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犬女王与鼠共眠 突破长寿研究(图)

2009-05-16 14:51 作者: 谢文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生科系暨基因体所博士生陈怡帆。

"老师,老鼠冒白毛!"阳明大学副教授蔡亭芬花了三年时间研究肝癌基因,正当成效挂零,沮丧到想将老鼠箱束之高阁时,生科系暨基因体所博士生陈怡帆一句话,整个研究顿时峰回路转。

6年养2千多只小鼠

实验室里的老鼠没有假期,助理也没有,为了实验不同药剂在老鼠身上的影响,蔡亭芬的助理必须每天一只只灌食,从不间断。她说:"我的实验室学生‘存活率'五十%,陈怡帆超级细心、有耐性,还很美丽,有她锲而不舍的努力,才让研究出现重大突破。"

陈怡帆今年三十一岁,博士念了六年,是实验室最资深的学姊,"没毕业、没结婚",让她压力不小,被学弟妹封为"败犬女王"。

成天泡在实验室的陈怡帆,一次盛装参加演讲,系上教授竟完全认不出来,还笑称:平常看妳在实验室"鼠头鼠脸"的,一打扮彷佛变成另一个人。

回想第一次抓老鼠,太紧张、施力不对,小黑鼠抽搐几下,死在她手上。很多人劝她,到别的实验室吧!但陈怡帆认为,哺乳类的研究,对人类很重要,坚持留下。

解剖小鼠,须断头取脑、剥皮摘器官,难免恐惧,刚开始,她总拜托别人在旁壮胆,六年下来,她养了两千多只小鼠,现已练就不论从哪里下刀,都能精准、快速。

每年实验室都会为研究牺牲的小生命诵经、办普渡,陈怡帆说每一次的解剖,她都很严肃仔细去做,期许自己"别让任何一个生命白白浪费"。

最资深学姊...实验室就是家

与小鼠共处的日子,最煎熬的,就是得日夜灌食、观察。最密集时十五分钟一次,不能睡觉,虽家住桃园,近在咫尺,但从农历年至今,还没回家,"实验室就是我家"。

由于阳明大学仪器有限,陈怡帆经常抱着两、三只小鼠,到中研院、国卫院、长庚大学进行各种检验,最远曾带小鼠飞越对岸,赴上海瑞金医院看骨科。

忙着为人类寻找抗老基因,却无暇顾及抓住青春尾巴,对自己的幸福,已逐渐学会看淡,她笑说:"谁可以等我到最后,再说吧!"

来源:自由时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