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邓案舆论与公安部的黑白较量(图)

2009-05-24 10:49 作者: 辛欣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辛欣综合报道】邓玉娇的安危和案情真相牵动着大陆网民的心,海内外公众媒体一路追报,黑与白、正与邪的较量还在持续,大陆网友支持邓玉娇几乎一边倒。邓案被曝光后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大陆媒体,纷纷冲破“禁区”大胆披露事实真相,谴责中共淫官、声援邓玉娇。公众舆论与巴东当局、公安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角力。

5月22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办网络局,突然给中国各大新闻网站发紧急通知,对该案报导网络转载进行限制,通知要求对邓玉娇案的 报导,“网站要尽快降温。相关专题和稿件,不放首页和新闻中心要闻区”,“作为一般新闻淡化处理。”

同时,要“严格规范新闻来源,不转发规定范围外的稿件 ”。并对“新闻跟帖要实行总量控制,严格实行先审后发”。对民众“成立救护队、行动队,鼓动网民赴湖北省恩施州调查支援的帖子,”以及各种“公开信、联名信、倡议书”则要求“删除”,“不得在网上搞签名、调查活动”。



湖北当地媒体人则引用湖北省宣传部的通知称,“……根据省委领导的意见,要求各湖北省属媒体,不要派人去采访,不报导。”该案据传已经由周永康主政的公安部内部拍板,下令逮捕邓玉娇。据外媒报道:周永康素以心狠手辣出名,曾被法轮功人权指称参与活体摘除、暴利售卖学员器官,邓玉娇案如由公安部内定,前景堪忧。

而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律师夏霖否认了邓玉娇在休息室受到性侵害,“性侵犯的第一现场在水疗室”。据张树梅述:21日晚上11点左右,在向巴东县刑警大队、检察院报案后,两名律师从宾馆退房。早上,张树梅夫妇从野三关赶回县城时,发现律师电话关机。律师夏楠对此的解释是,他们没有失踪,只是睡觉时关了手机。

21日中午张树梅接到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的电话,让她回镇上配合警方写材料。警方询问了邓玉娇服用什么药?还剩多少?在哪家医院治疗过?并登记了邓提包里的物品,“整个过程都有登记和拍照。”

21日下午律师爆出邓玉娇受到性侵犯的“关键证据”,但张树梅只保存了女儿的胸罩,T恤、长裤、丝袜和内裤当晚已被她清洗。为何律师称女儿留下的衣物是证据,她却洗掉衣服?张树梅表示,邓玉娇送到医院后,她曾前去替女儿洗澡,但在洗澡时把内裤和胸罩等衣物泡湿了。她把这些衣物带 回家卷成一团扔在了洗手间,把胸罩挂了起来。

21日当晚她回家后,发现这堆衣服已经发臭了,于是就把它们洗了,只剩下挂着的胸罩。在胸罩 上,张树梅发现了类似血迹的红点。她说,“警方没有收走这些物证”,警方甚至不知道这些关键证据的存在。

在回巴东县城途中,大支坪镇派出所民警赶上来询问 “胸罩的事”,张树梅才拿出来。并且经过辨认后,她认为胸罩上的红点只是沾染了其它衣服的颜色,并非“血迹”。调查完证物后,警方将胸罩归还给了张树梅。

邓玉娇原志愿律师目前迫于压力,回避媒体。邓家被外界怀疑已和官方达成协议,关键证物已被毁,证人已消失情况下。公众媒体受国新办指示管制,网民帖子要先审后发,邓案真相是否能水落石出还需拭目以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