命。

儿媳、孙子更是悲痛欲绝,路漫漫,何去何从。上高中的孙子,第一眼看到他爸爸被歹徒打得不成人形的面容时,一向很坚强的他,一下子也悲痛交加,从愤激的内心发出“我就是弃学,也要为我的父亲鸣怨报仇。”

乡里众亲、街坊邻里、亲戚朋友,听到这消息的人,哪一个不泪如雨下,愤愤不平?我儿一向口碑非常好,与人为善,竞在光天化日之下、人群云集之处被人打死,谁能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呢?愤激之时异口同声发出“不除顽凶,天理何在?民愤何平?”

我,平民百姓一个,既无高朋智友,又无高官至亲,人性本能决定了我拼着老命也要为儿鸣冤雪恨。我深知,有党和政府为我作主,有广大网民和各位正义之士的大力支持,血债一定能用血来还,“不杀豺狼决不下战场。”

借此之机,求助于社会各界,为我及全家鸣冤叫屈,还法律的尊严,还社会一个公道。同时,我很疑惑,为什么事发过程中车上乘客无一人劝阻?绑架下车后竞无人报警?拖至葛闵村村部行凶时,当时村部正开会,他们目睹了此事,为何不制止?也不报警?最后得知,这几名顽凶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廖智斌及其子廖振,几年前开货车,将一名学生撞倒,伤者呼救,他们下车后,非但不采取救助措施,反而用脚踢人家两下,并恶狠狠地骂道:“找死!”然后上车,将车又倒退两下,将该学生活活辗死,事后竞赔偿几万元判处缓刑百事大吉;姜拥军在缓刑期;万开祥,人称“杀手祥”;杨立,转业军人、小混混。凡问及这几个人,人们都怨声载道,就在这几名顽凶的居住地,华容地区的居民都对他们的行为敢怒而不敢言,谈论他们都退避三舍,怕惹祸上身。当得知他们都被缉拿归案,无不拍手称快,为民除害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有的说:“这次不将他们处死,华容街就永无宁日。”有的说:“他们不死,华容将会三天两头就有杀人放火事件。”还有的说:“不将他们严惩,这里的人整天提心吊胆怎么活命啊!”甚至更有人说:“光天化日之下,这样残忍的事件发生了,不严惩他们,法律的尊严何在啊?老百姓怎么安心过日子啊!”

鉴于上述情况,我及全家在这悲痛欲绝之时,对各位正义人士的正义行为深表谢意,我们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同时,求助于各界人士,为我们伸出正义之手,给我们提供法律援助,实现惩凶除恶之目的。不达目的,我心何安?民心何安?和谐社会又何以实现?

谢谢各位!

汪柏华

二OO九年元月五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